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任由自己的手搭在墙上,狠狠地抠下了一块墙皮,攥着那块尖锐的东西,刺破了自己的手心,感受了一次杰瑞口中说的十指连心的疼,可是却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

  宋芦的个子不算小,可是因为江风太高了,就把宋芦的身子完全遮挡在了身后,从欧卿祺的角度看不到宋芦的挣扎,只看到了这两人的头颈相依。

  如果这是欧卿祺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经过刚才来的一段路上的思考,欧卿祺也许会忍下自己心里翻涌着的无边醋意,告诉自己,这只是意外,冲上去将宋芦扯到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身份告诉江风,宋芦是自己的老婆,属于自己。

  可是一天之内连续看到两次,欧卿祺的好不容易做好的心理建设瞬间崩塌,不但有心碎,还夹杂了无数的悲凉。

  “从来都不是属于我的,是我妄想了……宋芦,是我配不上你……是我妄想了……”欧卿祺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江风抱着宋芦的背影。

  眼神中透出凉薄的痕迹,那样用力的程度好像是想要把这副场景永远的刻画在自己的骨子里,提醒自己,永远都别动心。

  欧卿祺扭头走了,背影中含着无数的悲凉,黑暗中欧卿祺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有莫名冰凉的液体,胡乱的摸了一把,低声呢喃:“是我妄想了,我这样的人,又怎么会配得上你……”

  那个被遗忘在阴暗的墙角的医药箱见证了欧卿祺心碎的过程,安静的躺在灰蒙蒙的商量,苍白的表面滴落了几点血红的艳丽,那是欧卿祺心碎的痕迹。

  欧卿祺走的时候,将手里一路上自己小心翼翼保护着的医药箱扔到了墙角,发出砰的一声闷响,惊扰了江风,松开了自己紧紧抱着宋芦的手臂,宋芦趁机就从江风的怀里挣扎了出来。

  宋芦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睁大了眼睛看了看,生怕那个老是跟自己嘻嘻哈哈的男人会阴沉着脸出现在那里,低暗着眸光看着自己,只要一想到欧卿祺看到自己被江风抱着的情景,宋芦就觉得莫名的心虚。

  “江风,你疯了是不是?”墙角没有人出现,宋芦的心猛地从空中落了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感觉到自己的失去频率的心跳,捂着心口苍白着脸冲着江风低吼。

  江风闻言直接就笑了,宋芦刚刚下意识的回头看墙角的动作是真的伤到了江风的心,就像是宋芦拿着一把刀,一片一片的解剖着这人的血肉,看到了里边的血肉模糊。

  “疯了?宋芦,我早就疯了,从你开始招惹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疯了!”江风的情绪突然就失控了,眼里充满了艳丽妖娆的血丝,点点滴滴都在嘶吼着绝望的疯狂。

  江风突然伸出手抓住了宋芦的肩膀,狠狠地摇晃,眼里迸发出近乎毁灭的疯狂:“宋芦,你为什么要嫁给别人!你爱上欧卿祺了是吗?你爱上他了是吗?”

  酷/匠网v√首,m发kL

  江风歇斯底里的嘶吼让宋芦本能的害怕,可是震惊的却是江风说出的话,那句你爱上欧卿祺了是不是,狠狠地带着烫人的灼热印在了宋芦犹豫不决的心口,发出诡异的光亮,透着炽烈的沁香。

  宋芦的眼神里不由自己的带上了一抹慌乱,眼中光怪陆离的世界分崩离析,就像是那个穿着新衣的皇帝,被人揭穿了自己没穿衣服的现实,赤条条的白花花的身子暴露在阳光下,发出腐败的味道。

  “江风!你特么的在这儿跟我发什么疯!我能嫁给欧卿祺,我爱不爱他跟你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我爱他,那又怎样?”宋芦昂起头对着江风一字一顿的说,带着自己也说不清的坚定。

  宋芦奇怪的是自己说出那句自己爱欧卿祺的时候没有一点的心理负担,就像是说什么最不过稀松平常的话一样,自然而舒适,仿佛天生就应该是这样说的一样。

  江风眼里伪装出的坚强被宋芦这句话击毁,消失得一点都没剩下。

  “是呀,那是你丈夫,你爱他天经地义!宋芦,你就这么爱上别人了,你想过我吗?你有没有想过我怎么办!”

  听到江风这近乎指责的话宋芦直接就是气得乐了,勾起嘴角,眼里闪烁着嘲讽的波澜。

  “你怎么办?你不是都跟宋菲有孩子了吗?你都要当爹了你还想怎么办?!”宋芦的话一字一句都带着血淋淋的残忍,可是却是潜藏在心底了太久的话,只不过是一朝爆发而已。

  江风不知道宋芦知道这件事,或者是江风自己都没有把这件事当一回事,宋菲的私生活一向混乱,江风是和宋菲睡过,可是江风并不觉得,宋菲会怀上自己的孩子。

  可是当宋芦说出这件事的时候,江风还是不可抑制的感到心虚,因为那是宋菲,是宋芦名义上的姐妹,自己和宋菲发生了这样的事,怎么都是不好的。

  “宋芦,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江风收敛了自己眼里的慌乱手忙脚乱的想要跟宋芦解释。

  宋芦一把拍开了江风的手,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低声说:“江风,我们结束了,真的结束了。”

  宋芦没有心情再去顾及江风的心里到底是伤得有多深,说要这句话就直直的转身离开了,可是脚步里却带着不易发觉的慌乱。

  宋芦觉得今天的事肯定有蹊跷,自己的脑海里老是浮现出欧卿祺阴沉着脸看着自己的样子,感觉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出轨了一样的悲伤。

  只要一想到这样的可能,宋芦的心很不安,迫切的想要见到欧卿,看到人在自己的眼前,心才能安静的放回胸腔。

  宋芦走出天台的时候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了那个被一个男人用体温携带来,却伴随着心碎,混合着有过的心动,抛弃在墙角的医药箱。

  宋芦记得自己来的时候没有这个东西,可是心里迫切的想要见到欧卿祺,也没有多想,疑惑的看了一眼就匆匆忙忙的走了,留下那个医药箱,带着无尽的悲凉,独自躺在苍凉的夜里,见证了多个人的心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