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来了?”欧卿祺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的时候对于在场的人来说无异于是催魂魔音。

  宋芦不知道这几天欧卿祺到底给自己营造了一个怎样的可怕形象,总之,之前看戏的群众都在欧卿祺现身的时候唰的一下子就散场了,速度之快,宋芦都忍不住啧啧称奇。

  陈笑笑没想到欧卿祺会出现在这里,脸上桀骜的笑容有些淡淡的慌张,生怕这人不乐意自己来了,当众损自己的面子,两只手绞着自己的衣服,低着头不说话。

  宋芦以为欧卿祺是问自己怎么来公司了,微微皱眉,可是还是想着人前给欧卿祺点面子,正打算开口回答的时候欧卿祺就接着说:“来了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来接你,怎么不直接上去,来这里干什么?”

  欧卿祺一边朝着陈笑笑款款走去,一边温柔无限的对着有点受宠若惊的陈笑笑低声细语,那模样,就像是生怕自己声音大了,惊扰到自己心爱的姑娘一样的小心翼翼。

  宋芦准备开口的动作僵硬在脸上,嘴角逐渐扬起一个貌似愉悦的弧度,低垂的眉眼笑意弥漫,笑吟吟的看着欧卿祺,一步一步的走向陈笑笑,将陈笑笑凌乱的头发理整齐。

  陈笑笑顺着台阶下,低喃着说:“我这不是生怕影响你工作吗?”

  欧卿祺笑而不语,可是直接站到了陈笑笑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一脸笑意的宋芦,目光嘲讽。

  杰瑞直接看不懂这三个人之间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傻乎乎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不敢眨眼,好像自己一眨眼,情况就不一样了一样的较真儿。

  “小白,他们这是,怎么了?”杰瑞咽了咽口水,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欧卿祺的笑容和宋芦勾起的嘴角,真的搞不懂啊!

  被提问的小白瞪圆了自己黑溜溜的眼睛,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无声的摇了摇头。

  “酷!&匠%网`唯bX一?(正|?版◇,$g其。S他~都;是(盗版

  杰瑞这种情况下实在是不敢现身,趁着还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就拽着还在发呆的小白蹿到了一边躲了起来,哧溜哧溜的睁大眼睛,傻傻的观察着战况。

  “怎么,还担心在我这受了委屈?”宋芦挑眉看着小鸟依人的躲在欧卿祺身后的陈笑笑,语气戏谑,听起来就像跟老朋友的寒暄一样随意自然。

  可是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样诡异的对话发生在一对夫妻身上,真的不要太诡异了好不好……

  陈笑笑闻言还应景的缩了缩身子,整得真的像自己在宋芦这里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欧卿祺微微皱眉,内心不大喜欢陈笑笑的刻意接近,因为陈笑笑身上的香水味太重,欧卿祺实在是不喜欢。

  “没事我就先带着上去了,你忙着。”欧卿祺无意和宋芦多做纠缠,只是抬眉冷冷的看了一眼满脸笑意的宋芦,语气简短精炼的说。

  宋芦对欧卿祺的回答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膀,朝着走廊的另外一头指了指,示意随便。

  欧卿祺带着晦暗不明的神色将陈笑笑带走了,或者说是欧卿祺大刀阔斧的走在前边,陈笑笑屁颠屁颠的跟在后边,顺便还在欧卿祺不注意的情况下回头对着宋芦甩了一个不要钱的大白眼,极尽挑衅之能力。

  宋芦一脸无所谓的挑眉回敬,那副淡然处之的模样,眉眼如画中夹杂着的笑意,仿佛自己是一个看戏的人一样,完全看不出是局内人的模样。

  杰瑞觉得,自己需要冷静冷静,因为欧卿祺和宋芦的这种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别人不知道,杰瑞还能不知道?欧卿祺对宋芦可是用了真心的,陈笑笑的突然上位,真的是太可怕,太不正常了……

  杰瑞在这里绞尽脑汁的思索欧卿和宋芦到底怎么了,没有注意到有一个人慢悠悠的走到了自己的跟前,那个无良卖队友的小白不动声色的后退到绝对安全的距离之内,怯生生的看着宋芦。

  “杰瑞,你挺闲的呵!”宋芦双手抱胸表情淡然,轻飘飘的朝着杰瑞来了一句。

  杰瑞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人的声音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就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去,一边待着去,别吵我!”

  宋芦挑眉瞪眼的看着杰瑞,直接乐了,在这样本应该哭的场合乐不可支的捂住了自己的嘴角,轻声呢喃:“那我回家了哦!你自己忙哈!”

  杰瑞一抬头,就看到宋芦笑得意图不轨的模样看着自己,笑眯眯的模样,如果用小孩子的视角去看,丫的这就是个狼外婆好不好……

  “别介,二少奶奶您去哪儿呀?这不忙着呢嘛,别走呀……”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的杰瑞在心里对着那个代表自己的小人儿狠狠地打了两枪,然后毫无压力的开始拍马屁,溜须拍马,杰瑞绝对是专业二十年。

  宋芦脸色不变,还是笑吟吟的看着杰瑞不松口,急得杰瑞抓耳挠腮的,生怕这人一不注意就跑了一样。

  “二少奶奶,您要不惩罚惩罚我?怎么罚都行,您别走就行……”杰瑞可怜巴巴的看着宋芦,语气凄惨无比的说。

  宋芦理了理自己的衣服,抬头看着周围一群躲在暗处观察自己的员工,无奈的按住了自己的太阳穴,眼里划过一丝嘲讽。

  “怎么惩罚你好呢你说?”宋芦一脸为难的看着故作姿态惹自己宽心的杰瑞转了三圈,伸手揉着自己下巴纠结的嘀咕。

  有好事的不安分分子着急忙慌的七嘴八舌的出主意:“打扫卫生!”

  “扫厕所!”

  杰瑞听着积极出主意收拾自己的群众,镜片下的小眼睛哧溜哧溜的转了一圈,将那些兴奋的面孔一一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想着以后伺机报复。

  宋芦听着别人的意见,时不时赞成的点了点头,可是迟迟没有拍板决定,那变幻莫测的神情,让杰瑞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挂在了半空中吊着一样,上不贴天,下不巴地,不上不下的,难受呐……

  “请客下午茶。”一个有些怯生生的声音从角落里响起,可是说到了大家的心眼里去,瞬间一群盯着杰瑞的狼两眼放光,直勾勾的看着杰瑞的钱包。

  杰瑞闻言恶狠狠的扭头一看,发现那个以纯洁善良的小白同学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一脸无辜的神情。

  宋芦觉得自己站在杰瑞的旁边都能听到杰瑞这货的磨牙声,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还在不知道自己将来悲惨处境的小白,宋芦略做无奈的拍了拍杰瑞的肩膀。

  “你去给所有人买一份下午茶,现在去,我的那份记得要温的,还有,我不喝咖啡。”宋芦对着杰瑞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悠悠然的迈着步子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关上了办公室的大门,宋芦脸上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从脸上一丝丝裂解,耳边听着门外员工围着杰瑞提要求的嘈杂,内心一片冰凉。

  “欧卿祺,这就是你给我的一切,真的是,让人寒心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