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骑着一只慢吞吞的蜗牛去赶集,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别人买好了东西回家,自己还在去的路上奔波。

  林澄把车停在了欧家出门左拐的路口,看到宋芦睡着了,就没有开口叫宋芦,把车子熄火在昏暗的路灯下看着宋芦安静的睡颜,心情激动。

  “我就摸一下,反正她睡着了,应该没事的吧,再说了,今天她不也摸我了吗?公平而已,不是我占她便宜哈!”

  林澄一边为自己的行为找着一个合理的理由,一边做着心理建设,将那些不可趁人之危的仁义礼智信丢在了一边。

  林澄这边好不容易做好了心理建设,然后就发现宋芦的脸上停着一个蚊子,秉着拯救美人无危难之中的想法,林澄心口运气,掌上带风,朝着宋芦脸上的那只蚊子奔去。

  宋芦本来在梦里就被那只不争气的蜗牛气得够呛,挣扎着想睁开眼睛,结果意识正在和瞌睡虫做斗争难分难解的时候,一只该死的蚊子好死不死的停在了脸上,然后就把宋芦惊醒了。

  宋芦好不容易赢得了和瞌睡虫的斗争,一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放大的脸在自己眼前,下意识的抬头一跳,然后就同时悲剧了。

  林澄可怜的鼻子被宋芦的额头来了个狠狠地迎面痛击,疼得林澄觉得自己都眼冒金星,满脑袋转的都是小星星。

  “哎哟我去,你干嘛啊!”宋芦直接就是败给这个一点都不友好的世界了,宋芦是真的很想仰天长啸,老天爷你特么你说你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林澄捂着自己的鼻子满眼泪花的看着一脸憋屈的宋芦,心里划过一丝慌张,然后手上的动作就更加不靠谱了,直接就扑到了宋芦的身上,把两个人变成了一个连体婴。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谁,宋芦必然会毫不犹豫的给这货一个经典的下身踢,让这货明白,有些地方是不能扑的,例如女人的身上。

  “林澄,你再不起来,我就阉了你你信不信!!!”宋芦是真的忍不了了,这货实在是太傻了好不好……宋芦觉得自己都能感觉到林澄僵硬的身体,直接就是想死的冲动弥漫在宋芦的心里,让宋芦有想要杀人的欲望。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啊……”林澄手忙脚乱的从宋芦的身上爬起来,可是一不小心又撞到了车门上,刚刚受伤的鼻子再次负伤,泪眼汪汪。

  宋芦直接就是觉得眼前这货能活到现在绝对是老天爷不长眼,意外的存在。

  “我说,你那智商能不能靠谱点啊!就你这样,上哪找媳妇儿去啊!”宋芦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低声嘟囔吐槽,惹得林澄红了脸,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尴尬的看着宋芦,满脸的不知所措。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

  “停!够了,就这样……你别说话了……”宋芦连忙摆手,一幅我怕你了的样子。

  两人之间气氛微微凝滞的时候一个让人意外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带着黑夜特有的凉薄,却又夹杂着无数让人绝望恐恐惧刻骨的冰凉,让人忍不住打上一个寒战,从心里开始蔓延出一股淡淡的悲凉。

  “沁儿,怎么有朋友来也不带到家里去坐坐,这样在外边像什么样子。”欧卿祺踩着深夜的露水从黑暗中走出来,身上披着夜色的死寂,嘴角勾起的笑意带着刻骨的凉薄。

  宋芦没有想到欧卿祺会在这里,听到欧卿祺悠悠然的声音的时候忍不住微微一愣,没有反应过来,心里猛地蹿起一股强烈的不安,不知道欧卿祺到底看到了多少,生怕欧卿祺会误会。

  林澄没有见过欧卿祺,也不知道欧卿祺口中的沁儿就是宋芦,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个踩着黑夜出现的男人身上,移不开眼。

  VB酷,匠:网@唯^一SB正(I版",Ck其他“都是盗Y%版

  就只是在宋芦愣神的这一刹那,欧卿祺就步子悠然的走到了林澄的车旁,将自己手里拿着的外套搭在了宋芦裸露出来的肩膀上,面色温柔的拢了拢。

  “宋芦,这位是?”林澄奇怪的看着一脸笑意的欧卿祺,莫名的感觉这个男人身上的气质让人恐惧,笑容不达眼底,泛着一股凉意。

  宋芦没有去看欧卿祺的表情,笑着对着林澄低声说:“欧卿祺。”

  宋芦表情淡然,语气简短,简单的三个字却让林澄瞬间就明白了眼前这个人的身份,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关于这个男人的各种谣传,眉头微微一皱。

  林澄率先下车,走到欧卿祺的跟前对着欧卿祺伸出手:“你好,我是林澄,宋芦的朋友。”

  “呵呵,既然是沁儿的朋友不如就到家里去坐坐吧,既然都到家门口了,站在这里也是站着不是。”

  欧卿祺笑意盈盈的对着林澄说,脸上的笑意看不出真假,可是却让林澄瞬间明白了这人不会是谣传中那样的一无是处。

  “林澄,你先回去吧,记得跟林夕他们说,哪天我再过去找她。”不等林澄说话,宋芦就替林澄拒绝了欧卿祺的提议。

  林澄知道宋芦和欧卿祺的关系不好,闻言也没有说什么,再加上对欧卿祺的第一感觉就是比较强势看不出深浅,林澄也不大愿意和欧卿祺相处,就对着宋芦点了点头。

  “欧总,你看这天色也晚了,做客就哪天再来吧,宋芦,我就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林澄对着欧卿祺礼貌疏离的说。

  宋芦心里想着欧卿祺到底有没有看到刚才自己和林澄在车里发生的一切,心烦意乱的没有心思回答林澄的话,只是对着林澄点了点头,眉头紧锁眸光暗沉,没有说话。

  林澄的车消失在路的尽头的时候,欧卿祺眼里最后一丝平静消失殆尽,被一股绝望带有毁灭气息的疯狂取代,双眼赤红的朝着背对着自己的宋芦走了过去,每走一步,都带着死寂的绝望,都是心殇的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