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从杰瑞家出来的时候时间还在早,夜色的黑暗刚刚褪去,天边还残留着淡淡的痕迹,笼罩着街道上带着露水的树木,泛着淡淡的水汽,发出清新的味道。

  欧卿祺昨天出门的时候就没有开车,索性杰瑞家离公司也不远,欧卿祺就慢慢悠悠的朝着公司的方向走去,看着自己难得能有机会看到的晨光。

  “你慢点,不然我害怕。”一个娇俏的女声穿入欧卿祺有些麻木的耳朵,语气中夹杂着的难以掩饰的幸福,轻轻刺激着欧卿祺的心。

  “没事,你抱着我就不怕了,来,喂我吃一口。”男孩子在前边卖力的踩着自行车的脚蹬子,脸上细小的绒毛闪耀着淡淡的光芒,迸发出名叫幸福的味道。

  女孩子抱着男生的腰低声和男孩说话,时不时发出一声轻轻的笑,在清晨的风里飘扬,点点滴滴在欧卿祺的心里激荡。

  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欧卿祺无不苦涩的弥漫:“为什么,这么简单就可以幸福,我想要的,却不可以……”

  宋芦早上先回了趟公司,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遗留下来需要自己提前解决的工作,然后第一次为自己没有工作忙碌而感到不开心,深深的皱眉。

  看门的保安大树看到宋芦来的时候,直接差点没把自己的大眼珠子给瞪了出来,在心里默默的的给宋芦点赞,这样拼命的二少奶奶,真的是不要太让人佩服了……

  宋芦早早就来公司的行为,无形的激发了大叔工作的上进心,尽管大叔只是个看门的。

  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宋芦拿起了那个被自己遗忘了很久的咖啡,不由自住的想起了杰瑞炸毛的样子,低低发笑。

  这是宋芦第一次认真的煮咖啡,第一次用自己一时兴起从杰瑞那里拿出来的所谓精品咖啡来发挥它应该有的价值,慢条斯理的煮着。

  也许好东西不管在什么人的手里,只要用对了方式,都能发挥出自己的价值,就像是现在宋芦手里的咖啡一样,尽管宋芦的手法并不专业,可是却足够让那些醇香,弥漫在狭小的办公室里。

  杰瑞心情复杂的来到公司,纠结的想着自己到底要不要去慰问一下受伤的宋芦,如果去了,杰瑞又担心自己的行为会让宋芦感到没有面子,不去慰问又觉得自己心里过意不去。

  于是杰瑞满脸纠结的在宋芦的办公室门外来回转悠,眼神拧巴成了一股麻绳,差点没把杰瑞自己给缠死。

  对于一个咖啡迷来说,没有什么会比闻到一股香醇的咖啡味而让自己激动,特别是在这个味道闻起来还该死的熟悉的时候,杰瑞是真的没办法淡定了。

  “来了,过来尝尝。”宋芦看到杵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满脸尴尬的杰瑞,一点也不在意的低头轻笑,对着杰瑞轻轻的挥了挥手,语气含笑。

  杰瑞收到了来自宋芦的召唤,瞬间就感觉宋芦手里端着的冒着热气的咖啡在对自己发出致命的勾引,忍不住扭曲着眉毛走了过去。

  杰瑞敢用欧卿祺那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人格打赌,就凭着这股味道,宋芦今天肯定是用咖啡机煮的,不是用热水泡的!

  宋芦终于不再错拿珍珠当鱼目,认识到了那些让自己心滴血的珍品的价值的时候杰瑞差点没有直接感动的热泪盈眶,抱着宋芦的大腿大喊苍天有眼!

  “你,没事吧?”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软,尽管杰瑞忘了自己喝的是宋芦从自己这里抢过去的咖啡。

  酷匠;5网●永r久、免费X看iA小说

  杰瑞端着宋芦递过来的咖啡,贪婪的嗅着香醇中带着苦涩的味道,目光闪烁有些试探的含糊不清的问。

  宋芦轻轻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咖啡,有意无意的看着窗外早已经明亮了的天色,勾起了唇角,并不回答杰瑞的问题,反而悠然空灵的说。

  “其实不管用什么方式煮出来的咖啡,我都接受不了咖啡的那股苦味,一直都接受不了。”

  杰瑞没有反应过来宋芦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其实那不是听懂了或者赞成,而且蒙逼了不明白。

  “所以说,不合适就是不合适,不应该委屈自己或者委屈别人,不然就是彼此折磨,你说对吗?”

  宋芦神情淡然,低低的对着杰瑞说,伸手重新拿起了放在桌上的咖啡,从杯子里冒出的热气模糊了宋芦的脸,看不清神情。

  杰瑞其实很想对着宋芦狠狠地点头,因为杰瑞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宋芦这话里夹杂着太多的苍凉空寂,让杰瑞下意识的心惊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一样,只是愣愣的看着宋芦,埋头喝咖啡不说话。

  杰瑞不搭话,宋芦也不在意,低头抿了一口苦涩的咖啡,微微闭上了眼睛,低声呢喃似自言自语:“所以,没必要挣扎,还是放弃吧……根本就没有意义的,何必呢……”

  “二少爷,您有事吗?”小白一脸蒙逼的看着站在宋芦办公室门外的欧卿祺,发现这人的脸色苍白瞳孔涣散,有些小心翼翼的问。

  欧卿祺从宋芦的话中清醒过来,转过身去背对着小白,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松开了自己紧紧握着的拳头,转身就走。

  “把这个交给宋芦,告诉她,记得按时吃药。”欧卿祺走到一半,又回头对着小白招手小白一脸疑惑的走到了欧卿祺的身边,对着小白低声说。

  小白眼神纠结的看着自己手里的袋子,有些疑惑的皱眉:“二少爷为什么不自己交给二少奶奶呢?”

  小白一边看着欧卿祺的神色,一边猜测着宋芦到底是怎么了,欧卿祺用一个暗色的袋子装着里边的东西,小白看不清里边装着的到底是什么药。

  小白此时觉得,那个不靠谱的杰瑞有一句话说的非常的靠谱,那就是做兄弟多好啊!谈什么狗屁的恋爱啊!这都是自我的精神折磨!

  原本小白还怀揣着对恋爱的美好向往,现在看到了宋芦和欧卿祺,瞬间就觉得尽管杰瑞也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杰瑞说的这句话当真是经过劳动人民的艰苦实践得出的刻骨真理啊!

  欧卿祺并不知道自己的表情会带给小白如此多的联想和感叹,听到小白的话欧卿祺的神色微微一愣,又像是对着小白说又像是对着自己说一样低声呢喃:“她也许现在不想见我,还是你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