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是个彻头彻尾的美人,这个是个不争的事实,尽管这个美人平时不爱收拾打扮,可是一点都不影响这个美人打扮起来的美丽和妖冶。

  “哎哟我去,你这是抢我的风头好不好?新娘都没你漂亮的……”宋芦有些郁闷的看着自己身上的红色礼服,听到林夕的感叹的时候额头上划过一排黑线,头顶有可疑的乌鸦出现。

  宋芦扯了扯自己的礼服,看着林夕的身上的白色衣服,有些无奈按住了自己的额头,郁闷的说:“小姑奶奶,你说,怎么办?”

  作为一个有可能会被伴娘抢了风头的新娘,林夕表现出了和常人高度不符合的智商逻辑,用一种我闺密漂亮就是我漂亮的极端思维认定,宋芦越漂亮,自己越有面子。

  可是宋芦不乐意啊!你说别人的婚礼自己整得花枝招展的算什么鬼!还有这红彤彤的一片,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才是新娘呢……所以说,宋芦对林夕给自己选择的这件礼服有着极大的意见。

  “林夕,我觉得,这个不大合适,真的,你难道就不觉得这件衣服实在是有点,太显眼了吗?”宋芦努力的在自己的脑海中搜索着合适的词汇,对着一脸兴奋的围着自己转圈的林夕说。

  林夕闻言猛地抬高了自己的脑袋,看着宋芦的眼睛里冒出了浓浓的凶光……

  最后的最后,宋芦还是没有能做到用自己的绝对理智和正常人的思维来感化这个思维轨迹和正常人不大一样的新娘子,相反,最后还因为林夕嫌弃宋芦意见太多,被发送到了店外,取车。

  一步一步的朝着车库走去,宋芦的心里觉得无奈而幸运,有林夕这样的朋友,真的是不幸的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幸运了。

  车库的环境注定了是昏暗的,而这样隐秘的环境就很适合做某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例如和一个火辣美女来点车震什么的,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宋芦这个时候实在是很痛恨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视力,因为视力太好,宋芦连欺骗自己都做不到。

  欧卿祺似乎是喝酒了,哪怕是在黑暗中,宋芦也能看到欧卿祺的脸上带着明显的红晕,笼罩着淡淡的醉意。

  在欧卿祺怀里欲拒还迎的女人是宋芦不认识的,不过长得倒是模样艳丽,不过妆容实在是厚重了点,看起来有些眼熟,像是最近一个刚刚火起来的明星。

  两个人似乎有些控制不住了,刚刚走到车库就开始搂着拥吻,上下其手的模样,看得宋芦忍不住勾起了冷笑的嘴角,轻声感叹:“真是着急呐,也不怕教坏了小朋友……”

  宋芦觉得自己看到这副场景的时候感觉就像是有人在自己的肉里狠狠地插了一根刺,看着碍眼,不拔难受,可是偏偏又拔不着,只能是看着干瞪眼,没招隔应得心里发梗,怎么都难受。

  O9看(%正_版#章节?上》酷,匠fu网t√

  宋芦轻手轻脚的走到自己的车上,将车来到了欧卿祺两人的身后出其不意的按了一下喇叭,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吓得抱着的两人急忙分开,手忙脚乱的回头去找声音发出的地方。

  欧卿祺被这莫名的声响吓得恢复了三分神志,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眼里划过一丝探究,伸手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目光冰寒的看着那个之前还一脸媚意趴在自己怀里的女人。

  欧卿祺知道,自己被人下药了,不然不会那么不受控制,下手的可能就是眼前这个女人,可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看看到底是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打扰欧卿祺办事。

  可是不等欧卿祺回头跟自己算账,宋芦就二话不说干脆利落的开车有人,走之前还不忘记一路开着灯,打着刺耳的喇叭扬长而去,让想要走过来找车主麻烦的欧卿祺吃了一嘴的灰尘,咽了一肚子的汽车尾气。

  欧卿祺看着扬长而去的车微微一顿,眸子里飘过一丝幽深的冷然,垂在两侧的手微微紧握,有些不确定,自己刚才从车窗露出的那条缝里看到的到底是不是宋芦。

  “欧总,我们去哪儿呐?”那个临时被宋芦打断好事的女人不甘心自己的豪门梦就这样破碎。

  迈着妖娆的步子朝着欧卿祺走了过来,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身子挂在了欧卿祺的身上,用胸前的丰满蹭了蹭欧卿祺的手臂。

  欧卿祺脸上的愣意瞬间消散,视线也从那辆消失的不明车辆身上收了回来,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女人,欧卿祺的眼里划过一丝冷意。

  “不管你是谁派来的,下药这种手段,还真的是让人不屑呢,告诉你的主子,再有下次,我就把你送到黑市去,美人儿,那里有的是人,疼你。”欧卿祺不带感情的捏着女人尖尖的下巴低声说,就像跟情人间的呢喃。

  欧卿祺大步走开了,从美女的视线中消失,女人瘫软倒在地上,瞳孔不受控制的睁大,包里掉出一个微型摄像机,神色苍白。

  “杰瑞,你在哪?过来接我。”欧卿祺将车开出一段距离,体内的药效就又控制不住的发作了,为了避免发生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欧卿祺只能是把车靠边停下,拨通了杰瑞的电话。

  杰瑞表示自己是真的很不想搭理欧卿祺这个混蛋,可是作为一个合格的下属和损友,杰瑞又觉得在看欧卿祺出丑这件事上责任重大,自己实在是做不到住袖手旁观啊!

  所以接收到欧卿祺的召唤,杰瑞二话不说就飞奔过去了,只不过目的到底是为了解救欧卿祺于危难之中,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看热闹的好奇心,就不一定了。

  医院里,杰瑞一脸惊奇的看着欧卿祺,目光诧异的程度无异于看到了冰河世纪的大恐龙,嘴里还忍不住啧啧称奇。

  “我说你改性了啊?这可不是你的风格,不是都要离婚了吗?也不能说为了老婆守节啊,你说你这是为啥呢?”杰瑞是真的百思不得其解,忍不住闪亮着大眼睛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事情还得从欧卿祺给杰瑞打的那个电话说起,杰瑞和欧卿祺都低估了给欧卿祺下药的那个女人用的品种,以至于欧卿祺实在是熬不过去了,最后只能是跑到医院来打点滴,目的是消除春药的作用。

  杰瑞一想起那个看起来很纯洁其实腐败到了骨子里的漂亮女大夫就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一脸的后怕,转而看着欧卿祺就变成了一脸的怨恨。

  欧卿祺被杰瑞扶着来到医院的时候那个女大夫看着这两人的神情可谓是复杂多变,精彩纷呈,就跟国际大片是一样的节奏,热闹得很。

  女大夫确诊了欧卿祺的情况,开药了之后还是不放心的走到两人的面前,语重心长的说小情调可以有,但是还是要注意分寸,药物还是少用什么的,还叮嘱杰瑞记得做保护,不然会生病。

  最后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了看虚弱的欧卿祺,微微摇头叹气,一步三回头的走了,看得杰瑞和欧卿祺一头的雾水,反应过来后满脸的黑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