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一边毫无心理压力的进行自我麻痹,无比自然的忽视了耳边炸毛一样嘶吼的手机,神情自然淡定。

  林夕放下了注定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打通的电话,眼里的愤怒逐渐消散,握着手机的手有些不明所以的颤抖,咬唇对着新郎官说:“你待会儿不准在宋芦面前提什么,听见了吗?”

  好脾气的新郎官扶正了自己鼻梁上的眼镜,好笑的弯起了嘴角:“是是是,这话你都说八百遍了,我知道。”

  林夕还是不放心的嘟囔,眼里闪烁着淡淡的担忧:“唉,如果宋芦还是跟江风在一起,那该多好,说好了,一起结婚的……当真是说不清呐……”

  宋芦风尘仆仆的赶到婚纱店的时候直接就是淡定如宋芦,也有点淡定不起来了,因为实在是迟到了太久了。

  事实证明,人真的是不能说谎的,因为宋芦为了逃避自己忘记了某人试礼服的日子而说自己堵车了。

  然后老天爷善解人意的让宋芦成功堵车了,而且还堵得时间不短,充分的让宋芦认识到了说谎的代价,真的不是一般的庞大。

  宋芦赶到礼服店门口的时候其实人家已经下班了,看到从里边稀稀落落的人,宋芦有些头疼的按住了自己的额头,想着林夕那个火爆脾气,宋芦就觉得自己的小命不保。

  “王后娘娘,奴婢知错了!还望娘娘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奴婢这次,下次保证不犯了!”宋芦站在店门口深深的吸气,做足了面对未知的狂风暴雨的准备,冲着面色不善于林夕插科打诨,一幅奸诈小人的模样。

  林夕看着宋芦满脸堆笑的看着林夕眨巴眨巴眼睛,一幅你不原谅我我就立刻撞墙表示自己的衷心的模样,看得新郎官乐了。

  “好了,夕夕别闹了,这人来了,还不赶紧办正事,待会儿又念叨。”新郎官之前就见过宋芦,而且对宋芦的印象很不错,笑着拍了拍林夕的肩膀,低声笑着说。

  “哼!德行,肯定是把日子给忘了,宋芦啊宋芦,你还真的拿得起放得下哈!这才多久啊,你丫的就把我给忘了!”林夕歪着嘴阴阳怪气的嘟囔,唰唰的对着一脸无辜的宋芦甩眼刀子。

  宋芦三步并做两步跑到林夕的跟前,一咬牙一跺脚就把自己挂在了林夕的身上,毫无节操的说:“哎呦呦,哪能啊!小的就是把自己给忘了,也不能忘记惦记王后娘娘您呐!不信你摸摸,绝对的衷心感动天地无双啊!”

  宋芦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心口朝着林夕扭动,惹到林夕撑不住脸上的严肃,神情出现了丝丝破裂,眼底弥漫着泛着幽光的笑意。

  酷;匠网W首!发

  “来,给哀家摸摸,看看小芦子的衷心到底是长在哪的?到底有没有哀家的存在?”林夕一边说话一边作势要伸手到宋芦的胸前胡作非为。

  站在一旁看着的新郎官实在是看不下去这两人恶作剧了,有些好笑捂住嘴的咳了咳,抬头看了看周围憋笑憋得很辛苦的群众,打断了这两人无节操的互动。

  “好了,今天本来就是因为我们的关系让人家下班晚了,再折腾下去,给多少加班费人家可是也不干了哈!”

  见到林夕不生气了,宋芦就立马从林夕的身上跳了下来,正经的模样就像刚才挂在林夕身上的人不是自己一样,还装模作样的伸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没个正经!不像话!”宋芦装腔作势的对着林夕低声嘟囔了两句,背着手就在一个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朝着里边走去,惹得林夕脸都绿了,看着宋芦离开潇洒的背影咬牙,瞪大了自己圆溜溜的眼睛。

  “林哲你看她!你看她!这货实在是太过分了!!!”林夕指着宋芦的背影对着新郎官说,委屈都红了眼睛。

  林哲伸手揉了揉林夕的头发,轻轻在林夕的额头上印下一个温情无限的吻,低声安慰:“夕夕不生气,乖!”

  宋芦走在前边,透过眼前明亮的穿衣镜清楚的看到了身后一对男女的动作,看清了林哲在林夕额头上亲吻时的柔情,和林夕脸上洋溢着的明媚幸福,眼里微微划过一丝苦涩。

  林夕炸了的毛被林哲捋顺了,瘪嘴朝着宋芦走去,走到宋芦身边的时候故作凶狠的朝着宋芦哼了一声,换来了宋芦的怒目而视,然后两个人在众人诡异的目光中一起哈哈大笑,乐得弯下了腰。

  林哲无奈的按住了自己的额头,看着眼前这两个笑得花枝乱颤的女人,只是好脾气的笑了笑,对着身后拿着礼服等着的工作人员轻轻挥了挥手,就笑着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你跟欧卿祺怎么样了?好久都不知道你什么情况了,一结婚就把我给丢一边了,你可真是够有出息的宋芦。”林夕还记着之前宋芦迟到那事呢,一逮着机会,就不忘挖苦宋芦,语气酸溜溜的,就像吃醋的小女人。

  宋芦帮林夕拉礼服后背的拉链的手微微一顿,神情一派淡然,镇定自若到林夕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哪有一个女人谈起自己要离婚的时候还可以如此淡定的……

  “你是说,你真的想好了要离婚是吗?”林夕拉住了宋芦的手,一脸郑重的问,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担忧。

  宋芦一脸无所谓的摊手,耸了耸肩膀,转身拿起自己从家里带来的之前林夕就给准备好的礼服,抖了抖上边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

  低着头低声呢喃:“是呀,除了离婚,这样的自我折磨又何尝不是彼此折磨呢?没意思……”

  林夕看着宋芦脸上失去了往日的嘻嘻哈哈,换上了一幅严肃的神情有些担心的看着宋芦:“宋芦,你没事吧?”

  宋芦有些好笑的拍了拍林夕的肩膀,拿着衣服走到了更衣室,头也不回语气悠然的说:“除了离婚,没有更好的选择,再说,不是一早就猜到了的吗?没有什么意外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