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宋芦看起来就跟昨天没发生什么事一样,面色淡然,笑容依旧,如果能忽视脸上遮掩不住的痕迹的话,也许宋芦的开心会让人更加的信服。

  “二少奶奶,您的脸怎么了?”王叔不知道昨天欧卿祺和宋芦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到宋芦脸上的痕迹的是整个人都斯巴达了,看着宋芦瞪圆了自己的眼睛。

  宋芦也不遮掩那些根本就挡不住的痕迹,对着王叔勾唇一笑,无所谓的说:“我没事,皮肤过敏了,你不用担心。”

  宋芦在王叔震惊的眼神中飘然离去,脸上顶着一个红艳艳的巴掌印,完之后还能大言不惭的睁着眼睛说瞎话是皮肤过敏的估计也只有宋这样的神人能干得出来了。

  王叔看着宋芦走了之后,就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找到了手机唰唰的拨通了欧卿祺的电话:“臭小子!你老婆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好像是被人打了,你知不知道啊!”

  欧卿祺被人从梦里叫醒,本来就不乐意,如果是换了一个人,估计要承受的怒火都不会小,可是面对王叔这个神奇的存在,欧卿祺再大的火气也只能是憋着。

  听到王叔一惊一乍的话,欧卿祺迷蒙的睡眼猛地睁开,看着自己眼前的环境,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跟放电影一样在眼前回放,包括自己打宋芦的时候,宋芦脸上的泪水,眼里破碎的光芒。

  “不会吧,哪会有人欺负她,你应该是整错了吧。”欧卿祺再傻,也不会告诉王叔那是自己打的,面不改色的睁着眼睛说瞎话。

  王叔坚定的认为宋芦必然是被人欺负了,而且有可能还挨打了,叨叨咕咕的数落了一阵后还不忘告诉欧卿祺“.你记得问问,男人可千万不能让自己老婆受委屈,别让人欺负了。”

  欧卿祺挂断了王叔的电话,有些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猛地将手机扔到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时间回到昨天,欧卿祺从宋芦的房间走出来的时候自己也蒙逼了,恨不得把自己刚刚打宋芦的那只手给剁了,然后跪着给宋芦送上去赔罪。

  可是心里诡异的骄傲和对宋芦跟林澄的行为的不满,促使着欧卿祺艰难的维持着自己脸面走出了欧家的大门。

  杰瑞是昨天欧卿祺和宋芦大战的直接受害者,因为欧卿祺从欧家出来后苦逼的发现自己似乎没有合适的地方可去,上次自己被算计的事欧卿祺还记得,然后杰瑞就苦逼了。

  在深夜接到了走在路上的欧卿祺之后,杰瑞是真的不好了,脸上的表情就跟调色盘一样的精彩纷呈。

  “欧卿祺!你他妈疯了吧!你居然动手打人了!你居然打宋芦了!”看着杰瑞就跟被踩了尾巴一样的滑稽模样,有些不悦的皱眉。

  欧卿祺这人心里别扭,就是那种自己知道自己错了,可是不能让别人说自己错了的那种类型,俗称傲娇。

  “你别吵吵行吗?今天我去你家睡。”欧卿祺揉着自己的眉头,心里的懊悔直接就是泛滥成灾,可是面上还是维持着该死的淡定傲娇。

  杰瑞跟欧卿祺认识多少年了,欧卿祺一撇嘴到底是口渴还是肚子饿,都能给判断出来,一看欧卿祺闪烁不定的眸光,杰瑞就知道这人只怕是肠子都悔青了,只是面子上绷着不说。

  有痛处不戳,那就不是杰瑞这人贱贱的风格,不屑的撇嘴露出了自己的大板牙,语气嘲讽的说:“呦,二少爷好大的脾气,等到你什么时候单身了,你再来跟我傲娇,宋芦那样骄傲的人,可不是你那些发泄欲望的货色。”

  不得不说,杰瑞的心在某个很大程度上是偏向宋芦的,特别是在欧卿祺这个禽兽打了宋芦的时候,就更加的偏帮得明显了。

  在杰瑞喋喋不休的数落中,欧卿祺终于顶着头顶上大大的黑云到了杰瑞的家,然后在杰瑞的怒吼声中啪的一下把杰瑞的房间占领了。

  Z@最新章节=上BB酷7匠v网Rq

  破坏了杰瑞想要替宋芦出气整欧卿睡沙发的想法,然后自己躺在了沙发上,诅咒着的人品掉渣的欧卿祺。

  “妈蛋!居然敢动手打女人,我打不过你,我隔应死你!”杰瑞的目标很明确,而且杰瑞的行为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成功的隔应到了欧卿祺。

  欧卿祺躺在床上的时候脑海里回放的一直都是宋芦被打了之后的神情,耳边响着的是杰瑞义愤填膺的话,一整夜辗转难眠,手里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机,却拨不出去那个默念了无数遍的号码。

  “呦呵,还有脸见人呐?我要是某人啊,我就找个地儿躲起来,免得让人的唾沫星子把自己淹死。”

  杰瑞当然看到了欧卿祺眼底的青黑和眼里的血丝萦绕着的疲惫,可是嘴贱是没有什么理由的,所以还是忍不住阴阳怪气的开口挤兑欧卿祺。

  欧卿祺闻言也不反驳,只是目光沉沉的看着一脸刻薄的杰瑞,良久才轻声的嘀咕了一句:“你说,我是不是真的配不上她。”

  欧卿祺用一种疑问句的语气说出了一个陈述句一样的话,让杰瑞准备了一晚上的挤兑欧卿祺的话悉数卡在了嗓子里,憋都脸色通红。

  尽管挤兑欧卿祺是一种乐趣,可是作为欧卿祺的极品损友,杰瑞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帮助欧卿祺这个情商欠费的奇葩走出这个情感的困局,尽管自己目前还没有谈过恋爱。

  “唉我说,你到底是想干什么啊?你要是不喜欢宋芦,你就别耽搁人家,宋芦也不是什么没了你就活不下去的人,你又何必拖着彼此折磨呢?”杰瑞试图语重心长的劝解欧卿祺,前所未有的耐心。

  欧卿祺闻言目光闪烁,心口就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沉闷喘不过气:“你也觉得,我配不上她是吗?”

  杰瑞差点没被欧卿祺这话给气死,脸色诡异的看着欧卿祺说:“这不是配得上配不上的事,是你到底要什么,你一天折腾,是谁都忍不了你好吧!”

  欧卿祺站起身来拿上了自己的衣服就直接开门走了,走到门边的时候动作微微一顿,头也不回的对着杰瑞说:“不管是什么,我是不会放她自由的。”

  欧卿祺潇洒的走了,杰瑞看着欧卿祺的背影凌乱,嘴里嘀咕:“我去,这都什么理念啊!在一起不开心还非得缠着?这不自我找不痛快吗?有病吧这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