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窝在书房里没有开灯,任由那些喧闹隔绝在夜色之外,周身萦绕着浓浓的看不清脸的烟雾,火红的一点星光在指尖闪烁,带着灼热的温度。

  欧卿祺紧紧的闭着眼睛,脑海里回放着的都是宋芦的一颦一笑,生气的,哭闹的,每一个,都是欧卿祺用心放在心口的模样。

  欧卿祺仔细想了想自己和宋芦结婚到现在的相处模式,很可怜的发现貌似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热情无比的唱独角戏,而宋芦一直都置身事外,冷静的看着自己的表演,然后毫不留情的抽身离开,潇洒得让人感叹。

  “沁儿……沁儿……我刚把心拿出,你就给我打碎,是我妄想了,本就不该爱,不该动这样不还有的念头的,是我妄想了……”

  指尖的火红的烟头燃到了尽头,欧卿祺觉得也许已经烧到了自己的血肉,不然怎么会感觉那么疼,疼到心口发闷。

  宋芦从地铁上下来的时候真的是一把心酸泪,从来没有一刻如此讨厌穷富两极分化的事实,因为宋芦可怜的发现,地铁根本就没办法直达家里,不管怎么办,那个该死的富人区,自己都得依靠自己强大的腿走进去。

  本来宋芦还想着让人来接自己的,可是一着急就丢东西的习惯注定了宋芦这个想法真的只能是想想,一个连钱包都没带的人,谁还敢指望这人带手机。

  此时已经是夜里十点了,宋芦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那条看不见尽头的路上,伸手擦着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低声咒骂:“特么的这都什么鬼!这么远,咋不直接上天呢!装逼!”

  宋芦平日都是开车,从来没有发现这段路居然可以走那么长时间,而且因为所谓的有钱人为了追求安静,这破房子还是建在半山腰上的,路边种着高大茂盛的树,在路灯下留下一片大大的阴影。

  9酷P匠/网@+永久免L~费看b小说~☆

  树影在风里唰唰作响,还带着自带的抖动效果,时不时呼啸而过一辆看不清模样的豪车,这样的效果,宋芦觉得直接可以拍鬼片了。

  宋芦怕黑,而且这样诡异的场景就算是不怕黑的人估计也心虚了,可是都走到一半了,宋芦怎么都不愿意折回去,只能是硬着头皮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后悔,为什么自己要这样冲动。

  宋芦这穿着高跟鞋走了一路,可算是想清楚了自己的这个行为到底是有多么的傻逼,宋芦在心里嘀咕:丫的,为什么不让欧卿祺来接我呢?为什么就不会趁着自己有手机的时候让欧来接自己呢?

  在宋芦的印象里,欧卿祺从来没有拒绝过宋芦的要求,从来没有过。

  宋芦将鞋子脱下来提在手里一步一脚印的往前走,看到欧家那个金灿灿的大门的时候直接就觉得自己是感动得热泪盈眶了,终于有了一种回家了的感觉。

  王叔这颗老心算是真的被欧卿祺和宋芦这两个不让人省心的破玩意儿折腾够了,欧卿祺躲进书房不露面,宋芦打了电话说要回来,可是这都快两个小时了,宋芦再不回来,王叔都快觉得这人被外星人带走了。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这是上哪去了啊?”看到宋芦的模样,王叔的老脸真的是忍不住狠狠的抽搐,心里吐槽自己的想法不会成真了吧,这货真被外星人带走了?

  顺着王叔诡异的眼神,宋芦才发现自己的形象到底是有多狼狈,将鞋子扔到了地上,宋芦光着脚丫子就大大咧咧的往里走,一边走一边擦掉自己脸上的汗水,沙哑着声音问:“王叔,欧卿祺呢?”

  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大杯水,宋芦才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倒在沙发上长长的舒气,天知道一路上光着脚走过来的时候宋芦的心理活动到底是有多复杂。

  对那些万恶的资本主义,宋芦真的是又爱又恨呐,因为有钱人的骚包心理,一路上都铺得平整都不像话,一路上没有踩到玻璃碎石子,所以除了脏一点,宋芦的脚丫子还保持着完整的容颜。

  可是那些人出钱把路修那么长干什么?为什么富人区没有公交车或者地铁!宋芦的内心是崩溃的,怀着这样复杂的心情,宋芦终于光着脚丫子蹦哒到了家。

  “二少爷在书房呢,二少奶奶您要不先上去看看?”王叔苦巴巴的皱着一张老脸纠结的看着宋芦狼狈模样,有些试探的开口说。

  什么叫做近乡情怯,宋芦算是真的领会到了,一路上想了无数的,准备好了就等爆发的话,还有那些要来个激烈热情的表白的冲动,都顺着那杯凉幽幽的水灌到了肚子里,总结为一个屁,无声的放了。

  “那个,他回来,有什么异常的表现吗?例如,发脾气什么的?或者说,脸色比较难看啥的?”

  宋芦一只手抠着水杯,一边低垂着眉眼掩盖自己心里的心虚,低低的问。

  王叔闻言更加肯定这两人是吵嘴了,可是一看宋芦这反应就乐了,宋芦这是打算服软的态度呐。

  王叔连珠炮一样的噼里啪啦的说了,欧卿祺非凡没有发脾气还笑面如花的模样,听得宋芦一愣一愣的,心里哀叹:完了,这人是真生气了……

  “我上去看看……”宋芦做些心理建设,嘟囔着说,心里千百个不情愿,可是自己犯错了,宋芦觉得除了服软自己别无选择。

  专心致志跟自己过不去的宋芦没有发现,自己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了一个人,欧卿祺双手插兜站在宋芦的身后,看着这个让自己心碎的女人,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耶,欧卿祺,你下来了啊……”宋芦怯生生的看了看一脸沉默的欧卿祺,绞着手指低低的嘟囔,低着头的小眼神直接拧巴成了麻绳,声音也明显的底气不足。

  王叔见状自己隐身退场,将客厅留给了这两个闹别扭的年轻人,一脸感叹的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眼里闪烁着淡淡的感慨。

  “年轻人就是好,怎么吵闹,都是好的,只要能在一起,哪里还有那么多的要求呢……”

  欧卿祺居高临下的看着低着头的宋芦,看清了宋芦紧张时咬嘴绞手指的所有小动作,低声轻笑,薄薄的唇一字一句的吐出冷情伤人的话:“怎么,小情人走了,舍得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