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王叔围着沙发打转的样子,轻易的就捕捉到了王叔脸上的紧张,因为王叔的关心,欧卿祺的心口微微一暖,心里那些皱巴巴的痕迹被熨烫得很服帖。

  “王叔,你是想要召唤哪路神灵呀?绕多少圈才可以表白成功?”欧卿祺挑眉戏谑的看着那个被王叔绕了无数遍的沙发,低声调侃。

  王叔一张老脸瞬间变得通红,将自己手里的一支膏药扔到了欧卿祺的身上,松弛了的嘴皮上下一搭,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通说教,阵仗大得欧卿祺都一愣一愣的。

  “叔,你今天有点血压高是吧?”欧卿祺似是而非的扯话题。

  王叔抬起手在欧卿祺头顶上就是一个糖炒栗子,发出砰的一声闷响,可是打完自己又心疼了,眼神皱巴巴的拧巴成了一股麻绳。

  “手伸过来,咋整的,又跟人打架了?我说你这么大个人了,媳妇儿都娶了,还这副德行,不知道你这样会招惹老婆嫌弃是吧?哪天你媳妇儿不要你了你才知道!”

  王叔一边絮絮叨叨的说教,一边扯过欧卿祺的手,小心翼翼的给欧卿祺清洗上药,时不时用眼神看看欧卿祺,想要从欧卿祺的脸上捕捉到一点情绪外露的痕迹,可是最终还是一无所获。

  欧卿祺看着王叔皱着一张脸给自己上药,心里暖暖的,试图用这种来自别人的关心带来的温暖,去驱逐那些心底因为宋芦而产生的无限悲凉。

  “王叔,你别给我整成粽子了啊!别介,再包就成猪蹄儿了!”欧卿祺大呼小叫的将自己的手从王叔手里抽了出来,纠结着一张脸,苦巴巴的看着自己一不注意被王叔来个彻底改造的手。

  “王叔,谢谢,谢谢你,陪着我。”欧卿祺突然就伸出手抱住了王叔骨架突出的身子,感受着这个老人身上一如既往的肥皂香味,深深地收回了自己眼眶里酸胀的液体,低哑着声音说。

  欧卿祺笑眯眯的走了,留下王叔一个人坐在原地,愣愣的看着欧卿祺离开的背影,混浊的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心疼。

  宋芦回到会场后就找不到欧卿祺了,焦急的抬高了脑袋,试图在一群衣着靓丽的人群中找到那个男人的身影,心里的不安被无限放大,眼里闪烁着浓浓的慌乱。

  杰瑞发现今天真的不是一个适合谈恋爱的日子,你说这小情侣咋就凑不到一块去呢?一个找一个的,还都找不到,而自己这个单身了二十多年的人却能无一遗漏的看到了全部。

  杰瑞忍住自己心里想要吐槽的想法,朝着满脸焦急的宋芦招手,将自己手里用来装逼的神器放到了桌子上,眼里闪烁着淡淡的疑惑。

  “杰瑞,你看到欧卿祺了吗?我找他有事,你知道他在哪吗?”宋芦三步并做两步朝着杰瑞走了过去,一边在嘴里连珠炮一样的发问。

  杰瑞看着宋芦的表情,觉得该死的眼熟,仔细低头想了想,发现宋芦现在找欧卿祺的这个表情跟之前欧卿祺找宋芦的表情那个叫做一个如出一辙呐,该死的像。

  杰瑞清了清嗓子,对着宋芦说:“你们吵架了?”

  宋芦一听这话一脸的莫名其妙,皱着眉头看着杰瑞,毫不留情的说:“吵你妹!我都没见到人,咋吵?”

  =酷-/匠网●永Yc久免h费)看|¤小z说\

  “欧卿祺刚才不是去找你了吗?一脸的杀气,我还以为你们吵架了呢?合着这人就没找着你?”杰瑞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宋芦,声音里带着无数的诧异。

  听到欧卿祺去找过自己,宋芦的眼里飘过一丝慌乱,强行定神看着杰瑞,难得正经的说:“你知道欧卿祺上哪去了吗?我找他有急事。”

  “可能是回家了吧,反正他让我盯着,然后自己就跑了。”杰瑞看着宋芦这脸色也不像是要去找欧卿祺离婚的,就一幅无力吐槽的模样说出了欧卿祺的去处。

  宋芦得到了欧卿祺的去向,一刻也不愿意多耽搁,急匆匆的就朝着大门走,还对着杰瑞来了句欧卿祺说过的话,你在这盯着,有事打电话。

  看着宋芦急匆匆的背影,杰瑞再次端起了被自己冷落在桌子上的酒杯,宠幸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果汁,意味深长的嘀咕了一句:“丫的,孽缘呐……”

  杰瑞没想到的是,自己今天这一句无病呻吟的感叹,竟然说中了欧卿祺和宋芦的无尽纠缠。

  宋芦朝着家里的方向赶,欧卿祺在家里搞大迁徙,把自己的东西全部都搬出了宋芦的卧室。

  欧卿祺现在是一步也不愿意再踏进那个自己曾经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进去的房间,满脸嘲笑的把那把自己偷摸配的宝贝钥匙扔到了抽屉的深处。

  拿着自己的东西,欧卿祺把宋芦卧室里自己曾经努力留下的痕迹一一清除,那些都是欧卿祺在宋芦的怒目而视下留下的,只是想要让宋芦适应自己的存在,欧卿祺就努力了很长时间。

  可是如今欧卿祺可悲的发现,当时费尽心思留下的痕迹,也抵不过人为的清扫,就像那些自己存在过的痕迹,在宋芦的心里也抵不过江风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欧卿祺满脸落寞的把自己关进了书房,没有看到王叔在楼梯转角处露出心疼的神情。

  “二少奶奶,您在哪呢?要回来了吗?”

  欧卿祺在楼上忙活,楼下的王叔积极的发动自己年久失修的大脑,仔细思考了一下欧卿祺的异常,然后趴在楼梯转角后看到了欧卿祺收拾东西的全过程,将欧卿祺脸上的受伤一一记在心里。

  思前想后王叔觉得欧卿祺就是跟宋芦闹矛盾了,怎么都放心不下的王叔还是拨通了宋芦的电话,想要让宋芦回来看看欧卿祺的情况,这样的欧卿祺很让人担心。

  “我在回来的路上,怎么了?欧卿祺在家吗王叔,我找他有事。”宋芦一边焦急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堵起的长长的车,就像一串糖葫芦一样被夜色和灯光串联在一起,歪歪扭扭的,看起来格外的滑稽。

  王叔心里想着,这人不是还是在意着呢嘛,这开口就是找人,小夫妻过日子,哪有不吵嘴的?就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看到的和推测的关于欧卿祺的情况都跟宋芦交代了,顺带还提了提自己的处理意见。

  听着王叔的话,宋芦觉得自己的心仿佛沉到了无尽的黑暗深渊里,看不见出路,只有数不尽的黑暗和冷寂。

  宋芦觉得,自己知道哪里不对劲了,也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心慌,宋芦几乎可以肯定,欧卿祺肯定是看到了自己被江风抱着的场景。

  宋芦的心口闷得难受,耳边还会放着王叔絮絮叨叨的话,眼前浮现出欧卿祺阴沉着脸把自己的东西搬出卧室的模样,有些难受的闭上了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闭上的眼睛隔离了街上的万家灯火,纸醉金迷,宋芦的心猛地沉寂下来,可是眼前却诡异的出现了那个阴暗墙角里安静窥视着一切秘密的医药箱,看清了上边的斑驳血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