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坐在办公室里也是坐立难安,如同困兽一样在屋子里来回走动,良久挫败的坐在了沙发上,烦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欧卿祺知道宋芦没有走,还在公司,因为从今天散会了之后欧卿祺就一直杵在可以看到停车场出口的地方,任何一个从停车场出来的人都躲不开欧卿祺的视线,宋芦的车没有出来,也就是说宋芦还在公司。

  欧卿祺很想去找宋芦,因为欧卿,花了很多天的时间,日夜不停的思考,终于明白了自己对宋芦到底是一种什么心态,明白了自己的心丢了,丢在了宋芦那里。

  欧卿祺不是一个不敢面对自己的人,所以在想清楚了之后欧卿祺就去找宋芦了,然而找宋芦的两次经历都并不怎么美好,付出的真心被糟蹋了的愤怒促使着欧卿祺做出了一些不该做的事,然而这些不怎么美好的经历,并不能打消欧卿祺对宋芦的爱意,相反,欧卿祺觉得,自己有越挫越勇的趋势,就短短几天,欧卿祺就发现,自己对宋芦的思念,泛滥成灾。

  欧卿祺不是拉不下这个面子去找宋芦,害怕的是宋芦讨厌自己,所以才犹豫不决,在办公室里犹如困兽之斗。

  “欧卿祺!你喜欢宋芦你怎么能动手打人呢!你丫的混蛋!你怎么能打宋芦呢!活该活该啊你!”欧卿祺烦躁了将捏了半天也没有打出去的电话扔到了地上,语气狂躁的低吼。

  欧卿祺双目赤红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恨不得把自己的这两只打人的爪子给剁了送到宋芦的跟前谢罪,眼神纠结得不行,直接拧巴成了一股麻绳。

  就在欧卿祺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时候,宋芦走出了公司的大门。

  宋芦窝在办公室里想了好半天,最终还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就这样窝在屋子里不出门,哪怕是要睡公司,至少也应该出门遛个弯再回来吧!

  再说了,杰瑞和小白都二人双双吃烧烤去了,自己这个苦逼兮兮的人物还不能去吃个麻辣烫了?想着犒劳犒劳自己的宋芦就这样轻装出门了,当然没有忘了带上自己钱包,神情悠哉悠哉的。

  “二少爷,二少奶奶出门了。”欧卿祺不耐烦的捡起了地上的手机,想着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就把给自己打电话这货给撕了,结果听到这话欧卿祺就冲到了窗户前,瞪大了眼睛看着宋芦。

  因为只是出门买个麻辣烫,宋芦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打扮,只是随意的披上了一件外套就朝外走,欧卿祺直接眼睛都给瞪圆了,看着楼下那个纤细的身影。

  “我去,天气预报说要下雨,这货连个伞都不带,是要去哪啊!”欧卿祺看清了宋芦的打扮,明白这人只怕是不开车,急忙拿上了一把伞朝着楼下跑去。

  站在电梯门口,结果那个在欧卿祺心里经过了千呼万唤还不出来的电梯迟迟不到,欧卿祺满脸焦急,生怕楼下的宋芦直接走了,然后被雨淋到,索性就抬脚朝着楼梯跑。

  欧卿祺的想法真的很简单,想着自己的大长腿必然是可以征服那些小小的楼梯的,可是忙中出错,欧卿祺猜到了开头没有猜到结尾。

  因为欧卿祺没有预测到的是,等到自己从三十楼跑下去,宋芦就是腿再短,也不可能还在原地了,更何况这货一出门犯懒,转弯坐了个一块钱的公交车。

  “二少奶奶,您今天不加班了吗?”门口因为受到宋芦疯狂加班的激励,励志坚持守到最后的保安大叔还没有离开,两眼兴奋的看着步态悠然的宋芦。

  宋芦的脚步猛地一顿,看着刚刚给欧卿祺通风报信的大叔,笑得美好明媚:“我去买麻辣烫,你吃吗?我给你带呀!”

  大叔受宠若惊的连连摆手,想着二少奶奶和二少爷真有情调,居然也会组队吃麻辣烫这样大众化的食物,忍不住咧嘴一笑憨厚的说:“我就不吃了,您和二少爷去吃吧!二少爷呢,怎么还没有下来呢?”

  宋芦有些发懵,不知道自己和欧卿祺是否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只是对着大叔摆手,然后就抽搐着嘴角走了。

  大叔看着宋芦的背影,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欧卿祺没有和宋芦一起下来,有些不解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低声嘟哝:“二少爷真奇怪,说了让我看见二少奶奶出门就给他打电话,可是现在人呢?”

