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宋芦回到了公司,宋芦的工作热情就让一干不明真相的群众感到瞠目结舌,就连一向被称为工作狂的杰瑞也忍不住感叹,这个女人真的不是疯狂的人,丫的疯狂起来就不是人……

  “杰瑞,你把这次的提案拿来我看看,我上次说要改的地方改了吗?”宋芦拨通了办公室的内线电话,沙哑着嗓子说。

  F更h新(。最快上酷F匠√网

  宋芦伸出手揉着自己发酸的眼角,抬头看了看墙上滴滴答答走动的时钟,轻轻叹气,又是一天深夜。

  杰瑞的内心很崩溃,手里抓着宋芦挂断了的电话,表情狰狞。

  “妈的,这人是疯了吧……这都多少天了啊……”

  杰瑞尽职尽责的拿上了宋芦要的提案朝着宋芦的办公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已经下班很久空无一人的公司走廊,低声呢喃:“谈恋爱,真可怕……”

  “唉,你要走了吗?”张小白同学从杰瑞身后探出了自己的脑袋,嘟囔着问。

  杰瑞回神一看,看清了小白眼底的青黑,心里猛地划过一丝莫名的心疼,看了看手上的忠心耿耿的指着晚上九点的指针,眼神拧巴成了一股麻绳。

  “太晚了,你在这里等我,我送文件上去立马就下来。”杰瑞看了看窗外的黑夜,还是咬牙说。

  小白对杰瑞的答案并不意外,乖巧的点了点头,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跑到杰瑞的办公室打盹,因为经验告诉小白,这人的一会儿,通常都不靠谱,例如上次堵车堵了一夜,或者说,加班加到天明。

  宋芦起身给自己泡了一杯黑乎乎的苦咖啡,一口一口的往自己的嘴里灌,却跟牛嚼牡丹一样的尝不出什么特别的味道。

  “什么高档货,没什么意思,崇洋媚外……”宋芦一边低头消灭着杯子里黑得可以照出人影的的液体,一边低声吐槽,顺带着百无聊耐的鄙视了一把杰瑞。

  杰瑞走到门口就听到了某个不懂得欣赏的粗人吐槽自己的好货,瞬间就不乐意了,抬手推开了虚掩着的大门,气冲冲的朝着宋芦走了过去。

  “哎呦喂,有你这样喝咖啡的吗?浪费了啊你这是!懂不懂行货啊你到底!”杰瑞一看到宋芦手里的东西,立马就急眼了,在宋芦看来就跟那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全身都炸毛了,声音带着明显的尖锐,滑稽得可笑。

  宋芦无语的看着这人把自己手里的杯子抢走,一脸无可救药的表情看着自己,恨不得以头抢地,用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悲愤。

  “你至于吗?不这样喝你还想怎样?还有,你这破玩意儿真不怎么滴,说真的。”宋芦一边对着天花板翻动了自己充满了血丝的眼球,一边对着杰瑞吐槽。

  杰瑞满脸悲愤的指着宋芦低吼:“我这是特意托人从国外带来的啊!你这个禽兽!你不懂欣赏!你老牛嚼牡丹!”

  说起来这个被宋芦糟蹋了的还被无辜嫌弃的咖啡,可是杰瑞的心头肉,生生被宋芦这个奇葩给挖下来的。

  当时宋芦到杰瑞的办公室里看到了那一套专业的煮咖啡的器械,打着不好奇的宝宝不是乖宝宝的想法,宋芦随意问了一句这是什么鬼。

  杰瑞就跟碰上了千年难得一见的知音一样,兴高采烈的扯着表情明显不大情愿的宋芦扯了半天犊子,终旨就是,这些东西是有多么的珍贵。

  最后为了显摆自己的实力,杰瑞还把自己特意托人历经千辛万苦才得来的一点点珍贵无比的自己都舍不得祸害,只是用来撑场面的存货珍品给拿了出来给宋芦观赏,得瑟之情溢于言表。

  结果这场杰瑞主导的引起的单方面的显摆大会以杰瑞哭天抢地的哀嚎中结束,因为最后,终于受够了杰瑞的唠叨的宋芦,忍无可忍的拿走了杰瑞的宝贝。

  面对杰瑞绘声绘色的指控,宋只是淡淡的对着杰瑞甩了一个不可置否的眼刀子,就伸手拿过了杰瑞带来的文件,低头进入了工作状态。

  嚎了半天杰瑞发现这人根本就没听自己说话,额头上滑过无数条黑线,颤抖着双手朝着宋芦走了过去。

  “唉,我说,你们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你”这都在公司住了多少天了,怎么不回家呐?”杰瑞一边悄悄观察着宋芦的脸色,发现这人没有因为自己的话变脸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哧溜哧溜转着眼睛,看着宋芦的脸。

  宋芦翻着文件的手微微一顿,眼神有一瞬间的凝滞,带着些许苍白的唇轻轻的上下一碰,吐出一句凉薄无比的话。

  “玩够了,就这样了。”

  闻言杰瑞凑在杯子边缘汲取自己被残害的宝贝咖啡残留下来的香气的鼻子,差点就直接扑到了杯子里,猛地收力撞得眼里泛起了水光。

  “呵呵,搞不懂你们……要不我送你回家吧,现在晚了,一个人回去不安全,你不能又睡公司吧?”杰瑞一边揉着自己饱受摧残的鼻子,一边对着宋芦说。

  宋芦轻轻的拿起文件夹在桌子上敲了敲,发出砰砰的声响,再这样安静的空间里,有点带着回音的错觉,带着无数的说不清的寂寥,点点滋扰着人本来就不安分的心。

  “你再不走,就留下陪我一起加班。”宋芦的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头也不抬的阴森森的吐了这么一句话,吓得杰瑞猛地打了一个激灵,睁大了眼睛瞪着宋芦。

  杰瑞头也不回的放弃了要拯救宋芦这个沉浸在加班诅咒中无法自拔的人的想法,神神叨叨的一边走一边嘀咕:“妈的,都是疯子!早晚死在感情这两个字上!”

  看着杰瑞气急败坏的走了,宋芦脸上的笑容慢慢消散,只留下满满的悲凉。

  小白看着杰瑞这么快就回来了,有些意外,挑眉看着对着一堵墙怒目而视发飙的杰瑞,不解的皱眉。

  “你怎么了?回来得挺早的这次。”小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一边有些诧异的说。

  杰瑞看着一脸懵懂的小白,觉得仿佛就看到了自己人生的希望,三步并做两步朝着小白小跑了过去,眼里闪烁着浓浓的诡异的亮光。

  “小白,我们还是好兄弟对吧!”杰瑞两眼亮晶晶的看着还在一脸蒙逼的小白,没头没脑的蹦出这么一句话。

  小白看着情绪激动的杰瑞,低头看了看杰瑞死死抓着自己的肩膀的手,下意识的觉得如果自己不点头,这货能把自己给摇死。

  看到小白点头了,杰瑞猛地松了一口气,然后神经兮兮的嘀咕:“谈什么恋爱呐,做兄弟多好……对,就是兄弟好……”

  被杰瑞称为好兄弟的小白无奈的按住了自己的额头,看着自己眼前的小小的凸起,低声呢喃:“难道,我就这么不像个女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