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与愿违这种事情宋芦这段时间经历得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在看到屋子里一群人,特别还一群男人的时候,宋芦就觉得自己今天这个妆容还差一个大一点的雀斑,才完美。

  可是都走到门口了,尽管宋芦看清了林夕眼里的不怀好意,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宋芦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

  宋芦脸上挂着完美的微笑,一身难以驾驭的红色长裙被宋芦穿出了万种风情,妩媚却不轻佻,特意修饰过的妆容让一张本来就美丽精致的小脸更加引人注意,林夕说过,宋芦走到哪,都是一个祸害雄性的祸害。

  “林夕,你最好给我解释解释,这是什么鬼!”宋芦笑意盈盈的贴在林夕的耳边低声发问,什么叫表里不一,这就叫表里不一,笑得跟朵花似的,语气中这赤裸裸的威胁是什么情况……

  林夕一把拖着宋芦,语气兴奋得让宋芦觉得这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性:“你好好看看,喜欢谁我给你牵线搭桥,这些都是我精挑细选的,随便抽一个出来都是人中龙凤啊!”

  宋芦其实是真的很想,拿起一只拖鞋给这货一拖鞋,为民除害,不过考虑到这人今天是新娘子,好歹得给人点面子,就在林夕的强制行为下坐在了一群男人的中间,开始了可笑的你问我答游戏。

  “宋小姐,听说你快要和欧卿祺离婚了是吗?”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扶正了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目光灼热的看着宋芦,丝毫不在乎自己问出这句话宋芦的感受。

  宋芦脸上的笑容依旧淡淡的,可是眼里却闪烁着不易察觉的寒光,低头转动着桌子上的水杯,轻声发笑:“这个就不清楚了,我本人都不清楚的,先生你怎么知道的呢?”

  眼镜男仿佛觉得自己就是宋芦心里的天使,肚子里的蛔虫,很清楚宋芦内心的真实想法,目光一闪噼里啪啦的就开始了诋毁欧卿祺的陈词。

  说了半天,一个字都不带重复的,就连宋芦这样曾经不遗余力的咒骂欧卿祺的人都不由得佩服,这人的举世无双的口才和在辱骂欧卿祺这件事情上的出奇天赋。

  面对眼镜男慷慨激昂的陈词批判,宋芦不可置否的低头发笑,也不搭话,只是加快了自己转动水杯的动作,倒是林夕感同身受的点头点头再点头,仿佛跟欧卿祺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的卖命。

  “所以说,我知道,你们一定是会离婚的,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眼镜男仿佛觉得自己说中了宋芦的心思,眼里闪过一丝得意。

  “可是,我离不离婚,跟你有什么关系呢?这位先生,我跟我丈夫的事,就用不着你操心了。”宋芦突然就起身对着眼镜男轻声说道。

  宋芦环视了一圈屋子里的人神色各异的模样,伸出手指绕起一圈垂落在胸前的头发,看着那些柔顺的青丝缠绕在白皙的指尖,目光微沉。

  “我丈夫的好坏我觉得也许不需要各位来进行评判,所以说,大男人说别人的不是实在是有失风度,更何况是放着妻子的面说丈夫的,而且我想,我们暂时不会离婚,就不打扰各位了。”

  宋芦说完拿起自己的包就走了,林夕有些没反应过来宋芦到底是什么意思,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个说错话的眼镜男,甩开了林哲的手就朝着宋芦走的方向跑了出去。

  林哲看着宋芦脚步里带着的明显的慌乱,想起宋芦说话的坚定和维护,不由得心神一震,轻声嘀咕:“夕夕,只怕这人心里放的,当真是那个被你说得一文不值的欧卿祺呢……”

  “宋芦,你等等,等等我!宋芦,你特么给我站住!”林夕追了好半天追不上宋芦,是真的有些急眼了,站住了身子双手叉腰就朝着宋芦的背影吼,带着气急败坏的味道。

  被叫住了的宋芦没回头,只是倔强的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似乎没有尽头的走廊,内心一片空虚。

  “林夕,你先回去,给我十分钟,十分钟就好,真的,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宋芦艰难的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颤抖,几乎是带着哀求的语调在林夕的耳边响起,重重的击打在林夕的心口。

  ,√酷6*匠$@网l首}发gg

  “如果你不喜欢就算了,你别生气啊……宋芦,对不起哈,没问你意见就这样做了,不过我真的是想要你开心的,真的……我不是故意惹你不开心的……”林夕就是神经再大条。此时也明白了宋芦在生气,有些愧疚的嘟哝。

  “我没事,你先回去,我过会儿就过来找你。”宋芦说完这句话就走了,因为背对着林夕,所以没有人看到了宋芦脸上慌张的泪水,带着无数的彷徨。

  宋芦一路畅通无阻的跑到酒店的小树林里,将自己的身子靠在了一颗大树上,脸上的泪水破碎成细小的晶亮,在深沉的夜色里弥漫着淡淡的悲凉。

  宋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抬头仰望天上闪烁着的星辰,哽咽着声音呢喃:“妈妈,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应该怎么办……”

  随后追上来的林哲走到呆呆站着的林夕身边,伸手搂过这人有些冰凉的身子,将林夕挫败的小脑袋按到了自己的怀里,轻声安慰:“夕夕,宋芦她会明白你的苦心的,别难过好吗?”

  “你说,宋芦是真的爱上欧卿祺了吗?”林夕的声音从林哲的胸口穿出来,有点闷闷的。

  林哲拍着林夕后背的手动作不停,眼神微微凝滞,轻声感叹:“也许吧,谁又说得清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