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拿钱不是因为心虚,而是因为觉得可怜老太太躺在地上凉,举手之劳而已,可是善良不代表傻逼啊!听到女人的话,宋芦也不乐意了。

  “哎呀?哪有你那么说话的!会不会说话啊!老太太躺在地上呢,谁是骗子?你说谁是骗子!”

  原本跌坐在老太太身边的女人冲到那个说话瘦小的女人的跟前仗着自己身高的优势指着女人的鼻子破口大骂,消停了的老太太也重新开始了职业的哀嚎,哭声阵阵,吵得宋芦头疼。

  二人一言不合,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宋芦眼里闪烁着不明所以的迷蒙,心里哀叹:他妈的!这都是什么破事儿啊!

  混乱中宋芦眼看着那个粗大的女人的巴掌就要招呼到自己的脸上的时候,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心里划过一丝嘲讽的苦涩:丫的,第二次被人打巴掌了……真的是,命里犯冲啊……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传来,相反宋芦听到了一阵吸气声,有些诧异的在心里好笑的想着:难道说老天爷也看不下去我的倒霉,派了一个奥特曼解救我来了?

  宋芦好笑的睁开眼睛,看清了老天爷派来拯救自己脱离危难之中的奥特曼,可惜奥特曼不是奥特曼,而是那个给了宋芦人生中第一个巴掌的欧卿祺。

  宋芦觉得,被欧卿祺看到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实在是有损自己的高大光辉的形象,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再狼狈的模样欧卿祺都见过,好像也没有什么了,瞬间就淡定了。

  “沁儿,你没事吧?吓着了吗?”欧卿祺看着宋芦发愣的模样,以为这人是吓着了,一个娇滴滴的大小姐,差点被市井小人给打了,紧张的看着宋芦,语气也紧绷着。

  宋芦朝着灰蒙蒙的天空翻了一个白眼,默默吐槽我是那种胆小的人吗?那不早就被你给吓死了啊……可是还是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欧卿祺悄悄的舒了一口气,眼底的暗沉加剧,转身看着那个试图伸手打宋芦的女人,周身散发着凛冽的气息,吓得在场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下意识的远离欧卿祺站着的范围。

  “道歉,然后离开,或者我送你去个地方,你自己选。”欧卿祺的声音不大,可是一字一句却充满了上位者的气势,那个试图讹诈的女人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立马就吓得两腿打颤。

  可是都到嘴了的肥肉,没有人会心甘情愿的放开,更何况中国老祖宗有句老话说得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穷到了极致,就什么也不怕了,所以女人表现出了极具气节宁死不屈的坚定。

  “道歉!也应该是你给我家老太太道歉!还有,赔钱!不然我们就报警,看你怎么办!”女人故作凶狠的冲着欧卿祺吼,试图把自己的气势提升上去和欧卿祺决一死战。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先天差距都是可以由后天弥补来改善的,就像此时此刻,欧卿祺只是阴沉着脸不吼不闹,可是给人带来危险的感觉就是比那个嘶声力竭的女人明显,还不止高了一个档次。

  “沁儿,你先上车休息好不好?”欧卿祺抽空注意到宋芦的身上洒落着细碎的雨滴,眼里划过一丝心疼,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了宋芦的身上,幽深的眸子中只映射出宋芦一个人的身影,温声细语的说。

  宋芦没有拒绝欧卿祺的外套,因为自己是真的有点冷了,顺着欧卿祺的眼神看着街道的另外一边,才发现欧卿祺的车停在对面,也就解释了欧卿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宋芦心想,应该是恰巧碰上了吧。

  不过宋芦还是坚定的拒绝了欧卿祺的提议,因为宋下意识的觉得欧卿祺心情不好,如果再让这个贪心不足的女人纠缠下去,估计能被欧卿祺这个黑心眼的货给玩死,自己在场还能起到一个监督的作用。

  宋芦拢了拢自己身上宽大的带着欧卿祺特有的薄荷气息的衣服,仿佛从那股清凉的味道中感受到欧卿祺的凉薄,眼神微微一暗,低声说:“不了,我们一起走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没必要。”

  欧卿祺仿佛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到底要不要走,可是还是没办法拒绝宋芦的要求,就对着宋芦点了点头。

  登鼻子上脸这样的奇葩永远都是不会缺少的,就像此时此刻,欧卿祺同意离开不再追究,如果是个有脑子的都不会再去主动招惹,可是认定宋芦是个大傻子的女人就不这样认为了。

  看到这两人要走,立马就嚷嚷了起来,顺势扑到了宋芦的跟前拉扯宋芦的衣服,差点没把宋芦扑倒,脚步一个踉跄,就朝着前边的水塘倒去。

  欧卿祺的瞳孔极具一缩,急忙伸手捞起了宋芦的腰肢,两人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要走!哪有那么容易!我家老太太还在地上躺着呢!不给钱就想走!真当我们好欺负啊!不给钱就去警察局报案,我要让你坐牢!”女人指天划地的大吼,听得宋芦直接气得苍白了脸色,嘴唇都是抖的。

  “你不要太过分了!闹大了只有你吃亏的份!”宋芦是真的怒了,善良不代表傻逼,再说宋芦可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好人过。

  欧卿祺伸手在宋芦的后背轻轻的拍了拍,低声哄着:“沁儿不生气,这事儿交给我处理好不好?你回车上休息,等我回去。”

  宋芦扭头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拒绝,欧卿祺无奈只有将宋芦的身子搂在怀里,轻飘飘的看了一眼气势貌似很强大的女人,伸手掏出了手机。

  “沁儿,别动,待会儿再摔着。”欧卿祺按了按在自己怀里挣扎的宋芦,出言让宋芦想起了自己刚才差点和大地母亲来了的深情拥吻的事,立马就乖巧了,欧卿祺的嘴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

  看xM正E版d,章h节上`酷q\匠网{

  “陈局,我在西街这里碰上点事儿,你找个人过来处理一下吧,我跟我太太都在这里,下着雨呢不方便,能快点最好。”欧卿祺薄薄的唇上下开启,吐出决定了一个人接下来可能要经历的事。

  听到欧卿祺口中说出那两个叫做太太的字眼,宋芦的心口轻轻一跳,失去了往日的频率,有些皱褶仿佛被欧卿祺温暖的怀抱熨烫服帖,带着淡淡的暖意。

  “你不要以为你有钱我就怕你们!不赔今天就上警察局报案去!”女人看到欧卿祺打了电话,气势有些低落,可是一想自己从事这行不知道进了多少次警察局,警察拿自己不也没办法吗?心里就又有了底气。

  欧卿祺和宋芦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无视这个无耻的女人的话,目光对视,宋芦看着欧卿祺眼里自己有些狼狈的倒影,微微有些尴尬,率先移开了目光。

  宋芦低头看着自己眼前从站牌上滴落下来在地上激起一片小小的水花的水滴,目光闪烁。

  “你怎么会在这里?”宋芦低声有些郁闷的问。

  欧卿祺伸手擦掉宋芦头顶不小心沾染让的水珠,满脸自然的说:“刚好路过,去那边有点事情要办。”

  宋芦听到欧卿祺的话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点小小的失望,尽管早就猜到了是这样,可是宋芦还是控制不住的失落,目光暗沉。

  欧卿祺不知道宋芦怎么了,只是紧了紧自己抱着宋芦的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汲取着宋芦的甜香,目光微微闪烁着笑意。

  欧卿祺不会告诉宋芦,自己从公司追出来之后在西街饶了三圈,就是为了找到宋芦,自己下车看了十五个公交车站牌底下,找了十多家麻辣烫店,终于在这里找到了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