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这回可是死死地记住了杰瑞说的话,瞪大了眼睛看着宋芦不肯转眼,看得宋芦觉得,这丫头再这样尽职尽责的瞪着自己,估计那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都能从眼眶里掉出来。

  “小张,你至于吗?杰瑞说的话就是圣旨了?”宋芦有些好笑的扯掉了自己手心里的一块皮,低声调侃。

  “呀呀呀,二少奶奶你别扯啊!杰瑞马上就拿医药箱来了,再忍忍就行了哈!”小张看到了宋芦几乎自残的动作,急得红了眼睛,冲着宋芦连连摆手。

  宋芦无视掉小张叽叽喳喳的话,手脚麻利的撕开了那块破了的皮肉,面无表情的扯下来,然后有意无意的低着头说:“坏了的地方,就要把坏了的扯掉,不然就会腐败,会更疼,知道吗?”

  还没有谈过恋爱的小张不明白宋芦这话的意思,只是呆呆地看着宋芦血肉翻飞的手心,暗自咋舌,愣愣的点头。

  等到宋芦扯好自己的手心,再抬头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欧卿祺已经不在会场内了,华丽的舞台上旋转着一对又一对衣着光鲜亮丽的男女,在辉煌的灯光下闪耀着明媚的或虚伪的笑,华丽妖娆。

  杰瑞今天真的是有想要把欧卿祺这货给撕了的冲动,去后台找医药箱的时候眼前浮荡着的一直都是宋芦那两只血肉模糊的手心,和那个强颜欢笑的神情。

  杰瑞浑身自带杀气,满脸怒气的朝着后台飞奔而去,一路上遇上的人也都很有眼色,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招惹处于极度狂躁状态的杰瑞,自行避开了这个移动的火药包。

  看到那个衣冠楚楚的罪魁祸首,手里夹着一支烟故作忧郁的站在楼梯口招惹烂桃花的欧卿祺,杰瑞心里所有的怒气唰的一下就从脚底下冲到了头顶,可谓是就差没气得七窍流血,五窍生烟了。

  “欧卿祺!你特么什么情况啊!你在会场里那都干的什么破事儿!你还是不是人了,用完就丢是吧,没你这么过河拆桥的!”杰瑞急匆匆的冲到了欧卿祺的跟前,一把拽住了欧卿祺的衣领嚷嚷。

  B酷匠网唯一W#正版,P%其~他k●都3是.盗版

  欧卿祺将手里的燃到一半的烟塞到了嘴里,腾出一只手拍开了杰瑞白斩鸡一样的爪子,将杰瑞和自己的距离推开了,保持在三尺之内,目光晦暗不明的看着满脸愤懑的杰瑞。

  一看欧卿祺这老神在在的模样,杰瑞心里的怒火乎乎的从左边烧到了右边,将杰瑞的一颗老心烧得那叫一个外焦里嫩,脑海里浮现着宋芦血淋淋的一双手,看着欧卿祺的眼睛都红了一圈。

  “欧卿祺,你他么什么意思啊!你到底是要干什么!”

  欧卿祺按住了自己发疼的额头,低沉着目光看着杰瑞,用尽了自己一生最大的耐心对着杰瑞低声说:“杰瑞,我心情不好,你别跟我闹行吗?你该干嘛干嘛去,行吗?”

  杰瑞一听这话,直接就是气得乐了,嘲讽的勾起了自己的嘴角,声音有些尖锐的低吼:“你心情不好?哎我去,欧卿祺你跟我说说你凭什么心情不好啊!你把宋芦一个人晾在台下人多尴尬,你凭什么心情不好啊!”

  “我说你能不能别跟我提宋芦!”欧卿祺现在一听到宋芦这两个字就忍不住想起那副刺痛眼球的场景,想起那个男人将宋芦搂在怀里的模样,心口火辣辣的疼。

  “是呀,特别不乐意听到这两个字是吧,心里还知道过意不去啊你!我还以为你能干得出那事你就不会过意不去!”杰瑞颤抖着声调指着欧卿祺说。

  “杰瑞,我现在不想听见有人跟我提宋芦的事,我心情不好我再说一遍,你最好马上该干嘛就干嘛去,不然我不敢保证我能控制住自己不揍你。”欧卿祺压抑着自己心口的怒气对着满脸愤怒的杰瑞说。

  一听这话,杰瑞立马就打开了欧卿祺的手,站到了距离欧卿祺很远的地方,再三确认了自己的安全距离后才接着对欧卿祺冷嘲热讽的说:“是,你心情不好,那个手都抓得鲜血淋漓,面目全非的人都还没说心情不好呢。”

  欧卿祺的身子因为杰瑞的这句话而微微一顿,太久没有活人应该有的表情的脸上终于飘过了一丝活人应该有的情绪。

  “什么意思?谁受伤了?”欧卿祺沙哑着声音问。

  杰瑞一听这话,乐了,嘴角勾起的弧度在欧卿祺的眼里看来有些尖锐:“你不是不想提宋芦嘛,能把人晾在那儿,还会在乎人家会不会因为这事抓破了手?我还以为你这心是石头呢,过河拆桥这种事,做得那么自然。”

  欧卿祺心里所有的怒气都因为杰瑞这一句宋芦受伤了而烟消云散,心里还有憋屈,可是都不及知道宋芦伤着了的时候的心疼,眼里迅速飘过一丝焦急。

  欧卿祺一想到宋芦伤得鲜血淋漓的手,心里就飘荡着无尽的懊悔,欧卿祺是真的后悔了,后悔自己不好好跟宋芦解释自己为什么生气,后悔自己采取这样伤人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欧卿祺将自己手里已经燃到了尽头的烟扔到了地上,一把抓过随意搭在楼梯上的外套披在身上,一边急急的朝着大厅的方向走,欧卿祺很想立马见到宋芦,将宋芦狠狠地抱到怀里,宣布自己的所有权。

  “沁儿,对不起,等我,等着我……”欧卿祺低声呢喃着匆匆而去,留下杰瑞一人在原地打转,看着欧卿祺急匆匆的背影和脸上焦急的神情,杰瑞有些后怕的咋舌:“妈蛋,爱情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