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瑞一语惊醒梦中人,欧卿祺低沉的眸光猛地一亮,抬起头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大屏幕。

  杰瑞觉得火力还不够,自己应该再加把火,让欧卿祺这个天生智商超神情商欠费的奇葩明白,追老婆的原则就是,坚持,不要脸,坚持不要脸……

  可是还不等杰瑞充分发挥自己的口舌才华,欧卿祺就从座位上猛地站了起来,头顶貌似因为起身过猛撞到了什么东西。

  不过欧卿祺因为自己不疼,也没有花费这个多余的精力去观察自己到底是撞到了什么,急匆匆的红着眼睛朝着那个可笑的聚餐会场跑去。

  杰瑞捂住自己几乎是被撞歪了三个半圈的鼻子,可怜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欧卿祺极速奔跑后带起的风,红着眼睛带着哭腔的嘟囔:“欧卿祺,我祝福你吃泡面永远都没有调料包!!!”

  宋芦在欧卿祺起身出门的时候就已经从聚餐会场出来了,只不过欧卿祺忙着和杰瑞说话,没有注意的监视器里边的动静,没有看到小白跟宋芦说了几句话后,宋芦突变的脸色。

  宋芦将性能良好的跑车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也顾不上那些所谓的公民道德什么的,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才觉得自己的心微微跳动。

  D,更,}新7最4快Z/上●酷l●匠F网;

  小白今天真的是很不凑巧的在洗手间听到了杰瑞和欧卿祺的通话,这个真的不能怪小白偷听别人的隐私,而是杰瑞那个不靠谱的货走错了厕所……

  尽管说只有简短的几句话,可是宋芦还是从小白一字不漏的复述中听出了欧卿祺想要和好的意图。

  宋芦的心里说不清是开心还是慌张,意识到了欧卿祺的想法后,宋芦的第一反应是立马就跑,然而宋芦也确实这么干了,而且一躲就是很多天,让欧卿祺苦恼得嘴上都起了不少水泡,上火得不行。

  欧卿祺自然没有能找到宋芦,因为这人有预谋的躲着欧卿祺,只要有欧卿祺出现的地方,宋芦坚定的躲着不出现,任凭杰瑞发挥自己的人格魅力千呼万唤,宋芦就是意志力极其坚定的不受外界诱惑的影响。

  这样的躲躲藏藏中,最终的得意人就是准新娘林夕了,因为宋芦为了避免和欧卿祺的接触,直接就请假了,然后不想在家里看到欧卿祺,宋芦就以陪着新娘的名义和林夕待在一起,眼睁睁的看着欧卿祺红了眼睛。

  宋芦的突然热情,让林夕很开心,充分的发挥了作为一个女人具有的特色,那就是战斗力强大的逛街模式,那叫一个强大到让人发指啊!

  宋芦刚刚逃脱欧卿祺的魔掌,就陷入了林夕的虎口,每天都用舍命陪君子的毅力,拖着身子陪着林夕在各大商场战斗,其战斗力姑且不计,精神实在是可嘉。

  林哲这个本来应该承受这样的甜蜜的折磨的人因为宋芦的英勇献身避免了这个可怜的遭遇,每天对着宋芦投以同情的眼神,然后积极的给林夕出谋划策,下一趟应该去哪里才好,夫妻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终于熬到了林夕婚礼这天,看着那个凌晨就被拉起来折腾的新娘,宋芦终于觉得自己出了一口恶气,还有淡淡的庆幸,忍不住在心里感叹,终于要结婚了,自己终于要解脱了……

  林夕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婚纱,层层叠叠的婚纱上镶嵌着小小的碎钻,在灯光下发出晶莹的亮光,照耀着新娘子娇美的容颜,看得宋芦微微一笑,眼里泛着淡淡的温柔。

  走到林夕的身后伸手抱住了林夕的纤弱的腰肢,宋芦打趣的说:“唉,我的小娘子啊,马上你就不属于我了,感觉好悲伤……”

  闻言林夕捂住嘴咯咯直笑,扭头挑眉看着故作哀怨的宋芦,伸手勾起了宋芦精致小巧的一把,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然后故作大方的说:“算了,看你如此舍不得哀家的份上,允许你陪嫁!”

  宋芦在腰上掐了林夕一把,这人穿着厚重,脸上也化着精致隆重的妆容,不敢太过放肆的打闹,承受着宋芦的挑衅,只能是无奈的挑眉瞪眼,做不出什么实质性的报复。

  “宋芦!你丫的实在是太过分了!赶紧给我去把衣服换了!!”咆哮帝就是咆哮帝,哪怕穿上了婚纱,也不会变成白雪公主。

  林夕发现宋芦还在穿着一套白色的连衣裙,立马就不乐意了,指着换衣间就冲着宋芦的咆哮,丝毫不顾及自己在小姑子面前的形象。

  在林哲妹妹的同情的眼神注视下,宋芦拿上了那件自己实在是很不喜欢很不愿意穿却不得不穿的红色礼服,在林夕的怒火中走进了换衣间。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惹新娘子生气,所以宋芦还是认命的换上了那件衣服,看着镜子里那个穿上了红衣服艳丽无双的自己,宋芦微微皱眉。

  宋芦认真的轻轻的一笔一划在自己脸上捣腾,用那些化学用品在自己的脸上留下淡淡的痕迹,遮掩了那些因为没睡好而青黑的眼角,那些为那个男人辗转反侧的痕迹。

  “新郎到了新郎到了,赶紧把门关好了!”

  门外一阵七嘴八舌的喧闹,打断了宋芦的思绪,宋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伸手摸着镜子里的那个精致艳丽的自己,低声呢喃:“欧卿祺,我真的,做不到不介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