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的办公室和宋芦这个人看起来很不一样,甚至还会让初次看到宋芦办公室的人觉得惊讶,因为这个地方和宋芦表现出来的气质是两种完全不同的风格。

  宋芦长得漂亮,爱笑,不管什么时候给人的第一感觉都是和善,而宋芦的办公室呈现出一股冷色调,黑白灰的硬性结合,带着淡淡的金属质感,有点凉薄的味道。

  欧卿祺跟着宋芦走到办公室里,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屋子里的生活用品,几乎是在瞬间就确认了宋芦这段时间确实是在公司住的,心里猛地松了一口气。

  “其实我今天来也是有事要问你,我俩凑巧了。”欧卿祺随意的坐在了宽大的沙发椅上,一只手搭在靠背上轻轻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

  宋芦闻言微微挑眉,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嘲讽,轻轻晃动着手里的茶壶,垂眉看着壶里的水晃荡出来的痕迹,无声的勾起了嘴角。

  “喝茶行吗?”宋芦没有接欧卿祺的话,轻声发问。

  欧卿祺看了看宋芦手里的茶壶,尽管有些不明白宋芦到底想要说什么,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古人喜欢泡茶,更喜欢看美女泡茶,因为娴熟的泡茶礼仪配上美女,看起来绝对是一种赏心悦目的美景。

  欧卿祺斜斜的靠着身子,挑眉看着宋芦行云流水一样的动作,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宋芦不紧不慢的泡茶,也不去看欧卿祺的表情,将褐色的茶水倒在一个白瓷杯子里,冒出渺渺的白烟,欧卿祺透过这股白眼看宋芦,模糊了视线。

  “我这段时间仔细想了想我们之间的关系,我想,我们确实需要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法,你说,对吗?”宋芦低垂着眉眼,声调貌似很愉悦的对着欧卿祺说。

  对宋芦的话,欧卿祺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甚至还深有同感的说:“的确,我也是想要找你说这个问题。”

  宋芦在距离欧卿祺不远的地方做了下来,手随意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眼里闪烁着淡淡的笑意,可是欧卿祺却莫名的感觉到一股悲凉。

  “欧卿祺,我想过了,我们离婚吧。”宋芦的语气平淡如水,却一字一句的打在欧卿祺的心口,重重的击打,让欧卿祺觉得胸口发闷,耳边嗡嗡作响。

  “你说什么?”欧卿祺冷笑着看着一脸淡然的宋芦,心里蹿起一股怒气。

  “我说,我们离婚吧,欧卿祺,这样的相互折磨,真的没意思,我累了,离婚吧。”宋芦说完这些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丝毫没有想象中的轻松,相反有种心口有块肉被人生生挖走一样,空虚的疼。

  欧卿祺看着宋芦,就跟看什么最好笑的事情一样难以抑制的哈哈大笑,可是笑容里到底夹杂着多少苦涩,估计欧卿祺自己也不清楚。

  欧卿祺站起来捏着宋芦的下巴,一字一顿的对着宋芦说:“离婚?你做梦呢吧!宋芦,我就是折磨你一辈子,也不会放你和野男人快活!”

  欧卿祺和宋芦在屋子里到底谈了什么内容,外面的人不得而知,可是欧卿祺阴沉着脸从宋芦的办公室走出来,和之前里边发出的争吵和摔东西的声响,就不难让人猜到,这两人是吵架了,而且还很严重。

  宋芦看着被欧卿祺摔得嗡嗡作响的无辜大门,低声冷笑,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挂上了冰凉的液体,缓缓在耳边欧卿祺残忍的话语中破碎。

  欧卿祺走之前贴在宋芦的耳边有些带着报复的快感用尖锐的声音说:“宋芦,我就算是缠着你一辈子,我也不会放你跟江风在一起的,你死心吧!你这辈子,就只能是欧家二少奶奶!”

  欧卿祺摔门走了,自己心里也不快活,欧卿祺其实是很想告诉宋芦,自己不想那么说的,自己想要告诉宋芦,自己在乎她,所以好好在一起好不好?

  欧卿祺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说出的话会是那样的残忍决绝,可是在听到宋芦再次提出离婚的时候欧卿祺那根叫做理智的线瞬间就断了,。

  欧卿祺欧怒火,宋芦的不肯退让,一切的发展都不再受到思维的掌控,两个人凭借野兽一样的直觉,相互伤害着。

  欧卿祺气急败坏的冲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发疯一样的砸了所有自己能够抓到的东西,眼里充满了血丝,死死地瞪着眼前的一切,嘴角逐渐浮现出冷笑。

  “宋芦,你做梦!我不会放你走的,我不好过,那就一起下地狱吧……”欧卿祺抓着一块玻璃碎片,仿佛不知道疼痛的任由尖锐的碎片刺破了自己的皮肤,看着艳丽的液体顺着指尖流淌,低声呢喃。

  杰瑞知道宋芦和欧卿祺会吵架,可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到这两个人到底能吵到什么程度,。

  带着一颗无比忐忑的心,咬牙打开门看到欧卿祺的样子的时候,杰瑞吓了一跳,瞬间就觉得,这两人的情况,必然比自己想象中的糟糕。

  “欧卿祺,你没事吧?”杰瑞这句话问出口的时候觉得自己就是个大傻逼,自己都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这不明摆着有事吗?自己问这话不是没事找事儿?

  而且杰瑞苦逼的发现,自从上次欧卿祺和宋芦结婚了之后,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就特别的多,而且场景都该死的相似。

  欧卿祺冷冷欧抬眼看着一脸小心翼翼的杰瑞,嘴角逐渐浮现出淡淡的冷笑,声音空灵而死寂的仿佛从虚空中传来,一下一下的击打在杰瑞的心口。

  ,;酷GL匠网+正R版ed首发)@

  “宋芦要和我离婚。”欧卿祺这人不管什么时候,能用一个字解决的问题就不会浪费第二个字,一句话没头没尾的说出了这么一件事,整得杰瑞一头雾水。

  “不是,我知道这个,可是为什么啊。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总该有原因吧!”杰瑞也顾不上什么乱七八糟的形象了,在欧卿祺旁边找了一个还算得上是可以落脚的地方做了下来,撑着下巴看着欧卿祺。

  欧卿祺闻言直接笑了,可是笑得格外的嘲讽:“好吗?真的,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