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善良的人,例如在有机会折腾别人的时候宋芦是绝对不会舍得错过这样美好的机会的。

  林哲欲哭无泪的带着一众伴郎和迎亲的人被堵在门外,为了满足宋芦报复林哲的一己私欲而不断塞红包,接受各种问题的刁难。

  手里拿着一堆红包的宋芦有些纠结的看了看自己手里份量不少的红包,皱眉回头看了一眼手里红包比自己还多而且两眼冒出精光的林夕,无奈的扶眉低叹:“林哲,真的不能怪我,是你老婆不厚道……”

  宋芦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本子,看到上边的内容哪怕不是第一次看到,还是忍不住嘴角抽搐,双手颤抖。

  “问题一,林哲你看上林夕哪一点了?美丽漂亮还是善良?”

  门外的新郎官一群人嘴角齐齐抽搐,隔着一堵墙对着门内提问的宋芦翻白眼,妈蛋,这哪里是问题,直接就是强买强卖好吧……

  林哲想都不带想的,立马就蹦出两个字,惊掉了宋芦的下巴:“温柔!”

  宋芦扶住自己摇摇欲坠的下巴,艰难的维持着自己的三观正常,抬眼看下一个问题,心里一直吐槽:丫的,你说的是林夕这货没有的吧……

  看到下一个问题,宋芦不由得对林夕这个自己出题的新娘子刮目相看,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好不好……

  “你最喜欢林夕身体的哪一个部位,不能敷衍,说准确地方。”宋芦一边艰难的擦掉自己额头上的黑线,一边有些咬牙切齿的瞪着笑意盈盈林的夕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门外的伴郎团闻言脚步一个踉跄,差点组队摔在门前,是真的很想要把门打开,看看里边提问的那个神人到底是哪个奇葩啊……

  “所有有肉的地方!”林哲眼珠哧溜哧溜一转,避而不答宋芦的问题,来了个打太极,心里无奈得不行,因为林哲已经从这两个问题的性质上猜到了,这必然是自己老婆大人整出来的题呀……

  尽管林哲有些投机取巧了,不过林夕显然很满意林哲的回答,对着宋芦着急的挥了挥手,让满脸黑线的宋芦接着念下一个。

  宋芦低头一看下一个问题,头顶直接飞过一群乌鸦,一边磨牙一边在林夕威胁的眼神中一字一顿的问:“你的初夜是什么时候?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具有高度的隐私性了,同时也能最大程度的激发人们的好奇心,宋芦的话音未落,不单单是屋子里的伴娘虎视眈眈的盯着门外,就连门外的伴郎也瞬间倒戈两眼放光的看着林哲。

  林哲有些头疼的按住自己的额头上的青筋,脸上泛起一股可疑的红晕,微微咬牙还是低声却清晰的说:“大学三年级,林夕!”

  林夕闻言直接露出了自己白森森的大板牙,笑得小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直接闪瞎了屋子里一群人的双眼,宋芦觉得,这货就是故意的,秀恩爱。

  门外的伴郎团也激动了,七嘴八舌的围在林哲的身边起哄嬉闹,一时之间好不热闹,林哲被众人闹了一个大红脸。

  酷匠●网7w正dN版。首y发o

  听着门外的嬉闹打趣声,宋芦实在是没有勇气接着念下边的问题,微微咬牙思考了一下,宋芦几乎就是在瞬间就放弃了陪自己好友捉弄新郎的游戏。

  因为宋芦根据声音判断,门外的伴郎不少,实力差距太大,打不过,而且宋芦答应了要给林夕挡酒的,所以还是低调点好。

  “其实我很想开门的,可是今天早上没吃饱,手上没力气怎么办?”宋芦朝着门喊,弄得林夕一脸的莫名其妙,咬唇在四周环视,想要给宋芦找点吃的,免得这人没力气接着念下边的问题。

  林哲也没整明白宋芦的意思,有些不解的皱眉,站在林哲身旁的一个伴郎推了推呆呆站在原地的林哲,从林哲手里抢过一个最大的红包顺着门缝塞到宋芦的手里,嘴上还不遗余力的拍着马屁。

  “饿了可不行,我们贡献点红包,你拿去买好吃的!”

  宋芦那些手里厚厚的红包,咧嘴一笑,还在专心给宋芦找吃的的林夕看着宋芦阴森森的笑容,觉得有些不怀好意,下意识的拢了拢自己没有袖子的婚纱。

  宋芦回头看了一眼还是处于蒙逼状态的林夕,心里默念了三遍抱歉,红包实在是太厚了……

  然后在林夕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唰的一下拉开了大门,让门内与门外的世界彻底相通,门外的一群人微微愣了一下,有些意外宋芦居然会因为一个红包就这样干脆的开了门,没有反应过来。

  宋芦不动声色的从门口将自己的身体移动到门边,两手一摆,对着林哲微微摇头。

  林哲立马就反应过来了,一马当先的冲了进去,眼明手快的抓住了还来不及潜逃的新娘子,打包带走。

  林夕被林哲扛走的时候还在用一种看叛徒的眼神看着一脸无辜的宋芦,不断的向宋芦抛洒着自己内心的怨念。

  宋芦一脸无所谓的捏了捏手里的红包,低声呢喃:“唉,这年头挣点钱还真是不容易呐!”

  婚礼进行曲在耳边轻轻的响起,在空气中激起淡淡的涟漪,宋芦看着台上交换戒指的林夕林哲,不由得低头苦笑,眼里闪烁着淡淡的苦涩。

  俗话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大家也都识相的不去过分折腾新郎新娘,毕竟人家待会儿有正事要干不是。

  然后无辜受伤的就是传说中的伴娘伴郎了,林夕挽着林哲的手臂,穿着礼服带着宋芦和另外一个伴郎在人群中穿梭,敬酒,然后一杯又一杯的各色各样的酒水就都进了宋芦的肚子,混杂腐蚀着宋芦的肠胃。

  “你喝酒挺厉害呀!还真看不出来!”林哲的朋友,也就是今天和宋芦担负着同样责任的伴郎微微红着脸对着宋芦说,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兴奋。

  有人夸奖自己,宋芦也不谦虚,被酒精腐蚀了的脑子有些混沌,带着有些骄傲的意味抬高了自己的下巴,扬起眉毛说:“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伴郎眉眼澄澈,笑起来有两个小小的酒窝,看起来可爱得不行,宋芦的脑子有点迷糊了,就迷蒙着眼睛伸手戳了戳那两个在自己眼前晃悠来晃悠去的酒窝。

  不料这个醉酒后无意间的举动却把人家单纯的小伴郎吓坏了,红着一张脸拼命的朝着自己嘴里灌水,眼神闪烁。

  宋芦好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指着红脸蛋伴郎哈哈大笑,醉意弥漫的眼里泛着淡淡的水雾,像世间最明亮的星辰,悉数藏于那双澄澈动人的眸子里,吸人心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