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误会是断袖,这样的感觉实在是不要太美好了,杰瑞就像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看着欧卿祺因为药物作用而显得潮红的脸色,目光如炬。

  “欧卿祺!你最好给我个解释,你丫的到底要干什么!!!这种事情你随便找个女人不就解决了吗?为什么要折腾我!!”杰瑞是真的淡定不起来了,整个人脸都绿了,深刻的认识到了看热闹的后果实在是很严重。

  因为药物的兴奋而神志有些模糊的欧卿祺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微微挑眉看着一脸悲愤的杰瑞,有些委屈的来了句:“不想找女人……”

  欧卿祺的话在杰瑞的耳中听起来就像是有人信誓旦旦的告诉自己,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一样的可笑。

  杰瑞脸上的表情不上不下的,挂着可笑的笑意,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憋红了脸,差点没把情绪激动的杰瑞给活活卡死。

  杰瑞伸手捂住自己的心口不可思议的烙印欧卿祺难以置信的问:“咳咳咳……欧卿祺,你刚刚说什么?”

  欧卿祺闻言就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样,有些炸毛,压抑着心里的低吼:“就是不想找女人……有点……嫌弃……提不起兴趣……”

  杰瑞在似笑非笑的表情中听清了欧卿祺这段时间的遭遇,差点没把自己的下巴给惊掉了,露出了闪瞎人双眼的大板牙。

  杰瑞乐不可支的看着一脸憋屈的欧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扶着自己笑疼了的肚子两眼冒着泪花的看着欧卿祺,断断续续的说:“你是说,你除了宋芦,不想碰别的女人?然后这段时间都是在做戏?”

  真的不能怪杰瑞的接受能力太差,主要是欧卿祺这货对别的女人不感兴趣,在杰瑞眼里就像是一头大灰狼不知羞耻的宣言,自己再也不吃肉改吃素了一样的可笑。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宋芦在一起后,就觉得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隔应得慌,提不起兴趣……”欧卿祺有些郁闷的看着自己手上挂着的透明输液管,眼里闪过一丝无奈。

  欧卿祺看着笑得肆意妄为的杰瑞,也不生气,只是伸手撑住自己的下巴,努力睁大了眼睛让自己的神志保持清醒,回想着这段时间自己的生活。

  欧卿祺自从将陈笑笑丢在路上自己跑了之后,欧卿祺就意识到了自己对别的女人的从心理上的排斥,然后就开始了不知死活的实验过程。

  欧卿祺开始带着各色各样的女人回家,并且故意发出让人误会暧昧的声音,让从欧卿祺门外路过的人都面红耳赤的,觉得听不下去,可是屋子里到底是什么情况,就只有欧卿祺和那个女人自己知道了。

  一般剧情都是这样的,欧卿祺走到房子的小套间里坐着,手里端着一杯酒,看着那个自己带回来的女人开始绘声绘色的表演。

  如果不是自己的神志清醒,看了那些影后级别的女人的表演,欧卿祺都快要觉得自己是真的跟那些女人发生了什么,因为实在是表演得太到位了……

  欧卿祺这段时间心里一直都有个疑惑,那就是那些女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在没有人碰她们的情况下模拟出有无数个男人碰了的效果。

  看得欧卿祺这个导演都感到瞠目结舌,同时也在这样几乎是无理取闹的验证中证实了自己心里的猜测,自己目前对别的女人真的不感兴趣,还有点嫌弃。

  今天这事纯属意外,欧卿祺不过是心情不好就跑到酒吧去喝酒散心而已,万花丛没了,自己就只能和小酒消愁了。

  然后就和那个女人碰上了,不过是喝了一杯酒,然后抵不过那个女人千辛万苦整出来的顺路,就顺手送了那个女人回来。

  结果后来就意乱情迷的抱在了一起,然后就被那个奇怪的司机打扰,自己恢复了神志,后来的一切杰瑞就都知道了。

  不过欧卿祺的心里还是感觉很没有底气,因为欧卿祺老是觉得那个车里的司机就是宋芦,可是又不确定,一想到宋芦可能看到了自己和那个女人抱着的场景,欧卿祺心里就不乐意了,。

  尽管这种场景之前是欧卿祺想要制造出来给宋芦看到的效果,不过特效和实际场景真的差别还是比较大的,所以欧卿祺莫名的感觉到心虚。

  不管那个司机是不是宋芦,欧卿祺的心里还是对那个从天而降的神人比较心存感激的,因为这个神人的突然出现自己避免了和一个香水味可以憋死人的女人发生关系。

  欧卿祺觉得,如果那个神人不是宋芦的话,欧卿祺还是觉得比较开心的。

  欧卿祺心里的神人此时的状态真的是很不好,因为不管是谁,亲眼看见了自己现任丈夫跟别的女人搂在一起卿卿我我的,这样不管是谁,心再宽,估计心里都不舒服。

  最;%新G章8节上+酷匠¤2网

  宋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了一只龙虾,一只手狠狠的拽下了那只肥肥胖胖的大爪子,目光喷火,可怕得紧。

  林夕忍不住伸手拉住了同样目瞪口呆的林哲的手,看着对面不顾一切将盘子里的龙虾分尸解剖的宋芦,有些后怕的咽了咽口水,眸光闪烁。

  “林哲,你说她怎么了……”

  林哲扶正了自己鼻梁上的眼镜,镜片下的小眼睛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低声细语贴在林夕的耳边说:“估计是接受不了你选的那件礼服,要不你换一件?”

  一说到这件事,林夕立马不乐意了,恶狠狠的瞪了跟龙虾较劲的宋芦,不甘示弱的一把抓起了自己面前的刀叉,咬牙切齿玩命的跟自己盘子里的牛排开始了撕扯,整出了一幅拼命的阵仗。

  宋芦本来正在专心致志的把盘子里的龙虾当成了欧卿祺那个臭不要脸的货在撕扯解剖,可是因为林夕的突然加入就自己乱了节奏,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欧卿祺打败了一样的没有成就感,整得宋芦一肚子的火气。

  宋芦不甘示弱的瞪了一眼故作凶狠的林夕,在手上加大了力气,一只龙虾的身躯很快分崩离析,林夕盘子里的牛排也比划拉得面目全非。

  两个女人之间孩子气的角逐,看得林哲好笑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目光闪烁的看着自己的准老婆,心里暗自感叹:这群女人,没有一个是不那么暴力的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