第二天一切如常,可是不管是杰瑞还是小白,都觉得欧卿祺和宋芦的关系好像缓和了不少。

  尽管宋芦还是不跟欧卿祺说话,可是两个人碰上的时候宋芦不会再叫欧卿祺欧总来隔应欧卿祺,欧卿祺也收起了自己的低气压,公司里的气氛总算是缓和了不少。

  中午下班宋芦稍微纠结了一把,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去哪里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小白这个没良心的被杰瑞给早早的带走了,两个人之间勾肩搭背的兄弟情谊,看得宋芦眼角突突直跳。

  “兄弟?去你大爷的,也只有那两个傻逼相信了,等到以后,有你俩哭的……”宋芦恨恨的拿出一盒泡面,放弃了出去吃大餐的想法,在美好的食物,一个人吃也没个滋味呐。

  宋芦觉得,只有康师傅才是自己坚定不移的战友,从来都不会抛弃自己好不好!尽管宋芦正在不遗余力的嫌弃这个万年不变的红烧牛肉味,不过不影响宋芦表达自己对康师傅的热爱。

  门外响起了一个低沉优雅的男声,带着点点愉悦:“我可以进来吗?”宋芦竖起耳朵听,眼神一闪。

  看了看自己手里还没有泡开的康师傅,宋芦咬牙把面放在桌子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着装没有任何的不妥才朗声回答:“进来。”

  虽然说宋芦没有想要隐藏自己正在吃泡面的事实,可是当欧卿祺那种探究不赞成的目光打量着桌子上的红色桶面的时候,宋芦还是微微有些小尴尬。

  宋芦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郁闷的闷着声音问:“那个,随便坐,有事吗?”

  欧卿祺收回了自己打量的目光,定定的看了宋芦一眼,然后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一个人吃饭觉得没意思,你有空陪我吃个饭吗?”欧卿祺不动声色的从那个正在冒出热气的桶面盒子上扫过,判断着这人到底是吃了还是没吃。

  宋芦闻言眼神一亮,没想到还有人跟自己的想法是一样的啊!看着欧卿祺的目光瞬间就有了一种同道中人的欣赏,闪闪发亮。

  “行呐,去哪吃?”宋芦答应的干脆程度让欧卿祺自己都觉得有些意外,尽管宋芦不表现得很排斥自己了,可是欧卿祺还不会自以为是的认为宋芦是原谅自己了。

  所以发出邀请的时候欧卿祺都觉得宋芦会拒绝,然后想好了不少劝说的理由,然后一个没用上,宋芦干脆利落的就答应了,而且还在欧卿祺发愣的时候利索的拿上了自己的包,穿好了外套。

  “欧卿祺?走呀!你不会没带钱吧,没事,今天我带了,我请你吃,走走走。”宋芦有些郁闷的看了一眼还在发愣的欧卿祺,语气欢快的说。

  “沁儿,你吃了多久的泡面了?”欧卿祺突然就低沉着嗓音问,宋芦的身子猛地变得僵硬。

  宋芦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眼神微微闪烁,闪烁其辞的说:“哎呀,你是走还是不走!不吃就算了哈!”

  欧卿祺沉沉的看了一眼心虚的宋芦,心里划过一丝心疼,默默的走在了宋芦的身后:“走吧,我知道有家湘菜做得不错,我们去哪怎么样?”

  “行啊!走吧!”见欧卿祺不再纠结于泡面这个问题,宋芦悄悄的舒了一口气,落后欧卿祺两步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开心的抛弃了自己刚刚还在无比宠爱的康师傅,默默的在身后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冒着袅袅的热气。

  “哈哈!欧卿祺,你不能吃辣啊!”宋芦没心没肺的对着辣得脸色通红的欧卿祺发笑,欧卿祺的眼里闪过一丝尴尬。

  宋芦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块蘑菇,好笑的看着辣得直喘气的欧卿祺,心情极其愉悦却又有些无语的问:“不能吃辣你带我来湘菜馆,自找的嘛你这不?”

  “那还不是有人睡着了都在嘟哝,自己要吃辣的,还不让我抢……”欧卿祺被宋芦笑话了,也不甘示弱的低声呢喃,说得宋芦夹着蘑菇的手微微一顿,心里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宋芦没有接话,欧卿祺的心里有些忐忑,懊恼自己的得意忘形,宋芦和自己的关系刚刚有所缓和,如果因为自己的这句调侃的话又回归到解放前,欧卿祺自己都想把自己给拍死。

  欧卿祺为了掩饰自己的忐忑,抬起水往自己的嘴里灌,没有看到宋芦嘴角勾起的弧度,眼里弥漫着的笑意。

  “喏,吃这个,这个不辣。”宋芦把一个看起来不那么红艳艳的盘子递到已经喝了三杯水的欧卿祺的面前,眉眼含笑。

  看着欧卿祺不解的样子,宋芦好笑的解释:“我用温水涮过了,这个不怎么辣,你尝尝,吃不了就再涮一次,这样就不辣了,难得出来吃顿饭,你一直喝水算什么事?”

  欧卿祺的脸上扬起一个浓浓的微笑,宋芦怀疑这货估计把自己的下巴都给掰开了,不然哪来那么大的弧度……

  N酷U匠sa网V正版L…首…R发

  “不能吃辣也不是什么事,我有个朋友还一碰辣的就过敏,全身长红点点,可是还无辣不欢,每次都折腾得不行。”宋芦含笑给欧卿祺涮着菜品,一边低声细语的说着林夕的丑事,笑得明媚而动人。

  欧卿祺意识到宋芦是在安慰自己,嘴角咧开的弧度就更大了,决定不去解释这个美丽的误会。

  可是一看到宋芦眉眼含笑的说另外一个朋友的丑事的时候,欧卿祺被辣糊涂了的脑子还是泛起了一股酸意。

  同时暗自决定以后自己一定要多陪宋芦出来吃饭,享受宋芦的服务,让宋芦把以后说的对象,换成自己。

  欧卿祺安心享受着宋芦的服务,宋芦难得脾性极好的耐心的给欧卿祺涮着菜品,两人时不时说上两句话,笑声清浅,一时之间两人气氛融洽,温情无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