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看着林澄消失在路的尽头的影子,不自觉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莫名的,宋芦不想让欧卿祺误会自己和别人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哪怕是误会也不可以。

  欧卿祺走到宋芦的身边一把捏住了宋芦的一把,力气大到宋芦觉得这人如果再不说放开,自己的下巴估计都能被欧卿祺给活活捏碎。

  “欧卿祺!你特么发什么疯!你放开我!”宋芦原本还残留的丝丝醉意都因为欧卿祺突如其来的举动而瞬间消散,眼睛发红瞪着欧卿祺,伸手去推这人这人铁钳一样紧紧捏着自己的手。

  欧卿祺看到宋芦的反应直接就是笑了,笑得森然而可怖,眼里泛着无尽的寒冰之气。

  “我发疯?宋芦我特么就是疯了!我是被你逼疯的!是你逼的!”欧卿祺突然就失控了。想起自己的担心自己付出的情,是真的快疯了。

  宋芦也可乐了,眸光暗沉语气嘶哑:“我逼得?欧卿祺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这样有意思吗?离婚了不就好了吗?欧卿祺你这样有意思吗?到底是谁在逼谁你真的看清楚了吗?”

  宋芦每说一句话,欧卿祺手上的动作力气就加大一分,宋芦实在是挣扎不开,索性就由着欧卿祺在自己的脸上留下暴虐的痕迹,眸光泛水的瞪着双目赤红的欧卿祺。

  “你喝酒了?是吗?宋芦,你喝酒了?”欧卿祺突然就松开了捏着宋芦的手,语气暗沉的问,虽然是问句,用的却是陈述的口气,听不出情绪。

  宋芦愣愣的看着欧卿祺,不明白这人怎么突然就变了话题,没有反应过来。

  “沁儿,你知道吗?我是有多想,毁了你……”欧卿祺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低声呢喃却能让宋芦清晰的听到欧卿祺到底说了什么,欧卿祺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让宋芦皱起了眉头,眼里飘过一丝疑惑。

  欧卿祺突然就抬头把宋芦扛到了肩上,任由宋芦对自己拳打脚踢都不放手,面色苍白而阴暗,大步的朝着宋芦的卧室走去。

  “啊!欧卿祺你干什么?当我下来!欧卿祺!你放我下来!”宋芦挣扎不开欧卿祺的控制,就跟个大龙虾一样被欧卿祺扛在身上,无奈只能张开嘴咬住了欧卿祺的肩膀,死死地不松口。

  欧卿祺大步流星的扛着宋芦回到了房间,手脚麻利的锁门顺便把宋芦丢在了床上,然后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宋芦如果看到了欧卿祺的动作还不明白欧卿祺想要干什么,那么跟欧卿祺斗争了那么久就真的是白搭了。

  “你不是想要吗?我满足不了你了是不是?野男人都带到家门口了,如果我不在你是不是就要把人带回家了?宋芦,你挺有出息啊!”欧卿祺一边跟自己的衣服做斗争,一边狠狠地说。

  宋芦衣衫完整的从床上蹦起来,呼吸因为欧卿祺的话而变得粗重:“欧卿祺?你能不能别用你那些龌蹉的想法去想别人,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那只是我的一个朋友,你特么发什么疯!”

  “我发疯!我是疯了!我今天就让你下了不了床,我看你怎么去勾引男人!”欧卿祺放弃了和衣服的斗争,直接俯身把来不及逃离的宋芦圈禁在自己的身下,开始在宋芦的脖颈间撕咬,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被人如此侮辱,宋芦是真的做不到当做当做没发生过,而且欧卿祺的动作粗鲁暴虐,也真的激怒了宋芦,宋芦抬脚就踢了欧卿祺的膝盖一脚,趁机从欧卿祺的身子底下溜了出来,喘着粗气看着欧卿祺。

  “欧卿祺!我特么告诉你!我嫌弃你脏,所以摆脱你离我远点!现在,立马给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宋芦可谓是彻底的摧毁了欧卿祺心里绷着的最后一根叫做理智的线扯断,任由那叫做毁灭的情绪席卷自己的心。

  欧卿祺的身形高大,男人和女人的实力差距永远都是一个恒古不变的话题,例如宋芦就算是竭尽全力,也不会是欧卿祺的对手一样。

  欧卿祺只是用一只手就控制住了宋芦挣扎不休的双手,将宋芦不安分的手高举控制在宋芦的头顶,欧卿祺开始俯身在宋芦的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就像是动物的占领意识的全面爆发,每一处都想要留下属于自己的标记。

  宋芦不可能任由欧卿祺在自己的身上为所欲为,羞愤交加的扭头在欧卿祺的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用力的程度达到宋芦自己都觉得残忍。

  啪!突如其来的声响分开了两个交缠的身影,打破了黑夜的最后一抹平静。

  宋不可思议的捂住自己的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欧卿祺,眼里泛着淡淡的水光,带着破碎的希望。

  欧卿祺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抬手打了宋芦一巴掌,此时心绪不稳,垂在身侧的手狠狠地颤抖,目光闪烁。

  宋芦突然就发狠从欧卿祺的身上蹿起来,抬手甩了欧卿祺的一个巴掌,跟欧卿祺打自己的相比,宋芦这个在极度愤怒状况下发挥出的力气在欧卿祺的脸上都只是轻飘飘的扫过,根本就感觉不到疼痛的滋味。

  欧卿祺没有阻止宋芦打自己的动作,整个人还在处于一种震惊的状态,欧卿祺敢用自己在宋芦心目中根本就不存在的人格保证,自己是真的没想过打宋芦。

  “欧卿祺!我告诉你!这婚欧跟你离定了!”宋芦抹了抹自己脸上不知道什么肆意的泪水,感受着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冲着欧卿祺有些歇斯底里的吼。

  如果宋芦不提离婚这件让欧卿祺炸毛的事,欧卿祺是会低头跟宋芦道歉的,可是宋芦一提离婚,欧卿祺就彻底炸毛了。

  “离婚?宋芦你就做梦吧!这辈子你都别想摆脱欧家二少奶奶的身份我不会放你走的,你就死心吧!”

  欧卿祺扔下愤怒的宋芦,马上自己的外套就直接走了,其实看到宋芦哭了,欧卿祺是真的很想擦掉宋芦脸上的泪水,告诉她别哭,可是一想到宋芦喝酒了和别的男人一起。所有的愧疚都瞬间消散,直接就走了。

  s酷/匠网zO唯一U、正O版1~,……其J他Id都¤…是.盗版SR

  宋芦跌坐在地上,任由着自己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肆虐席卷着自己的心,在深沉的夜里,留下了破碎的泪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