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菲有恃无恐的看着江风,一边打量着车内的环境,悠悠然的说:“江风,我有必要骗你吗?孩子这种事能作假吗?为什么你就是看不到,我对你的心呢?”

  江风的手微微颤抖,看着宋菲的眼神微微动摇,可是随即就被一抹残忍的决绝替代,情绪逐渐安静下来,周身散发着寒意。

  宋菲也不着急,静静的坐着玩手机,目光淡然中带着一抹难以掩饰的兴奋,自己觊觎了太久的东西,要到手的时候内心的激动实在是在所难免的人之常情了。

  其实宋菲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对江风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说是爱情,宋菲自己也不相信,也许只是习惯了想要抢夺属于宋芦的东西,所以就不顾一切了,至于自己是爱还是不爱,宋菲不在乎。

  也许是受到白舒雅的影响,宋菲根本就不相信什么是爱情,想要不顾一切抓住的就是权利,钱财,而江风刚好符合这两个条件,再加上江风和宋芦曾经的关系,所以宋菲对江风的欲望,就轻易地达到了高潮。

  “孩子不能要,打掉,我会给你相应的补偿。”江风的话不带丝毫感情,冷然而无情,仿佛自己说出的话就跟问别人吃饭了没有一样的平淡如水。

  宋菲也不意外江风的说法,五彩斑斓的指甲上缠绕着酒红色的头发,好像没听到江风的话一样:“我还忘了问你,你是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很容易激起狂躁的人的内心最阴暗的部分,江风的眼底所有的理智被带着毁灭气息的狂躁和暴虐席卷,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把宋菲撕碎,吞噬。

  “宋菲,你别得寸进尺了!我是不会娶你的!你最好死了这条心!”江风握在方向盘上的手因为过度用力而指尖泛白,眼里弥漫着浓浓的暴虐,布满了血丝。

  宋菲仿佛没有感觉到江风的怒气,依旧慢条斯理的对着江风缓缓的说:“不,江风,你必须娶我。”

  江风突然就失控了,原本死死捏着方向盘的手掐在宋菲的脖子上,那样疯狂的模样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把宋菲给活活掐死,只要宋菲敢再说出一句挑衅的话,宋菲仿佛就会死在江风的手里。

  “江风!咳咳!你他妈有本事就对着我的肚子打!你打啊!你打死我就不会有孩子了!有本事就打啊!”宋菲不怕死的接着挑衅江风的底线,顺带挺着自己还没有弧度的肚子,朝着江风的有效攻击范围内进发。

  江风眼底的疯狂逐渐散去,转过脸去不看宋菲,宋菲从江风手里逃脱出来,长长的叹气,不自觉的伸手按着自己的心口,缓和着自己失控的心跳。

  宋菲最后什么也没说,拿上自己的东西,就下了车,要说自己刚刚遭到一个人的生气威胁,不害怕那是假的,可是宋菲很清楚,激怒了江风并没有多大的用处,所以宋菲觉得自己有必要另外想办法。

  宋菲走了,江风没有阻止,只是眼神直直的看着自己的前边的空地,目光凝滞。

  到了下班的时间,宋芦愣愣的看着墙上的时钟,纠结的皱眉。

  估计全公司不想下班的奇葩也只有宋芦这个脑回路跟正常人不一样的货色了,这是杰瑞总结出来的,不得不说,杰瑞具有很高的先见之明,透过无聊的表象,看到了宋芦的本质。

  “二少奶奶,您还不走吗?”送最后一个文件来给宋芦看的小白忍不住低声询问,眼里飘过一丝担忧。

  有人叫自己,宋芦才从那个虚无缥缈的关于是否回家的幻想中清醒过来,看着自己眼前一脸关心的小白,宋芦微微摇头,眼里划过一丝苦涩。

  “二少奶奶,要一起下班吗?杰瑞说去吃烧烤,要不我们一起去吧。”小白刚刚说出这话立马就后悔了,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纠结的将自己的衣服绞成了一股麻绳。

  不说宋芦这样的身份是不是看得上那些街边的小吃,再说自己不过是一个受到宋芦提拔的小助理,小白觉得,自己这样的邀请实在是太唐突了。

  宋芦不知道小白心里的百转千回,听到小白提起杰瑞的时候宋芦就捕捉到了小白眼里的一丝笑意,宋芦心里突然就有了打趣小白的意思,有些发愁的皱眉。

  宋芦好像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随手接过小白手里的文件,低下头看着:“杰瑞啊?你们的关系好像还不错的样子哈!”

  (!酷匠7{网~$首发

  小白也没有反应过来宋芦话里的意思,尽管有些不明白宋芦为什么突然这样问,不过小白还是带着无数的疑惑,老老实实的点头,顺着宋芦的话说:“还行吧,杰瑞说我们是好兄弟,然后就这样了。”

  宋芦好笑的扶眉,嘴角勾起一个戏谑的笑意,心里默默无声的感叹:杰瑞呐,看样子,你的情路也不顺畅呀……

  小白最终还是一个人走了,因为宋芦觉得,如果自己在杰瑞追女朋友的时候不识相的跑去当明晃晃的电灯泡,尽管宋芦觉得杰瑞自己也许都不明白自己是在追女朋友。

  单单是小白抽搐着嘴角说出的那句据说出自杰瑞之口的好兄弟,就足够让宋芦对杰瑞的情商产生了最后的深刻的认识,不自觉的觉得好笑。

  那么难免杰瑞以后会拒绝陪自己加班的要求,为了一顿烧烤,这样就真的有点得不偿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