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你说宋芦不会真的是发现了什么吧?”宋菲焦急的转动着桌子上的咖啡杯子,目光闪烁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白舒雅,语气里透着掩饰不住的慌张。

  白舒雅经历的事情比宋菲要多得多,哪怕是猜到了宋芦多少知道了一些自己的动作,可是还是不慌不忙,悠悠然的搅动着眼前的花茶,垂下了眼眸。

  “知道了又有什么用?鞭长莫及,一个嫁出去了的女儿,还想插手什么?再说,宋芦现在估计是自身难保了吧,哪里还顾得上宋氏的情况。”

  白舒雅的话音未落,宋菲显然也想到了白舒雅说的是什么,浓妆艳抹的脸上忍不住扬起刻薄的笑容。

  宋菲看着窗外的车流,语气无不尖酸的说:“哼!宋芦现在的日子可不好过,听说欧卿祺都明目张胆的把女人带回家了,宋芦心里能舒坦吗?”

  “不过妈,你让宋芦嫁给欧卿祺这个主意实在是太对了,宋芦不是清高吗?自己丈夫都管不住,那点脸面都给丢到爪哇去了吧!”

  白舒雅轻轻抬起茶杯嘬了一口温度适宜的茶水,低声含笑:“傻丫头,你年轻,要学的东西多着呢,你是妈妈的亲生女儿,妈妈怎么可能不为你考虑?”

  酷匠'b网D正SN版首Tl发

  白舒雅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一脸得意的宋菲,结果宋芦脸上还没有来得及消散的得意僵硬在脸上,嘴角微微抽搐。

  “对了,你跟江风是什么情况?”白舒雅的语气带着一丝严厉和逼迫,眼神也带着无数的审视。

  宋菲有些心虚的摩挲着咖啡白净的杯子,看着白舒雅的眼神有些闪烁,感受到白舒雅审视的眼神下意识的偷摸看了看自己还在看不出形状的肚子,低声嘟哝:“妈,那事儿我自己知道,不用你操心。”

  白舒雅不知道宋菲怀孕的事,看到宋菲不自然的表情只以为这人是害羞了,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淡淡的看了宋菲一眼,嗯了一声就不说话。

  “公司的事记得手脚麻利点,别让人发现什么大的破绽,宋耿秋还没有老糊涂,有些东西还是不能放在明面上,明白吗?”白舒雅想了想还是不放心的对着宋菲说眼里飘过一丝狠辣。

  宋菲闻言心不在焉的点头答是,眼神游离着看向窗外,心里嘀咕:江风,你一定是我的,一定只能是属于我的!

  宋芦从会议室走出来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再次和欧卿祺在门口狭路相逢了,欧卿祺的神情有些说不清的落寞。

  宋芦也没当回事儿,对着欧卿祺微微点头就走了,背对着欧卿祺的宋芦没有看到欧卿祺眼里一闪而过的伤痛。

  “沁儿,当真是,无可挽回了吗?”欧卿祺垂眸弥漫,眼里划过复杂的悲凉。

  “啊!二少爷您说什么?”跟在欧卿祺身边汇报的工作部门经理疑惑的问了一声,有些诧异的扶正了自己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心想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吧!可是自己明明就没有走神好吧……

  欧卿祺微微收敛了自己复杂的目光,对着身边的人轻轻的摇头,摆手示意没事,好半天才轻声说:“你把刚才的内容再说一遍。”

  心情忐忑的站在一旁的经理脚底下一个不稳,差点没摔倒在地上,心里哀叹:丫的!原来是你走神了!

  “江风,你在哪!我找你有事!”宋菲抓着手机对着话筒趾高气昂的说,带着明显的指使的味道。

  正在准备开会的江风不自觉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头,没好气的看着手机上的陌生号码,心里咆哮而过无数个草泥马,几天不见,宋菲这个没长脑子的也变聪明了,居然知道换一个号码给自己打电话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见面也没有必要,宋菲,我最后告诉你一遍,我对你不感兴趣。”江风的话简单直接,干脆而粗糙。

  宋菲正在商场跟着自己的小伙伴扫荡,手里拿着一件其实不好看,然而价格还死贵死贵的花里胡哨的连衣裙,上下打量着,听到江风的话也不生气,只是呵呵一笑。

  “江风,你当真要那么狠心是不是?我肚子里的可是你的亲生骨肉,怎么,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要了?”

  宋菲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什么的,陪着宋菲逛街的其中就不缺乏和江家熟悉的世家小姐。

  听到宋菲这不加掩饰的话,手上挑选衣服的动作微微一顿,眼神一亮,立马就觉得自己捕捉到了一个巨大的爆炸性新闻,直直的竖起了自己的耳朵,一字不漏的听着,宋家和江家的八卦,可是私底下聊天的谈资呐。

  宋菲自然是注意到了别人的反应的,心里也不以为意,甚至眼里还闪过了一丝得意的情绪,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宋菲觉得,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多越好,这样自己才有理由光明正大的上门找江风负责。

  “宋菲,你特么这样有意思吗?你到底想干什么!讹上我了是吗?”江风再次听到宋菲提起孩子的事就更加的怒不可遏,直接顾不上自己身旁站着的助手冲着话筒怒吼。

  江风身旁的助理抱着文件夹的手微微一抖,差点没把手里的东西都给洒到了地上,嘴角抽搐着在心里诽谤:原来少东家也有暴走的时候啊!

  “就这件,给我包起来。”宋菲把自己手里的衣服递给了身旁的服务员。

  对江风的怒火直接选择了视而不见,语气悠悠然的对着话筒说:“江风,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要么你现在就过来丽园商场接我,要么我就立马上公司来找你,你看怎么样?”

  说着宋菲把玩着自己新做的手指甲,低低发笑,好像跟情人撒娇一样的语气:“我想,你父母一定会很喜欢,一个怀孕了的儿媳妇儿,对吗?”

  “宋菲,你直接就是不知羞耻!你说怀孕了就是怀孕了?这特么也太好笑了,别把别人的产物硬生生扣在我头上,我不想跟你计较,不代表我好欺负,宋菲,你不要太过分了!”

  江风身旁的助理颤巍巍的抖着腿,眼里闪烁着浓浓的八卦气息,痛苦而纠结的挑眉,我好像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