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闻言直接就是笑了,抬手摸着自己的额头轻轻发笑,美人笑,惹人注目,然后办公室前的这一幕就被不少人围观了。

  “陈小姐,你开什么玩笑?”宋芦的话没有多大的波澜起伏,可是却犹如清凉的泉水,缓缓流入人心。

  陈笑笑似乎并不意外宋芦的回答,似乎有些为难的拧了拧眉毛,微微顿了顿才接着说:“反正你跟欧卿祺在一起也不开心,所以你就跟欧卿祺离婚吧!你要多少钱,我会给你的,不会影响你的再嫁的。”

  陈笑笑这话犹如一个投入了深海的炸弹,在人群中炸开了锅,很多员工满脸诧异的看着宋芦,想要从这个笑面如花的女子脸上找到一丝一毫婚变的痕迹,用来证实自己心里的疑问。

  宋芦很不喜欢这样被人围观的感觉,微微挑眉说:“要不,我们进去谈?”

  |#最%新章节上y酷4匠E网u/

  可是陈笑笑这个人能干得出来小三找现任的事,就不能指望这人能用正常人的思维来思考问题,所以宋芦的提议一提出来就遭到了陈笑笑的拒绝,因为这人以为宋芦是心虚了,而陈笑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不用了,你就直接说,你要多少钱,我给你了,马上就走。”

  三番两次被人试图用钱砸,宋芦就是脾性再好的人,估计肝火也该旺盛了,脸上的笑容微微凝滞,语气也慢慢变寒。

  “陈小姐,你这话说得挺有意思,我跟我丈夫离不离婚,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这么着急,难不成你跟我丈夫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宋芦低沉着声调发问,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

  可惜,一般人听到这样的话都该是有点用的,例如羞耻心作祟,可是宋芦今天碰上的这个就不是一般人,注定是要用来长见识的。

  “我想要嫁给欧卿祺,所以你必须跟欧卿离婚!开个价吧!”陈笑笑义正言辞的冲着宋芦说,那神情,那语气,仿佛自己才是原配,宋芦就是小三儿。

  陈笑笑的话音未落,周围响起一片齐齐的吸气声,没有一个人用不诡异的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个大放厥词的奇葩,这样的小三儿,实在是太可怕了……

  杰瑞一向是哪里有事故,哪里就有自己,所以在听说宋芦回来了的时候,杰瑞就顾不上自己还没有喝上一口的热咖啡,连拖带拽的拉上了张小白同志往发生情况的地方赶,只不过此时的杰瑞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已。

  欧卿祺也在赶过来的路上,因为陈笑笑这货居然好死不死的在宋芦的办公室前给自己来了张自拍,注释是亲爱的,看着我为我们的幸福努力吧!

  欧卿祺一看到这几个字就脑袋疼,眼前不断晃悠的都是那句特么的蛋疼的亲爱的,一开始欧卿祺想着宋芦很久都没有来公司了,也没有把这事放心上,只是在心里低声咒骂了两句陈笑笑的白痴,就没有搭理。

  可是刚才有人告诉欧卿祺,已经连续翘班很多天的宋芦回来了,在这个陈笑笑那个傻逼上门挑衅的时候回来了……

  无奈,欧卿祺为了避免出现什么正常人诛杀逗逼的悲惨事件,急急忙忙的朝着宋芦的办公室赶了过来,希望自己能够阻止这一场可笑的闹剧。

  宋芦看着满脸志得意满的陈笑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才对得起陈笑笑这一番大言不惭的话,可是宋芦的心理又感觉到无比的悲凉,因为自己没有任何的资格,说什么话。

  “陈笑笑小姐是吧?你那么着急的想要上位做小三儿,你爸妈知道吗?”宋芦这人不说话则已,一开口就往人的痛处戳,而且是你哪里不痛我不戳哪里,你哪里不舒坦我就死命往哪里戳的德行。

  哪里会有父母愿意自己的孩子做小三儿?所以宋芦这话直接就是狠狠地戳到了陈笑笑的痛处。

  陈笑笑这次本来就是趁着自己的母亲对自己看管的临时松懈,才偷偷跑出来宣誓主权的,顿时看着宋芦的眼睛直接就喷火了。

  看到陈笑笑脸上凝滞的神情,宋芦就知道这人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可是宋芦是真的不愿意再这样跟欧卿祺有关的人或者事牵扯不清,为了将这个打扰人清净的苍蝇赶走,就松了口。

  “我什么时候离婚,这个你可得去问欧卿祺,我是想离的,只要欧卿祺点头了,你随时都可以成为欧家二少奶奶,所以你要做的不是在我这里浪费时间,而是要去攻克欧卿祺,明白吗?”

  宋芦这话说得声音不大,可是又一字一句的落在了地上,重重的砸在某些人的心口,闷闷的发疼。

  杰瑞还在处于蒙逼状态,两眼直勾勾的发懵,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耳边回响着宋芦的话,嘴角微微嘀咕:“离婚?这两人怎么了……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欧卿祺的手指狠狠的插到了自己的掌心,这几天刚刚长愈合的伤口又被刺破,流出暗红的液体,顺着修长的指尖,缓缓滴落在地上。

  欧卿祺一步步朝着宋芦的方向走过去,每走一步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的浓烈,可是笑意不达眼底,眸子里一片冰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