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张小白同学跑到酒吧把杰瑞拖出来的时候,这货已经是醉得是不认识自己亲妈是谁了,抱着小白就叫大兄弟,整得小白一头一脸的黑线,愣愣的看着一脸嫌弃的欧卿祺。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前,杰瑞听完了宋芦和欧卿祺的爱恨情仇之后,整个人都斯巴达了,嘴巴张大得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鸡蛋,脸上的表情青红交加的,复杂得像一个调色盘。

  可是杰瑞还是觉得,这其中必然会有一些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因为杰瑞觉得宋芦不是这样脚踏两条船的人,所以后来索性就和欧卿祺吵起来了,话题就是宋芦到底是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两个人最后谁都没办法说服对方,然后就是为了接着在一个愉快的地方接着讨论这个严肃的问题。

  于是就一幅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模样来到了酒吧,用一种不把对方喝死就把自己干倒的气势开始了两个人的拼酒。

  最新^R章节上;酷匠》J网4

  最后的事实证明,杰瑞这个白斩鸡一样的货色真的不是欧卿祺这个酒场老油条的对手,没多久,杰瑞这话就醉倒了,而且还酒品极其不好的耍起了酒疯,原本想要散心喝酒的欧卿祺变成了苦主,照顾着一个酒疯子。

  然后杰瑞这个不让人省心的货趁着欧卿祺去上厕所的时候打通了小白的电话,然后不肯走,死活要待在酒吧等着小白来接他,整的欧卿祺整个人都炸毛了,可是跟一个酒鬼较劲,注定了欧卿祺的内心会很悲伤。

  “你是?”欧卿祺皱眉看着挂在小白身上的杰瑞,挑眉有些疑惑的问,莫名的觉得小白眼熟,可是被酒精腐蚀了太久的神经反应不过来,只能是愣愣的看着一脸无辜的小白。

  小白扶正了东倒西歪的杰瑞,抬了抬自己鼻梁上架着的眼镜,微微有些拘谨的朝着欧卿祺艰难的弯腰,对着欧卿祺怯怯的说:“欧总好,我是二少奶奶的助理,我叫张小白。”

  欧卿祺闻言终于明白了,自己看到小白的时候莫名的熟悉感到底是从何而来的了,在酒精腐蚀的大脑重新听到了宋芦这个名字,欧卿祺的思绪微微有些凝滞。

  “欧总?”小白有些不明白这些有钱人一天到底在想什么,一天吃穿不愁的还没事找事的醉生梦死,还专门给人添麻烦。

  就像欧卿祺不开心了就拽着杰瑞喝酒一样的恶劣,因为宋芦的缘故,欧卿祺在小白眼里,成为了一个麻烦。

  欧卿祺因为小白的叫声回神,看了看挂在小白身上的杰瑞,无奈的按住了自己的额头,对着小白挥了挥手,沙哑着嗓子说:“你把他带走吧,注意安全。”

  小白拖着杰瑞从一干群魔乱舞的妖魔鬼怪中飘然而过,顺带在昏暗的灯光中对着欧卿祺甩了一个鄙视的眼神,怀揣着对宋芦的无限同情,愤愤然的走了。

  欧卿祺看着杰瑞被小白带走,眼神里飘过一丝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的情绪,微微皱眉,眼里划过一丝冷笑。

  昏暗的灯光中,耳边回响着的是酒吧里特有的嘈杂混乱,欧卿祺低着头低声呢喃:“连杰瑞都有人接,我就该是一个没人疼的人吗……宋芦,我真的以为,我可以爱你的……”

  宋芦好不容易从公司回了一趟家,原因是为了自己的好朋友林夕的婚礼,宋芦觉得自己真的是忙得蒙逼了,竟然连自己好朋友的婚礼都能忘记,真的是罪无可恕了。

  王叔再次看到了宋芦,感觉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急急忙忙的迈着自己的小步子朝着宋芦跑了过来,看到宋芦眼底的青黑,心疼得不行。

  “二少奶奶,您这段时间是上哪去了?这都瘦了不少了呀,是吃了多少苦啊!”王叔皱着一张皱巴巴的脸冲着宋芦中气十足的吼,吓得宋芦脚步一顿,差点没从楼梯上摔下来。

  “王叔,我没事,只是公司忙的,你不用担心,我现在有急事,就不跟你聊了哈!等我回来再说!”

  宋芦一边说话一边用光速冲向了自己的房间,凭借着模糊的记忆从衣柜的角落里找出一个洒满了灰尘的袋子,急匆匆的跑下了楼梯。

  看着宋芦丝毫不带犹豫的绝尘而去,王叔树皮一样皱巴巴的脸皱起的小山丘直接可以夹死很多只蚊子,目光纠结。

  “这两个孩子,到底是怎么了啊……”

  “宋芦,如果你再不到,你就真的不用来了!!!”林夕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吓得宋芦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抖,有些好笑的抠了抠自己饱受摧残的耳朵。

  林夕穿着白色的抹胸礼服,在一群人诡异的眼神中扯着嗓子冲着话筒嚷嚷,现场一片鸡飞狗跳。

  “大小姐,我立马就到,这不堵车呢嘛!你也不能逼我飞过去是不是?就算我有那个想法,姐姐也没有那个条件是不?”宋芦看着眼前的通畅的交通面不改色语气自然的撒谎,毫无心理压力。

  林夕扯了扯自己的礼服,用仇视的眼神瞪了瞪站在自己身旁的准新郎,不开心的嘟嘴。

  “宋芦,你老实交代,你丫的是不是把今天要陪我试礼服的事给忘了!”林夕一边享受着准老公的悉心伺候,一边不遗余力的朝着宋芦开炮。

  宋芦有些好笑闺密对自己的了解,一边努力的否认着这个本来就是事实的事实,趁着没人认识自己,竭尽全力的耍赖皮。

  “哎呦喂,我的小姑奶奶,我就是把自己结婚的日子忘了,也不能把今儿给忘了啊!”

  “丫的!你少来!你在的那个路段根本就没有堵车!宋芦,你死定了!我查路况了!!!”林夕冲着话筒一吼,吓得宋芦丢掉了手里的手机,专心的开车,心惊胆战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哀怨的诅咒着那个该死的路况查询。

  “不是我不接你电话的,主要是开车要专心是不是?这个不能怪我的,真的……”宋芦听着手机不甘寂寞的呼喊,一边轻声在自己耳边嘀咕,自动选择遗忘了那个躺在不远处的蓝牙耳机,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无比正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