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过得飞快,自从林夕的婚礼被提上了日程之后,宋芦就专门抽出了一些时间来陪林夕准备婚礼,从吃穿住行各方面考虑,比自己结婚的时候还用心。

  宋芦今天答应了林夕陪她去看订制好的珠宝的,所以就想要把手上的工作赶紧结束了,然后好奔赴准新娘的邀约。

  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看不惯宋芦这段没有欧卿祺那种混球来打扰的日子过得太轻松了,然后就为了调剂生活给宋芦开了个小玩笑,小小的玩弄了宋芦一把。

  宋芦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小白,嘴角有点抽搐的对着小白反复求证的问了一句问了三遍的话:“你是说,今天各部门主管会餐?还必须到?”

  面相老实巴交的小白重重的点了点头,扶着自己鼻梁骨上架着的眼镜,低声却坚定的说:“上边下来的通知是这样的,而且点名了,您必须去。”

  “哎呦我去,开什么玩笑!聚餐?逗我玩呢吧!”宋芦抓起了桌子上的一个文件夹轻嘟囔,眼里闪烁着哭笑不得的光芒。

  小白其实很想告诉宋芦,你别笑了,想哭就哭吧,这样扯着嘴角笑,比哭还丑。

  最后的最后,宋芦在人打电话确认了情况属实而且还不能请假之后,耷拉着脑袋朝着那个传说中的聚餐地点走去。

  顺带承受了林夕大小姐的怒火,并无耻的割地赔款,用在婚礼上给林夕挡酒为代价,获得了林夕的原谅。

  酷A匠+Q网◇永ES久*免B费~W看(小W说g

  “该死的,没事整事儿呢,聚餐?丫的,逗乐呢这!都什么鬼!”宋芦边走边嘟囔,字里行间充分的表达了自己的怨念。

  而那个被宋芦诅咒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的罪魁祸首欧卿祺,正在办公室沾沾自喜的摇晃着手里的杯子,看着透明玻璃杯里边晃动着的金黄色液体,欧卿祺好心情的扬起了嘴角。

  杰瑞看着心情极好的欧卿祺,有些不忍心打击这人的积极性,只是无奈的扶正了自己的眼镜,一幅听天由命的神情看着窗外的车流,为那个被欧卿祺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坑杀了的宋芦默哀三分钟。

  会餐现场,宋芦额头上的黑线直接可以组成一个愉快跳跃的五线谱,心里的咒骂直接就是憋不住了,顺着就一个字一个字咬牙切齿的蹦了出来。

  “杰瑞,这个白痴的聚餐,特么的到底是谁整出来的!!!”宋芦一边磨牙一边对着无辜躺枪的杰瑞严刑逼供。

  杰瑞作为一个没志气没出息以出卖队友著称的人物,必然是有他出名的道理的,不等宋芦放大招,杰瑞就自动招供了,然而宋芦听到是欧卿祺整出的幺蛾子的时候只是眼神微微凝滞,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杰瑞一脸火星撞地球的神情看着神情淡然的来了句哦,就没有了下文的宋芦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只是傻乎乎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抽空扭头就走。

  “我就知道,这个办法肯定不行……这都出的什么破主意!真是!”杰瑞低声皱眉嘟囔,满脸的我不开心。

  小白看着杰瑞满身怨念的离开,有些不解的皱眉,已经因为宋芦的偏爱和杰瑞的刻意提拔升为宋芦的私人助理的小白,现在一颗芳心可谓是全都挂在了宋芦的身上。

  想着自己刚刚在洗手间听到的话,咬牙朝着一脸淡然神色不明的宋芦走了过去,眼神拧巴成了一股麻绳。

  欧卿祺本来是打算稳坐钓鱼台的,就想等着宋芦发现了这场聚餐的逗逼属性然后怒气冲冲的来找自己算账的时候自己趁机做点别的,女人都应该是在床上征服的,欧卿祺想了很久,这个是对付宋芦的好办法。

  可是宋芦的反应真的是让欧卿祺很意外,这人没有像之前那样因为自己的挑衅就跑来找自己算账,而是一脸无所谓的忽视了自己的行为,甚至还可以容忍自己的无聊行为,这样的宋芦,让欧卿祺感到心慌。

  “欧卿祺,我就说你那个法子不行吧!宋芦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么点事儿就跑来找你……”杰瑞顾不上欧卿祺阴沉沉的脸色,直接一进门噼里啪啦的就对着欧卿祺的开炮。

  然后一进门顺着欧卿祺的视线看到了欧卿祺的战斗装备后,杰瑞就觉得,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用说了……妈蛋,这人整了个监视器在这里全程监控,什么看不到啊……

  “你说,她为什么不来了……以前的话,一定会来的……”欧卿祺看着眼前的屏幕上的画面低声呢喃,语气的低沉听得杰瑞一口一震,微微愣神。

  杰瑞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还在处于想不通状态的欧卿祺,撇了撇嘴直接就抓着欧卿祺的衣领低吼:“你都干了那些破事儿,你还指望宋芦来找你啊!做梦吧你就!”

  “很过分吗?可是我明明就没有碰那些女人,我只是想要刺激刺激宋芦而已,什么都没有发生好吧。”欧卿祺有些底气不足的嘟囔,眼神微微闪躲。

  杰瑞觉得自己真的是被这个神奇的生物给打败了,没见过这样奇葩的存在好吧!带着那么多女人回家发出那样诡异的声音,没发生什么那有怎么样?单单凭借你带着女回家这件事,就足以判死刑了好吧……

  杰瑞努力按耐住自己心里奔腾而过的无数个草泥马,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没有那么狰狞可怕:“追老婆为什么要死要面子活受罪啊你!直接上去说清楚不就好了吗?再这样拖着宋芦估计真的得跟你离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