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的话一字一句的重重的打在了宋芦的心上,宋芦愣愣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欧卿祺,脸上的笑意凝滞在嘴角,瞳孔猛地紧缩,看着欧卿祺说不出话。

  酷4匠}n网($正$q版""首发

  “呵呵,我还以为,你不愿意回来了呢?庆典一个小时前就结束了,回来这段路,走得真挺长的。”欧卿祺语气凉薄,眸光嘲讽。

  宋芦呆呆地听着欧卿祺讽刺自己,心口闷疼,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欧卿祺,你听我说不是你……”宋芦反应过来欧卿祺说的是什么,顾不上自己心里的痛意,急急的想要解释,可是直直的看着欧卿祺带着灼热的滚烫的热度目光,宋芦说不出那些在自己心里演练了无数遍的话。

  想要说出的一字一句都卡在了嗓子眼里,宋芦的呼吸失去了自己的频率,只能长长的加深了自己的呼吸,像沙滩上濒临死亡的鱼。

  “是什么?宋芦,你想说什么?”欧卿祺将自己的身子斜斜的靠在楼梯上,邪魅的眼角高高的挑起,目光如炬,像带着无数倒刺一样的在宋芦的身上来回扫射。

  宋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着欧卿祺说:“欧卿祺,你好好说话行吗?你能不能听我解释,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欧卿祺的目光就像是小刀子一样,想要把宋芦的血肉一片一片割开,看清宋芦灵魂的模样。

  宋芦定定的抬头看着欧卿祺,眼里闪烁着浓浓的焦急,可是怎么都说不出那些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欧卿祺,希望这人能真的听进去自己的话。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交织汇聚,欧卿祺的目光凉薄,带着无数的倒刺,宋芦的眸光坚定,透露焦急。

  “卿祺,你好了吗?”一个突兀的女声从宋芦的身后响起,打破了两人之间凝滞的气氛。

  宋芦回头一看,发现那个在会场被自己讽刺溜走的陈笑笑出现在自己家里,花枝招展的对着欧卿祺说,脸上的笑容几乎就是快要夹死一只苍蝇。

  宋芦有些意外这人会在自己的家里,下意识的就觉得是不请自来,再加上陈笑笑对欧卿祺的称呼,让宋芦的心里充满了不满,扭脸看着笑面如花的陈笑笑,眼里飘过一丝危险的光芒。

  “陈小姐,你这是?现在这个时间,只怕是不太适合在别人家做客吧!”宋芦的话有些不客气,。

  如果是平日的话宋芦是不会这样说话的,可是如今正是要和欧卿祺解释的时候,宋芦是真的不想出现任何自己无法掌控的因素,所以急切的想要把陈笑笑赶出去。

  陈笑笑闻言直接笑了,看着面无表情的欧卿祺笑得那叫一个花枝招展。

  “卿祺,你没有告诉二少奶奶吗?天呐,我还以为你知道呢?原来二少奶奶,您不知道吖?”陈笑笑故作惊奇的捂着嘴对着宋芦说。

  这时候如果宋芦还没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估计宋芦都要被自己蠢哭了。

  “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宋芦低低的在欧卿祺的耳边发问,声音微微颤抖发出自己也不知道的试探,眼底闪烁着淡淡的恐惧。

  欧卿祺似乎是失去了和宋芦继续纠缠下去的耐心,伸手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口气不耐烦的来了一句:“这是我的朋友,不需要向任何人汇报,你凭什么,问我?”

  欧卿祺后来跟陈笑笑说了什么,宋芦已经完全听不到了,宋芦眼睁睁的看着欧卿祺在自己的眼前伸手搂住了陈笑笑,在陈笑笑欲拒还迎的笑声中低头亲吻。

  看到欧卿祺的唇印在陈笑笑的唇上的时候,宋芦的脑海里好像突然炸开了什么一样,嗡嗡作响,让宋芦的眼前出现一片混乱的模糊,看不清眼前的情景。

  等宋芦回过神来,欧卿祺早已经带着陈笑笑扬长而去,偌大的客厅里仿佛还回放着陈笑笑矫揉造作的笑声,一点一滴刺激着宋芦的心脏。

  “欧卿祺,你真的,够狠!我在你眼里,到底是算什么……玩够了,就可以扔了吗?果然呐,绯闻公子,果然呐……是我妄想了……欧卿祺,是我妄想了……”

  宋芦捂着自己的心口低低呢喃,脸上的笑容在泪水的映衬下放大,破碎的泪水折射出细碎的光亮,仿佛这人死去的爱情,破碎无痕。

  宋芦跌坐在地上,任由光滑的大理石地面的透骨凉意顺着自己的血管朝着自己的心脏进发,缓缓将那颗疼到几乎不会跳动的心凝固,尘封。

  带着陈笑笑走出了欧家的欧卿祺心里也不好受,走出来的时候宋芦低哑着声音问的那句欧卿祺,你是认真的吗?狠狠地打在了欧卿祺的心口,让欧卿祺觉得自己呼吸都疼。

  陈笑笑还沉浸在自己重新被欧卿祺宠幸的喜悦中,而且自己今天在宋芦面前折了的面子现在全部找了回来,心情可谓是三人中唯一一个愉悦的了,明晃晃的露出了自己的大白牙。

  “卿祺,我们去哪呀?要不去我那吧,我新买的房子,你说好不好?”陈笑笑把自己的身子挂在了欧卿祺的身上,捏着嗓子说。

  欧卿祺有些不耐烦的拍开了陈笑笑扯着自己的手,从兜里拿出一支烟塞到了嘴里,颤抖着手点燃了烟,任由那烟熏火燎的烟幕笼罩自己的身影。

  直到浓浓的烟味将陈笑笑身上传来的沾染在自己身上的呛人的香水味驱逐了,欧卿祺才松开了自己紧紧捏住的烟盒,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避开了陈笑笑的接触。

  “卿祺,你在听我说话吗?”陈笑笑今天实在乐坏了,本来就不高的智商直接濒临欠费,没有捕捉到欧卿祺的避让,还不知死活的冲上前急急的问。

  陈笑笑捏着嗓子喊卿祺的嗓音腻得慌,听得欧卿祺心烦意乱的,脑海里忍不住就响起了宋芦故作严肃的冲着自己大吼大叫欧卿祺这三个字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回响,冲击着欧卿祺的那根叫做理智的线。

  “我送你回去吧,上车。”欧卿祺用食指和大拇指捏熄了火红的烟蒂,灼热的温度顺着指尖朝着心脏进发,混合着宋芦的模样,烫伤了欧卿祺故作镇定的心。

  陈笑笑脸上的笑容僵硬在嘴角,突然就像是炸毛了的猫一样,冲着欧卿祺难以置信的喊:“卿祺,你说什么呢?别闹……你跟我开玩笑呢……卿祺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