  等到欧卿祺用自己强大的大长腿征服了楼梯的时候,宋芦早就坐上了公交车扬长而去,上车的动作干脆利落得看得大叔直了眼睛,心里感觉,二少奶奶貌似没有等二少爷的意思呵……

  等到欧卿祺气喘吁吁的冲到大门的时候,宋芦早就不在了,公交车都来了第二班,就连坚守阵地的保安大叔都准备要下班了,诧异的看着面色不怎么好看的欧卿祺。

  “二少爷,您怎么来了?”大叔不解的问,看着天空稀稀落落的雨滴,开心的扬起了自己粗大的眉毛,看着自己手里的伞,庆幸老婆提醒自己拿伞了,不然就要被雨淋了。

  欧卿祺四处看了看,确定宋芦的身影不在视线范围之内,猛地意识到了自己犯的错误,没好气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眼里闪烁着懊恼的情绪。

  “你看到宋芦往哪边去了吗?”没办法,欧卿祺只能求助于这个最后的目击证人,看着逐渐变大的雨,心里弥漫着一股难言的挫败。

  大叔疑惑的看着欧卿祺,老实巴交的回答:“二少奶奶说要吃麻辣烫,坐着公交车走的,估计是要到西街那边吧,毕竟最近的麻辣烫就在那里了。”

  大叔一脸淡定的分析着宋芦可能的去处,欧卿祺也在心里排查着宋芦可能的去处,眼里划过一丝光亮,就扭身朝着车库走去,开车追,不信你还能溜了。

  宋芦觉得自己很衰,不是一般的衰,想想自己吃了多久的外卖了,多苦啊!好不容易决定出门吃点麻辣烫改善一下生活,结果居然被大雨拦在了外边……进退不得……

  宋芦现在的处境实在是很尴尬,站在一条街道的一个前不挨村后不挨店的地方,唯一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就是眼前的这个公交车站牌,然而就是那么点地方,还人挤人的站了很多很多人……

  、看O正版章a节)上U酷匠Em网h:

  “真的是,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吗……丫的,我的手机呢……”

  宋芦觉得,天气对自己不公平,出租车司机对自己有偏见不肯停车,那么自己就让人来接自己总可以了吧,可是宋芦惊讶而又悲催的发现,自己的手机离家出走了……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宋芦满脸无奈的看着就跟被人捅了一个窟窿一样疯狂漏水的天空,阴沉沉的天色就像某个人生气的时候一样的阴沉,压抑。

  在一个不怎么宽敞的地方,特别是还挤着很多人的时候,矛盾自然是存在的,人与人之间的冲突总是来得那么突然。

  就像此时此刻,当自己的眼前躺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哀嚎着说自己撞倒了她的时候,宋芦就完全蒙逼了。

  事情回放到五分钟前,一个穿着灰青色棉布褂子的老太太走到了这个狭窄的公交车站牌下。

  出于从小受到的爱心教育,宋芦下意识的就往别的地方挪了挪,想着在这个本来就不大的地方给这个羸弱的老人一个避雨的地方。

  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朗朗乾坤之下,宋芦就被人推了一下,脚步踉跄了一下好不容易站稳,还来不及说话呢,老太太就跟安上了自动发条一样的倒在了地上。

  老太太的一系列动作堪称熟练至极,表情也很生动形象,哀嚎阵阵,然后从人群中冲出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挽起了自己的袖子就扑到了老太太身上开始哭喊,。

  那副死了爹妈的阵仗,看得宋芦的额角突突直跳,宋芦知道,自己这是一不小心点子背,老天爷哭泣看不下去,遇上了传说中的碰瓷的了……

  周围原本挤得跟沙丁鱼罐头一样的人群一看这阵仗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可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宋芦说句话,瞬间刚刚还是拥挤得落不下脚的地方以宋芦三人为中心,四周散开,空出来了一大片地方。

  宋芦按住了自己突突往外跳的太阳穴,无奈的低声轻问:“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好好说话,别哭行吗?”

  宋芦的温声细语让人有点意外,原本已经做好了要和宋芦大干一场的女人也松了自己紧绷着的手臂,嘶哑着故作悲伤的语气说:“你赔钱!你撞到我家老太太了!你赔钱!!!”

  “行行行,我赔钱,你要多少啊?还有,你先让老人家起来行吗?这地上多少水,凉着呢,别待会儿感冒了再。”

  宋芦低声回答,语气无奈可是也没有抵赖的意思,周围的人一幅看大傻子的表情看着心甘情愿被敲诈的宋芦,嘲笑的撇嘴。

  躺在地上的人不愿意动弹,宋芦无奈只能掏出了自己钱包里所有的现金,合起来大概有个三四千块钱的样子,一股脑全塞到了躺在地上的老太太手里。

  好像是没见过这样干脆的人,不管是老太太还是那个女人,神情都有些微微凝滞,用一种极度诡异的眼神打量着宋芦,想着这是谁家的大傻子啊!

  “就这么点钱就想打发我们了!这老太太上医院得花多少钱啊!”女人捏了捏手里红票子的厚度,眼珠子骨碌骨碌一转,不甘心的接着说,难得遇上一大傻子,不多要点傻啊!

  “那你告诉我,你要多少?”宋芦有些不耐烦了,揉着自己的额角说眼里飘过一丝阴暗。

  “两万!不,五万!”女人伸出一只手对着宋芦狮子大开口,神情倨傲。

  旁边一个中年妇女看不下去了,小声的说了一句:“姑娘,这人没事,别被骗了,谁的钱都来得不容易,这都干的什么缺德事啊。”

  女人的声音不大,却在人群中达到了一石激起千层浪的作用,在场的人哪怕就是个小学生,都知道这是个骗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