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还在回响着王叔的话语,宋芦的眼里却只剩下了眼前的情景,稍微喘息了一下。宋芦就想清楚了,明白了自己的心。

  宋芦一向是个敢爱敢恨的人,之前就发现了自己对欧卿祺有不一样的感情,可是宋芦不愿意深究,可是今天江风一语惊醒梦中人,让宋芦清楚的看到了,自己对欧卿祺的心。

  宋芦现在什么也不想管,只想冲到欧卿祺的面前对欧卿祺解释,他看到的一切都是误会,然后很认真捧着欧卿祺的脸,严肃的告诉欧卿祺,我好像喜欢上你了,我们好好在一起吧。

  也许今天真的就是杰瑞说的那样,并不适合谈恋爱,所以在宋芦明确了自己的心的时候,老天爷也不配合。

  看着自己眼前长长的车串,宋芦的心就像是被人放到了灼热的炭火上反复炙烤一样的难受,眼里的焦急几乎就是快要冲破宋芦的眼眶,飞到欧卿祺的跟前去。

  “同志,前边是怎么了?这路大概什么时候能通啊?”宋芦实在是等不下去了,一把抓住了一个路过的交警就问。

  这个被宋芦抓住的小交警估计也是刚刚上班没多久的,一看到宋芦这样光鲜亮丽的穿着打扮,还是个年纪相仿的美女,瞬间就红了脸,有些磕磕绊绊的说前边发生了车祸,估计一时半会还通不了。

  一听这话宋芦有些急眼了,也顾不上自己的淑女形象了,张嘴一句我靠!吓得清纯小交警抓住了自己的衣服,一脸人不可貌相的表情走开了。

  宋芦现在真的是多一分钟都不愿意等,心里有种迫切的冲动,促使着宋芦想要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飞奔到欧卿祺的跟前,所以宋芦恨不得把自己眼前的这些该死的堵路的车都给轰炸了,给自己腾路。

  人在着急的时候总是会发挥出平时没有的潜能,就像这个时候,宋芦脑海里清晰准确的冒出一个人的名字,用自己异于常人的大脑计算了一下可行性,然后就是雷厉风行的拨通了电话。

  “杰瑞,我在高架桥这里堵车了,你过来给我看着车,估计还要好久才通,我着急要走,你立马过来。”宋芦三言两语的说了自己的要求就挂断了电话,听得杰瑞一脸的心酸泪。

  杰瑞打着我都下地狱了,你怎么可以不陪着我的想法拽上了无辜的小张,还经验丰富的带上了一堆吃的,在宋芦几乎是诡异的目光的注视下一脸坦然的接过了宋芦手中的车钥匙,开始了自己的替堵车之旅。

  宋芦在杰瑞嫌弃的目光中开始朝着地铁站跑去,真的是跑的,一路上不少人都回头看着这个穿着一身华服踩着高跟鞋飞奔的女子,眼里透露出一股诧异。

  甚至还有人低低的感叹:“现在的女人,真的是太强悍了啊……”

  有人有句话说得好,就是说人越是在自己慌乱的迫切的想要做某件事的时候,情况越多。

  宋芦觉得说出这句话的人必然是经历过了血和泪的教训,才能总结出这么一句如此深刻的话来,而且宋芦还充分的认识到了这句话的正确性。

  就像此时,宋芦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眼前飘然而去一班地铁,苦逼兮兮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现金,或者说,宋芦很可怜的发现,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带包,走得太潇洒,丫的全给扔在车上了……

  最终当宋芦在一个好心的阿姨实在是被宋芦脸上的悲痛感染了不忍心视而不见的情况下,获得了阿姨友情赞助的两块钱,终于历经千辛万苦,踏上了回家的征程。

  也许是因为天晚了,地铁上的人没有白天的拥挤,稀稀疏疏的人松散着站在车厢里的各个角落,呈现着自己独特的风景。

  大学毕业后,宋芦就很少又有这样挤地铁的经历了,如今再次踏上这条路,宋芦的心里感觉实在是五味杂陈,复杂得心酸。

  别车厢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一对小情侣,看起来还是大学生的模样,女孩子应该是哪里不舒服,皱着眉头斜斜的看在男孩子的肩膀上,嘟嘴撒娇。

  男孩的脸上带着细小的绒毛,在车厢里昏暗的灯光下闪耀着细碎的光亮,宋芦觉得,也许有点点灰尘在其中起伏荡漾也说不一定。

  两个人头颈相依,低低的说着话,男女都不漂亮,却有着自己的温暖,深深地吸引着宋芦的目光。

  “欧卿祺,我们以后也像这样,好不好?”宋芦低着头看着自己身上在人群中显眼的嫩黄色裙子低声呢喃,眼里浮动着浓浓的希冀。

  “酷F匠网K永}久免8费!☆看小u说WZ

  我知道,你也在意,所以我们要好好的在一起,不要任意,不要别离,以后的以后都只会有你,亲爱的,我爱你……

  车厢里回响着清新的女声,唱出了一句句平日里宋芦不会花费注意力去听的歌词,这样几乎恶俗的曲调,却让此时此刻的宋芦由衷的扬起了嘴角。

  “欧卿祺,我们都要好好的,给我个机会,让我试着,爱你。”宋芦看着那对在自己视线里逐渐模糊的小情侣,感受到自己脸上的冰凉液体,轻声细语的低头呢喃,仿佛只此一句爱你,用尽了一生的勇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