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重新出现在客厅里,最开心的就是心力交瘁的王叔了,王叔一看见宋芦混浊的眼睛里迸发出晶亮的光芒,急急的迈着颤颤巍巍的步子朝着宋芦小跑了过来。

  “二少奶奶,您身体好点了吗?要不要再叫医生来看看?”

  宋芦抬头看了看这个关心自己的老人,眼里飘过一丝淡淡的笑意:“不用,我没事,王叔,给我熬点粥吧,下午我要去公司,帮我给司机打个电话,我不想开车。”

  王叔一听这话急眼了,两只手搓着自己的衣袖语气焦急的说:“二少奶奶,您这刚刚好一点,着急去公司干什么?再休息两天吧。”

  宋芦将自己的身子陷入了沙发里,伸出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微微摇了摇头,看着自己眼前的大理石地面,一言不发。

  宋芦无声的拒绝让王叔看在眼里着急在心里,只能是皱着眉头朝着厨房走去,眉角皱起的小山丘几乎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杨雨菲这几天心情不错,不是因为中彩票了,而是因为宋芦和欧卿祺的冷战,自己看戏看得高兴。

  欧卿祺这段时间的表现可谓是精彩纷呈,让杨雨菲这个看戏的人都觉得目不暇接,都认不全欧卿祺这段时间带回来的女人的模样,由此可见,欧卿祺到底是带了多少人回来过夜了。

  宋芦病了,在家里待了多少天,就听了多少天自己丈夫和别的女人的动静,杨雨菲看着欧卿祺的出格举动,和宋芦的境遇,突然都觉得欧凡在外边养女人那都是叫做善良的,欧卿祺这样直接带回家的才是真的狠呐。

  “弟妹,听说你生病了,二弟怎么不在家照顾你?之前你病了,二弟不是着急得不行吗?”杨雨菲故作无知的在宋芦的耳边说,眼里闪烁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宋芦都记不清了,到底自己是有多久没有听到欧卿祺这个人名字,宋芦以为,自己都快要把这人给忘了。

  “谢谢大嫂的关心了,这事跟大嫂也没多大关系,就不用大嫂操心了。”宋芦低垂着眉眼,轻声回答。

  杨雨菲把玩着自己新做的指甲轻声的嘀咕:“唉,这男人的爱情呐,总是这样的不是?哪还能有长久的,不过二弟这事做得,是真的过分了,弟妹,你怎么也不管管?”

  “大嫂有空操心我的事,怎么不去管管大哥?大哥在公司有个秘书那可是长得真漂亮,只怕是大嫂看见了,心里该不舒坦了。”宋芦毫不示弱的看着杨雨菲说,看清了杨雨菲脸上僵硬的笑容。

  宋芦是真的不想跟杨雨菲多扯淡,倒了一杯水端着就直接上了楼,留下杨雨菲在身后通红着眼睛瞪着宋芦的背影磨牙。

  从衣柜里随意找了一套薄荷绿的套装,宋芦的目光无可避免的撞上了那件被遗忘在角落里的黄色礼服,看到上边精致的手工刺绣,宋芦的眼眶微微发酸。

  伸手将那件自己很喜欢的礼服拿起来,宋芦不由自己的提着衣服走到了巨大的穿衣镜面前,无声的比划着。

  礼服剪裁合体,是自己的样式,这一点宋芦早就知道了的,可是现在却是怎么也控制不住的想要试试,试试这件欧卿祺送给自己的,让自己心动的衣服。

  看着镜子里的华服女子,宋芦的嘴角划过一丝苦涩的微笑,轻轻弯起了精致的眉眼,低声呢喃:“欧卿祺,结束了,真的,结束了。”

  杰瑞在公司心里可谓是七上八下的,因为宋芦的状况明显就不对劲,可是杰瑞不知道欧卿祺和宋芦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表示对这些无聊谈恋爱的人实在是很费解,完全看不懂。

  “小白,你过来给我煮一下咖啡,我要去打个小盹。”杰瑞大爷一样的对着小张挥了挥手,神情肆意的吩咐。

  经过上次有宋芦亲手制造的堵车事件,小张也就是张小白和杰瑞的感情可谓是直线上升,目前已经发展到称兄道弟的地步,尽管小张是个女的。

  “你说为什么你妈要给你取这么个名字呢?小白?为啥不叫小黑呢?”自从知道了小张的全名叫做张小白,杰瑞就开始了各种揣测小张妈妈取名的出发点,并且乐此不疲。

  小张同志一只手摆弄着咖啡,一边忙里抽闲的抬头看了看神情悠然自得的杰瑞,微微撇嘴。

  小张在心里嘀咕:“我绝对不会告诉你,我妈妈是觉得我长得太黑,才叫我小白的……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宋芦重新出现在公司,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相反,某些期待宋芦回来很久的人露出了久旱逢甘霖的笑,两眼泪汪汪的看着宋芦,唰唰发亮。

  “二少奶奶,您回来了!”某个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的人冲到宋芦的跟前露出自己的大板牙笑嘻嘻的说。

  宋芦闻言微微挑眉,轻轻的勾起了嘴角低声问:“怎么,我不在,想我了?”

  被问话的人直接愣在了原地,傻乎乎的张大了嘴看着宋芦眸光含笑的漫步而去,实在是有点无力接受宋芦如此热情的调侃的样子啊!

  宋芦一路走来,就已经敏锐的发现了事情的改变之处,之前这些人看着自己的目光疏离,有客气,可是唯一没有尊敬,在这个看实力说话的年代,什么身份都为你换不了别人发自内心的尊敬。

  4看正版\Y章节2j上酷匠l网:@

  可是这次的庆典过后,宋芦用自己极好的职业素养和实力,让别人看到了自己值得让人正式相待的能力,然后赢得了一大片人的心。

  宋芦笑眯眯的和碰到的人打招呼,时不时调侃一两句,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发现有一个女人站在那里,背影看起来很眼熟,微微皱着眉头,有些疑惑的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陈小姐,你怎么在这里?要找欧卿祺的话,你似乎走错了地方。”宋芦看到这人是陈笑笑的时候,差点没给气乐了,头一次见到,自己这么窝囊的现任,如此嚣张的小三儿。

  陈笑笑心理活动可是很复杂的,自从上次被欧卿祺扔到了半路上,陈笑笑回去之后可是痛定思痛的思考了所有自己有可能惹到欧卿祺的因素。

  然后极具慧眼的将原因定格到宋芦的身上,认定就是因为宋芦,欧卿祺才不喜欢自己的,所以在多次找欧卿祺遭到拒绝之后,这个奇葩的小三,将目光投向了宋芦这个奇葩的现任。

  陈笑笑拨拉拨拉了自己垂在胸前的长发,故作优雅姿态的对着宋芦轻轻笑了笑,带着明显的挑衅的对着宋芦抬高了自己的下巴:“宋芦,你跟欧卿祺离婚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