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宋芦就又重新出现在人们面前,脸上的妆容精致,笑容灿烂,好像之前的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端着酒杯在人群中穿梭,只不过是喝酒喝得勇猛了点。

  “欧卿祺,没有人觉得我们可以在一起,为什么我自己却看不清……为什么……”宋芦看着婚宴现场的场景,无数次在心里反问,可是没有人可以给宋芦答案。

  差不多应该到了散场的时候,宋芦也真的是喝多了,整个人的眼神都是迷蒙的,看起来水汪汪的,惹人怜爱。

  vg酷e●匠网`L唯S一d正f版N,A其N,他$W都z是/盗◎版$=

  “宋芦!我跟你说了,我送你回去,你一个人这样我怎么放心啊!”

  “说了我没事,你别大惊小怪好不好?我自己会让人来接我的,你们回去吧。”

  “宋芦!!!你喝多了就别说话好不好!这事儿我说了算!”

  林哲靠在门外,听着里边两个都喝多了的女人争吵,那种感觉,真的是不要太酸爽了。

  “你要到了吗?我在后边,307,对,你直接过来,我们都在这呢。”林哲伸手揉了揉自己发疼的脑袋,头疼的听着里边两个明明就是半斤八两,却自以为自己还很强大的两个人的无聊没营养的对话。

  林澄急匆匆的从前边赶过来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表哥靠在门边揉脑袋的颓废模样,而屋子里貌似穿出女人争吵的声音,林澄心里咯噔一下,想着不会是两口子吵架了吧……

  “哥,怎么了?嫂子呢?”林澄心里寻思着林哲叫自己过来的原因,无奈的皱眉,如果真是两口子吵架,那自己也没办法啊!自己今天还被人嘲笑了,说自己没谈过恋爱呢……

  林哲看到清醒的林澄感觉就跟看到了救星一样,瞬间两眼放光,看得林澄毛骨悚然的硬着头皮上前,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

  “你可算是来了,交给你个任务,好好完成,算是给你个表现的机会。”林哲扯着林澄就要开门,林澄急急拉住林哲搭在门把手上的手,阻止了林哲开门的动作。

  “哥,你能先告诉我,到底是要我干啥吗?我这心里没底啊!”林澄觉得自己都快哭了,你们两口子吵架,关我什么事啊!可是听起来貌似是两个女人的声音,林澄郁闷的抓头。

  林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告诉林澄是怎么回事,因为担心里边那两个不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的人打起来,所以林哲就捡重点告诉了林澄,目的就是让清醒的林澄送宋芦回家,给这人一个表现的机会。

  “哥,你是说真的?”林澄目光闪烁不确定的问。

  林哲没好气的瞪了林澄一眼:“废话!这事儿我能坑你吗?”

  林澄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眼里闪烁着浓浓的兴奋。

  林哲看着林澄的模样,有些担心却神色极其认真的看着林澄说:“我先告诉你,这人心里边估计是有人的,所以如果你付出了,不一定是会有回报,明白吗?”

  林哲控制住了失控以为自己是施瓦辛格的林夕,赶紧对着目瞪口呆的林澄使眼色让人把宋芦带走。

  “好了,夕夕,你乖,我让林澄送她回去哈!你乖乖的……”

  林澄扶着宋芦往外走的时候内心还是处于一种极大的兴奋中,有种被馅饼砸到了的感觉,像是在梦里一样的飘摇。

  “林夕呢?你是谁?”宋芦睁开了眼睛看到林澄,眉毛轻轻皱起,眼里闪烁一丝疑惑,伸手一把推开了林澄靠墙站着,故作严肃的盯着林澄问。

  林澄好脾气的重新扶着宋芦往前走:“我是林澄,林哲的表弟。”顺便在心里边补充:就是那个被你嘲笑没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

  宋芦好像想起了林澄是谁,尽管醉意迷蒙的眸子完全看不出这人是明白的,可是宋芦还是配合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宋芦酒品很好,喝醉了就乖乖的让人拉着走,也不吵闹,林澄扶着宋芦走到了车里给这人把安全带系好,宋芦就闭上了眼睛。

  林澄开车很稳,方便了宋芦的安然入睡,同时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林澄把车的速度放到了一种慢到无法容忍的速度,然后贪婪的看着宋芦的睡颜。

  车窗边呼啸而过一辆摩托车,林澄自己都不记得,这是第几辆从自己身边飘过的车辆了。

  在林澄强大的控制力的情况下,原本一个小时可以到的路程,愣生生被林澄玩出了三个小时的效果,以至于到欧家的时候,宋芦的酒已经醒得差不多了。

  欧卿祺的心里很焦灼,因为宋芦的事情,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宋芦从来不会超过十点回家,如果在这人愿意回家不在公司加班的情况下。

  可是这人今天走得最早,不,或者说宋芦今天根本就没上班,这人就只是早上去公司拿了点什么,就直接走了,所以这么晚了,宋芦到底在不在公司,后来有没有回去,欧卿祺心里是真的没底。

  “杰瑞,你在公司吗?”欧卿祺一只手拿着手机低吼,一只手夹着的烟已经燃到了尽头还浑然不知。

  正处于睡梦中的杰瑞被欧卿祺的夺命连环call叫醒,有气无力的回答欧卿祺的咆哮般的问题:“没有,六点就回家了,怎么了?”

  杰瑞不在公司,欧卿祺坐不住了,整个人变成了一个不知疲惫的陀螺,在偌大的客厅里来回旋转,看得王叔头疼。

  “有事吗?你怎么了?”杰瑞听着欧卿祺沉重的呼吸声,想着这人这段时间的精神状态,有些不放心的问。

  欧卿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扭头看着窗外的黑寂的天色,低声说:“没事,你好好休息。”

  欧卿祺觉得自己是真的做不到在家里待着,冲到卧室拿上自己的外套就要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对着王叔说:“王叔,你先睡吧,我上公司看看宋芦去,她一个人在公司我不放心。”

  王叔看着脚步急促的欧卿祺,不放心的叮嘱:“记得开车开慢点!”

  看着欧卿祺走远了,王叔才悠悠然的迈着步子回自己的卧室,皱巴巴的脸上弥漫着浓浓的笑意,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轻声感叹:“这一个个的小年轻,一天没事就折腾,其实谁都离不开谁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