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少,您没事吧?”一排警车停在这个小小的公交车站牌底下,惊扰了一群躲雨看热闹的人,闪躲着目光看着欧卿祺和宋芦。

  那个找碴的女人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惹到了惹不起的人,起身拉扯着自己的老太太就要走。

  “没事,有人说我太太推到人摔倒了,还得麻烦你们处理一下,摔到哪里了,我欧家全权负责,不过也不是冤大头,你们看着处理。”

  欧卿祺三言两语就说清了事情的情况,那个领头的警察对着欧卿祺点头哈腰的,视线一转,看到那两个正准备溜走的人,眼睛都直了。

  “我去!怎么又是你们两个!多少次了这都!!”领队的警察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人是惯犯,大声怒吼到。

  宋芦的身子微微一愣,嘴角忍不住狠狠地抽了抽,妈蛋,还是个惯犯……

  “欧少放心,我们肯定好好处理,这位想必就是少奶奶了吧,我是领队的杨帆,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跟我说,我会处理的,这事给少奶奶添麻烦了,真是我们的失职了。”

  领队的小警官很会说话,一席话说下来,既拍了欧卿祺的马屁,又没有忽略宋芦的存在,字里行间中都带着若有若无的亲近,宋芦微微挑眉。

  《…酷匠oD网&7永久免k费●P看小F说}

  “不过是点小事,还麻烦杨警官了,真是不好意思,辛苦了。”宋芦轻轻从欧卿祺的怀里抬头,露出了一张清新脱俗的脸,对着笑容可掬的杨帆说。

  最后那两个碰瓷的女人被咬牙切齿的警官带走了,宋芦也明白了没啥这两个人如此熟练,有人说了,警察局当自己家的,能不熟练吗?

  不过有人也明白,这次只怕是没那么容易出来了,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只怕是要吃些苦头才能出来了。

  欧卿祺低头对着宋芦轻声说:“沁儿,我们回去吧。”顺带伸手替宋芦挡住了飘进来的雨滴。

  “回去?回哪去?”宋芦有些发懵的看着欧卿祺,不解的问,宋芦觉得欧卿祺既然是有事来的,那么必然是不同路的,况且宋芦根本就不想跟欧卿祺同路,就只是单纯的想要借欧卿祺的手机用一下而已。

  欧卿祺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里的漏洞,眼神微微一晃,面不改色的撒谎:“回公司呐,我事情也办好了,一起吧,你不是也要回去吗?”

  看着平稳开车的欧卿祺,宋芦有些不解的皱眉,心里嘀咕:他怎么知道,我要回公司?

  等红灯的空挡,宋芦就在温暖的车厢里睡着了,发出清浅的呼吸声,给欧卿祺提供了犯罪的机会,也让欧卿祺有了光明正大的看宋芦的勇气。

  欧卿祺伸手在宋芦的脸上轻轻的抚摸,好像是要把这人的模样一点一滴的深深地刻画在自己的骨子里一样,温柔长情。

  “沁儿,我不会放你走的,我是不会放你走的……”身后的车流开始发出刺耳的汽笛声,催促欧卿祺停下自己的动作,放下手熟练的发动汽车,看着眼前被雨刷擦掉的水珠,欧卿祺的眼里划过一丝坚定。

  到了公司,宋芦还是没有睡醒,欧卿祺把车里的温度调高,静静的看着宋芦安静的睡颜。

  欧卿祺不记得了,到底有多久了,自己和宋芦每天冷眼相待,恶语相向,每一天晚上,自己都从失去宋芦的噩梦中惊醒,欧卿祺不知道,宋芦对于自己来说,到底是有多重要。

  “沁儿,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欧卿祺贴在宋芦的额头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然后就听到这个小东西在轻声嘟哝:“都是我的……欧卿祺不准跟我抢……我的……都是我的……”

  欧卿祺好笑的看着宋芦嘟嘴嘟囔的模样,伸手轻轻的摸着宋芦皱起的眉头,低声笑问:“沁儿要什么?我都给你,不跟你抢,我永远,都不想让沁儿伤心,你要什么都可以,只要不离开我,要什么都可以……”

  宋芦醒过来的时候是后半夜,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粉嫩嫩的一大片,在自己眼前来回晃悠,晃得宋芦眼花缭乱。

  “呃……”宋芦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了看自己所处的环境,猛地睁大了眼睛,划过一抹惊悚的情绪。

  这个地方宋芦不会忘记的,因为是自己亲手布置了用来隔应欧卿祺的,结果欧卿祺没有隔应到,倒是把宋芦自己给隔应坏了,现在看到粉色都慎得慌,心理阴影太大。

  意识一清醒,宋芦就开始回想自己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呢?自己好像是在欧卿祺的车上睡着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自己再醒来就是在欧卿祺的这张大粉床上,那么欧卿祺呢?

  宋芦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完整,没有任何被人侵犯的痕迹,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开心的舒了一口气。

  听到门有开动的声音,宋芦的身子稍微僵硬,啪嗒一声门开了,欧卿祺从外边进来,看到的就是床上躺着的小家伙紧张的闭上眼睛装睡的模样嘴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轻轻的在宋芦的身边躺了下来。

  欧卿祺睡在自己的身边,宋芦稍微有那么一丢丢的不淡定,呼吸也不自觉的加快了频率,不过好像欧卿祺没有发现自己是醒了的,宋芦有些暗自庆幸。

  突然欧卿祺从床上起身,宋芦紧张的憋住了呼吸,心里闪过无数中如果欧卿祺对自己做什么自己应该怎么防狼的可能,以及各种方案实施起来的成功率。

  结果欧卿祺只是雷声大雨点小,起来不过是为了去关灯,欧卿祺再次躺下的时候宋芦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没有注意到身旁躺着的那个人嘴角的微笑,眼里闪烁着的笑意。

  欧卿祺伸手搂住了身子僵硬的宋芦,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宋芦的脖子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满意的在暗夜中勾起了嘴角。

  “沁儿,对不起,我不会再让你伤心了,对不起,给我个机会,让我好好爱你,可以吗?”

  欧卿祺贴在宋芦的耳边轻轻的呢喃,语气轻轻,却一字一句重重的打在宋芦的心口,让这人的心跳失去了该有的频率,恍然心悸。

  宋芦睁开了眼睛,看着在自己头顶晃悠的丝带,耳边回响着男子低沉平稳的呼吸声,心里默默感叹:欧卿祺,我们真的爱得起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