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在公司用工作进行自我麻痹,欧卿祺的日子也过得不轻松,因为欧卿祺一段时间的出格举动,欧老爷子已经看不下去了,一来公司,就把欧卿祺给叫到了办公室。

  欧卿祺已经在欧老爷子的办公室站了一个小时了,欧卿祺从进来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欧老爷子也只是低头闭着眼睛,除了发出清浅有规律的呼吸声外,安静得像个死人。

  欧卿祺在心里默默的数着欧老爷子的手指敲打拐杖的频率,借此来分散自己站了太久而显得酸痛的腿。

  然后在心里思索,自己从小到大,到底被这样无声的罚站了多少次,然后惊讶的发现,自己过去的历史实在是太过辉煌,而晃神没有注意到欧老爷子眼里闪过的一丝冷意。

  “知道今天叫你来,是为什么事吗?”欧卿祺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心口憋着一口闷气,不知道到底是欢喜还是憋屈。

  欧卿祺这个儿子的发展轨迹明显就已经不是欧老爷子能掌控的了,而且欧老爷子还惊讶的发现,这个儿子的心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变得沉稳看不出情绪,论起冷处理冷暴力,这货比自己还精通。

  欧老爷子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骄傲这个儿子的优秀,还是感叹自己的教子无方,最终还是睁开了混浊的眼睛,有些无奈的看着神色自然的欧卿祺。

  欧卿祺终于在自己的神游太虚中得到了欧老爷子的召唤,神情自若的回答:“不知道。”

  看着欧卿祺一脸的无辜和谦虚受训的表情,欧老爷子差点没被气得一口气没喘上来,背过气去,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看着欧卿祺的笑脸,直勾勾的眼神好像要把欧卿祺的脸皮给撕下来,研究研究到底有多厚。

  “你这段时间就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出格了吗?难道说生活作风这样的问题还要我给你操心吗?”欧老爷子也不再跟欧卿祺打哑迷,手指摩挲着拐杖的顶部沉声质问。

  欧卿祺一脸的坦然自若,一点都不意外欧老爷子的话,低声回答:“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更!@新、最0,快上酷匠t#网4

  欧卿祺为数不多的抵抗欧老爷子的时候,让欧老爷子感到意外,心里说不清是骄傲还是苦涩,阴沉着脸看着欧卿祺。

  “宋芦是你妻子,是宋氏的小姐,你这样做太不给宋芦面子,以后要用上宋家的时候你怎么开口?”欧老爷子难得耐心的跟欧卿祺解释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不过貌似某人并不领情。

  欧卿祺闻言微微皱眉,不可置否的沉声说:“爸爸,我不觉得自己需要依靠一个女人的裙带关系来保证自己的地位,我有的是真实的能力,以后也只会是宋家求上欧家,而不会是欧家找上宋家。”

  欧卿祺的回答不卑不亢,可是又掷地有声的向欧老爷子说明了自己不但不会收敛自己的行为,而且还会接着不给宋芦面子的决心,听得欧老爷子的胸腔一震一震的,脑海里一片恍惚。

  看着欧卿祺离开时高大挺拔的背影,欧老爷子的眼神微微一愣,心里的感觉可谓是五味杂陈,说不清的复杂,儿子如此骄傲,却又有真才实学,还真的是让这个做父亲的,哭笑不得。

  从欧老爷子的办公室走出来,欧卿祺的眼里划过一丝冷笑,轻轻理了理自己的衣袖,抓起车钥匙就下了楼。

  欧卿祺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回家一趟。

  宋芦自从上次出事之后,一开始还会在欧家和公司两头跑,后来因为嫌弃来回折腾太麻烦,这人索性就把自己住的地方定居在了公司,好长时间都不回家了。

  欧卿祺忙着在外边声色犬马,自然也没空回来,偌大的欧家就只剩下杨雨菲和欧家二老,欧家二老还都见不着面,整个家里都显得空荡荡的没有人气。

  欧卿祺再次踏足家门的时候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才想起,自己好像真的有很久没有回来过了。

  “哎呦,你还知道回来啊你!”王叔一看到欧卿祺的身影,就觉得自己那颗心力交瘁的心快要碎了,颤抖着手指着欧卿祺面无表情的脸低吼,眼里闪烁着浓浓的失望。

  “王叔,我饿了,给我做点吃的吧,宋芦呢?我找她有事。”欧卿祺一边脱下自己的衣服,一边对着王叔说。

  一听欧卿祺提起宋芦,王叔就急眼了,充分发挥了自己一双小短腿的优势,冲到了欧卿祺的跟前睁大了眼睛瞪着欧卿祺说:“宋芦?你自己媳妇儿多长时间没回家了你不知道?还回来找媳妇儿?”

  欧卿祺闻言微微一愣,挑眉看着怒气冲冲的王叔问:“没回来?”

  王叔直接就像是拉闸了的洪水,一打开了话匣子就收不住了,噼里啪啦的说清了自从上次过后宋芦基本就不回家的事,顺带表达了自己对欧卿祺的行为的不满。

  “不是我说你,没结婚玩玩就算了,现在有了宋芦那么好一个老婆,你怎么还能瞎折腾?就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哪一个比得上宋芦?”王叔语重心长的坐在欧卿祺的身边细细的跟欧卿祺做着思想工作。

  欧卿祺的心思却一直停留在那句宋芦基本不回家的事上,心里猛地升起一股不满,抓起手机拨通了宋芦的电话,无人接听。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打个小盹的杰瑞在迷迷糊糊中就接到了欧卿祺的电话,睡意瞬间清醒。

  “什么?宋芦这都住公司多久了?你丫的才知道?她还是不是你老婆了啊!”杰瑞瞪大了迷蒙的眼睛冲着话筒喊,一脸不可救药的神情,看得小白一愣一愣的。

  挂断了欧卿祺的电话,杰瑞重新跟死鱼一样瘫软的趴在了桌子上,有气无力的挑起眼皮看着小白。

  又开始了那个关于兄弟的反复嘀咕,整得小白严重怀疑自己的女性魅力,狠狠地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欧卿祺想了想,在王叔诡异的目光的注视下起身拿上了自己的外套就要往外走,王叔急忙追上去问:“怎么又要走了?不吃东西了吗?你不是饿了吗我这就去给你做饭。”

  “我回公司吃。”欧卿祺一边走一边穿衣服,弯腰上车的时候莫名其妙的问了王叔一句没头没脑的话,然后呼啸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