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坐在座位上看着自己眼前光滑的桌面,嘴边浮现淡淡的苦笑:“唉,欧卿祺呐,真的就只能是这样了吧。”

  林夕和林哲过得还是比较开心的,完全不知道宋芦婚礼之后和欧卿祺发生的冲突,悠然自在的享受着自己的蜜月之旅,忙里抽闲的给宋芦打了一个慰问电话。

  “哎呦喂,太后娘娘吉祥!怎么有空想起小的我了。”宋芦跟林夕一贯的插科打诨没正形。

  林夕呵呵一笑,把话筒对着大海,大喊:“听到了吗?我带你看海啊!”宋芦闻言直接被林夕逗乐了,没好气的低吼:“听一听就是看海了是不是?你丫的也太抠门了吧!”

  “别介,以前就说好了的,一起去看海,结果呢,唉,真的是世态炎凉啊!”林夕煞有其事的嘀咕,宋芦的目光微微凝滞,耳边回响着曾经有过的话。

  “不会用成语就别瞎用,什么世态炎凉,真是够蠢的。”林夕很自然的无视了宋芦的鄙视,转而低声问:“宋芦呐,你什么时候跟欧卿祺离婚啊!”

  对于好友如此关心自己什么离婚这样的事,宋芦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你这么积极问我什么离婚真的没问题吗?

  “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吗?没啥干着急的,离婚不离婚,感觉也没有多大差别。”宋芦揉着自己突突往外跳的太阳穴说,看着窗外的目光稍微凝滞,语气中难免带上了些许苦涩。

  林夕闻言不干了,不依不饶的跟宋芦普及离婚的十大好处,那种尽责的模样,绝对能评选十佳媒婆。

  宋芦不想辜负好友的关心,只是淡淡的笑着,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叫做欧卿祺的男人,胸口猛地抽痛。

  “哎我去!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林夕怒了,宋芦连忙笑着说:“听着呢听着呢,要不您接着说。”

  一旁始终听着林夕的话的林哲对着林夕微微摇头,看到林哲眼里的不赞同,林夕委屈的嘟嘴,随便嘱咐了宋芦几句就挂断了电话,看着蔚蓝的大海,林夕瞬间觉得自己也不开心了。

  搂着心里憋屈的林夕,林哲无奈却又宠溺的说:“宋芦和欧卿祺的事,也许他们自己都看不清楚,我们外人不在其中,哪里懂得他们的想法?”

  “狗屁!欧卿祺那个混蛋就配不上宋芦!而且欧卿祺根本就不在乎宋芦好吧,与其这样耽搁宋芦,还不如让宋芦早点离婚好重新找一个呢!江风就比欧卿祺强!”

  林哲不是林夕,看待问题的角度比林夕毒辣而且深入,听到林夕的话林哲勾唇一笑,低低的说:“欧卿祺比江风,只怕是更好的呢,只不过看不出罢了。”

  林夕难以置信的看着林哲,发现这人不像跟自己开玩笑的样子,想起欧卿祺送给宋芦的那几件有钱都买不到的衣服,好像也能看到点用心的样子,可是还是不甘心的嘟哝:“可是欧卿祺对宋芦不好啊!”

  “我的傻丫头,爱情这种事,需要的是时间,合不合适,以后就知道了。”林哲揉了揉林夕的脑袋,将自己的下巴抵在林夕的头顶低声呢喃:“时间长了,就知道了。”

  挂断了电话,耳边没有了林夕的念叨,宋芦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耳朵有点寂寞了,嘴巴也透着浓浓的苦涩。

  尽管宋芦以前不喝咖啡,可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对那种弥漫在舌尖的苦涩有种特殊的冲动,在自己办公室里翻了好几遍,确认自己没有存货之后宋芦就朝着杰瑞的办公室进发了。

  同一个地方用不同的心情走过,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就像此时此刻走到了走廊上的宋芦,独自一人走过和欧卿祺一起走过的那条走廊,品味着完全不一样的苦涩。

  上一次欧卿祺带着宋芦在这里还听了一会儿欧凡的墙角,想起这事儿宋芦就觉得好笑,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傻呢?怎么就会傻到以为,欧卿祺会是在乎自己的呢?

  同样没回家的不单单有宋芦,欧凡也没有回家,只不过欧凡留在公司的目的是为了享受刺激的温香软玉,而宋芦是为了逃避。

  两个立场不同的人碰到了一起,宋芦觉得完全没什么好说的好吧,看到欧凡的瞬间宋芦只是稍微愣了愣,就要走开。

  可是欧凡不这样认为啊,欧卿祺和宋芦的关系一直都处于一种极度不稳定的状态,也许前一秒可以甜蜜得虐死单身狗,下一秒可以笑死一群人,变化多端。

  wR酷.\匠,网正X版S首B%发‘

  欧凡这人奉承的原则是只要能够隔应欧卿祺的机会,不管大小一律不放过,蚊子再小也是肉,塞牙不塞牙再说,隔应了欧卿祺,欧凡就觉得心里暗爽。

  “弟妹,还没下班吗?”欧凡笑吟吟的朝着明显想要避开的宋芦走了过来,宋芦其实真的很想说:看到了还问,你他妈瞎啊!

  宋芦淡淡的说:“大哥不是也没走吗?”宋芦觉得自己的脸上就差没写着你丫的快滚蛋吧!姑奶奶不想看到你!可是欧凡看不懂……

  “怎么,和二弟生气了,二弟是花心了些,带人回家确实做得过分了,如果实在不行,弟妹不如跟宋叔叔商量商量,好好跟二弟说说。”欧凡一幅我为你着想的表情,诚挚得不要不要的。

  宋芦的嘴角微微抽了抽,目光复杂的看了看欧凡,有些郁闷的说:“也是,如果他跟大哥一样就好了,养在外边也别带回家啊!我还想着让大哥教教他呢,怎么才能不被人发现,自己养了红颜了。”

  “既然大哥教不了,那我就先走了。”宋芦故作伤心的扭头就走,没有看到欧凡铁青的脸色,想着欧凡的话,宋芦的嘴角勾起一个苦涩的弧度:“就这样,真的挺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