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打开了陈笑笑试图拉住自己的手,看着自己被抓得有些发皱的衣袖,有些反感的皱了皱眉,想都没想的就把自己衣服给脱了下来,随手扔到了车厢后座上。

  “上车,我送你回去,或者你自己回去,你自己选。”欧卿祺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眼前的黑暗低声说,带着不可拒绝的强硬。

  陈笑笑这回可算是听清了欧卿祺说得到底是什么,脸上滑稽的挂着不可思议的笑容,语气喃喃的说:“卿祺,是不是我哪儿做得不好,惹你生气了啊?你跟我说,我改好不好?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陈笑笑的磨磨唧唧换来的就是欧卿祺冷眼相待,重新点燃了一支烟在手里,看着烟头上滚动着的火焰弥漫着看不清未来的烟雾,欧卿祺二话不说就自己转身上了车。

  “卿祺,你告诉我我改好不好?卿祺……”陈笑笑还在试图做无用的努力,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欧卿祺开着车扬长而去,穿着超短的小裙子,吃着汽车尾气。

  欧卿祺打开了音响,把声音开到了最大,试图用巨大的声音来驱逐自己心里的不属于自己的紊乱情绪。

  唱歌的那个男人还在用沙哑的嗓子撕心裂肺的喊着死了都要爱,一字一句的击打在欧卿祺的心上,莫名的液体浸泡着欧卿祺的眼睛,眼角莫名的酸胀。

  欧卿祺的眼前放电影一样的滑过宋芦的一颦一笑,从心底升起一股怒气,有种被欺骗被背叛的感觉,嘴角逐渐浮现出一股冷笑。

  “我用心待你,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吗?宋芦,是你对不起我……”

  从欧卿祺那天晚上负气带着陈笑笑走了,宋芦的日子就又重新回到了刚刚结婚的样子,死寂而绝望。

  欧卿祺不愧是出了名的绯闻公子,几乎身边每天的女伴都不一样,而且欧卿祺刻意放纵的行为比结婚之前更甚,宋芦在欧家的日子跌入了一个低谷,举步维艰。

  宋芦从那天晚上之后就陷入了失眠的困局,每天哪怕是天快要亮了,人都还是清醒的,心里一片悲凉,想着今天欧卿祺带回来的女人长什么模样,无声的哭泣。

  也许是因为情绪的低落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大病初愈的身体,宋芦再次病倒了,高烧不退,打了好几天的点滴都没有多大的用,反反复复的拖着不见好。

  王叔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着急得不行,可是自己年老力衰,实在是有心无力,只能是在欧卿祺在的时候旁敲侧击的提醒欧卿祺,做事还是不能太过分了,不要太伤宋芦的心。

  可是欧卿祺都只是勾唇冷笑,不做回答,可是做出的事还是一如既往的出格,甚至还有变本加厉的意味。

  今天是周末,宋芦在卧室里睡了一整天,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伸手挂断了自己乌拉乌拉发出噪音的手机,努力睁开了眼睛。

  将吵人安眠的罪魁祸首拿到眼前一看,宋芦才发现自己到底睡了多久,有些无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翻着今天的未接电话,微微皱眉。

  “喂,什么事?”宋芦有气无力的从床上挣扎起来,斜斜的看在床头冲着话筒低声问,声音带着太久没有开口说话的沙哑,有些淡淡的尖锐。

  杰瑞真的是快要被宋芦这个不靠谱的货给坑死了,整个人这几天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怨气,惹得周围的人看见杰瑞就是直接退避三舍,根本就不敢搭理这货。

  那天宋芦很不负责任的把杰瑞扔到了高架桥上,一想到这事杰瑞就是一脸的心酸泪,差点就没忍住想要冲到宋芦面前把宋芦给撕了。

  堵车居然堵了一整夜!一想起这事杰瑞就觉得自己的心口憋了一口老血,自己在高架桥上折腾了一整夜,丫的第二天还得来公司给宋芦收拾烂摊子,宋芦这货居然翘班了!翘班了!

  然后宋芦的手机好几天都打不通,欧卿祺也神奇的失踪了,偶尔出现在公司,就用自己强大的冷气功能逼退了所有人,然后剩下的一切需要善后的工作都交给了杰瑞,然后就成功把这人累了个半死。

  “宋芦!你丫的还活着啊!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杰瑞猛地从办公椅上蹦哒起来,冲着电话嚷嚷,吓得坐在一旁打盹的小张啪的一下把下巴砸到了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杰瑞的话让宋芦微微回神,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日历,看清了自己在上边一笔一划画上的红色划痕,心里默默嘀咕:“欧卿祺,第五天了,今天是第五天了。”

  “宋芦?你在听我说话吗?宋芦?你还在吗?宋芦?”杰瑞死死地攥着手机,恨不得把手机捏碎了把自己塞进去,传到宋芦的跟前去。

  “叫魂呐,说,什么事?”宋芦睁开眼睛在房间里环视了一圈,撇了撇嘴发现水杯里空荡荡的,拖着自己的步子朝着楼下走去,宋芦觉得,自己如果再这样在床上躺着,估计自己就是睡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发现自己死了。

  “哎呦喂,我的小姑奶奶,你到底是在哪啊!你是不是真的要我命啊,这么多事你真的要让我一个人干是不是!”杰瑞就跟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冲着话筒嚷嚷,眼神急切语气痛苦。

  一旁清醒过来的小张看着杰瑞憋红了脸的样子,睁大了一双充满了血丝的眼睛,递给了杰瑞一杯水。

  “怎么了?”太久没说话,而且还口渴,宋芦是真的不想说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惜字如金。

  杰瑞噼里啪啦的一通数落,最终的意思就是因为宋芦的突然翘班,然后自己就陷入了无法脱离的加班困局,而且还有很多很多善后的工作没有做,表达了如果宋芦再不回公司,自己就要过劳死了的感慨。

  酷F匠od网D唯一y正o版,其他都i是t盗)版!

  宋芦微微一顿,搭在房间门上的手微微颤抖,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低哑的嗓音带着淡淡的空灵:“我下午到,你准备好需要我处理的文件,没事就挂了。”

  啪嗒一声门打开了,宋芦掐断了电话,杰瑞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口的话卡在了嗓子眼里,杰瑞其实很想问,你和欧卿祺,到底怎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