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宋芦身旁的杰瑞看到了这两个人的互动和眼神的交流,有些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嘀咕:“什么玩意儿啊,这样还不忘记秀恩爱……”

  “下边我宣布,欧氏三十周年庆典舞会,正式开始!希望各位能有一个愉快的夜晚!”欧卿祺清朗的嗓音通过音质良好的话筒传来,台下响起了阵阵掌声。

  开场舞在这样的公开场合一向是拥有比较特殊的地位的,一般都是由欧氏的现任掌权人和自己心仪的女人一起,而那个被邀请的跳开场舞的女人,必然会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欧卿祺从台上款款而来的时候好多女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两眼放光的看着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

  希望那个幸运的女人会是自己,自己会被那个男人拥在怀里在这华丽的舞台,在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中翩翩起舞,成为那个男人的公主。

  宋芦看着欧卿祺从台上下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微微紧张了一把,尽管之前就说好了的戏码,可是宋芦还是有些微微怯场,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实在是太惹眼了好不好……

  感受着众人对欧卿祺目不转睛的注视,宋芦的心里泛着淡淡的骄傲,微微挑高了眉毛,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尽管心里已经乐翻了天,可是还是维持着一如既往的淡定。

  事情的突变是怎么发生的,宋芦不知道,只是呆愣着眼神,眼睁睁的看着欧卿祺满脸笑意的对着那个叫做陈笑笑的女人伸出了手,说出了那句曾经在家里,在床边对着自己说的话,任由脸上的笑,僵硬无比。

  宋芦已经准备好要伸出去,搭在欧卿祺宽大的手心里的小手,颤抖的垂在身体的两侧,看着欧卿祺拥着那个笑容满满的女人走下了舞台,在灯光下翩翩起舞。

  音乐悠扬,在夜里的空气中飘荡,灯光下的那一对男女看起来是那么的默契,一举一动都带着无法忽视的绝代风华,狠狠地刺痛了宋芦的眼睛,让宋芦觉得,自己难以呼吸。

  欧卿祺低垂着眉眼,随着舞步的转动轻轻的在女子的耳边低语,惹来女人的低低发笑,连声娇呼。

  宋芦呆呆地看着台上的男女,忍不住轻轻的放下了自己由于期待开心而勾起的嘴角,换上了一个绝对凉薄的弧度,眼神冰寒彻骨。

  宋芦是真的不明白,欧卿祺这货到底是怎么了,胸口郁结着一口火气,火辣辣的炙烤着宋芦的心,让宋芦的眼角泛起了一股酸涩。

  杰瑞看到欧卿祺拉走了另外一个女人的手的时候,看着欧卿祺的眼睛都直了,有些害怕了扭头看着宋芦,生怕这个脾气火爆的姑奶奶冲上去把欧卿祺这个乱搞的货给撕扯成碎片。

  宋芦的神情绝对是足够冷静的,冷静到让人害怕,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冷光,直勾勾的看着台上的人,缓缓的在杰瑞诡异的目光注视下勾起了一个弧度。

  一舞毕,欧卿祺拥着陈笑笑从台上走了下来,直直的越过了站在原地的宋芦,谈笑风生的跟别人交谈,那副自然淡定的神态,仿佛眼里就没有看到宋芦这个人一样。

  宋芦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的握成了一个拳头,修剪得圆润饱满的指甲深深地插到手心里,刻骨的疼意刺激着宋芦迟钝的神经,让宋芦感觉到难以呼吸。

  欧卿祺做得神态自若,宋芦咬破了自己的内唇满嘴的鲜血也不吭声,静静的看着欧卿祺的笑容,一言不发。

  站在一旁的杰瑞有点看不下去了,可是在这样的场合又不能直接跟欧卿祺说什么,只能是急急的越过了用各种探究的眼神看着欧卿祺和宋芦的无知群众,走到了宋芦的身边。

  “那个,他脑袋抽风,你别搭理他,一会儿我替你收拾他,你别生气呐。”杰瑞有些词穷的看着宋芦,低声在宋芦的耳边说。

  宋芦听到杰瑞的声音才觉得自己被刺激得出窍的灵魂缓缓回归,周身从神经末梢就开始向心头传递着无尽的疼痛,眼眶莫名的酸胀,似乎有什么液体要喷薄而出,急切的想要宣泄自己内心的苦涩。

  “是吗?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宋芦并不回答杰瑞的话,只是低下头看着自己脚下的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低声细语的呢喃。

  杰瑞闻言有些急眼了,可是又不能说什么,只能是死死地瞪着还在和别的女人扯犊子的欧卿祺,拼命的甩眼刀子。

  “宋芦,你别掐你手了行吗?你把手松开呗,都掐坏了,得多疼呐……”杰瑞苦着脸几乎哀求的对着宋芦说,就差没鞠躬尽瘁了。

  宋芦听到杰瑞说自己的手,才回过神来缓缓松开了自己紧紧握着的手,看到了自己已经血肉模糊的手心,微微皱眉。

  杰瑞一看直接就快疯了,眼睛都急红了,宋芦这血肉模糊的手心,不说这十指连心,宋芦自己感觉得有多疼,就是杰瑞这个旁边看着的人,都觉得发自内心的疼。

  “哎呦喂,我的小姑奶奶,您可别乱动了。我这就去给你拿医药箱,你就在这里等我,可别乱跑了哈!”杰瑞将自己手里的东西塞到了目瞪口呆的小张手里,口气焦急的冲着宋芦说。

  宋芦闻言撇了撇嘴,满脸不在乎的低声嘀咕:“我没事,你别闹腾。”

  “没事?!你这叫没事?你给我好好待着,小张,你这回可给我把人看好了,我这就去拿医药箱,等着哈!”杰瑞一边冲着欧卿祺甩不要钱的大白眼,一边扭头就走了,脚步里带着明显的急切。

  小张如临大敌一样的睁大了眼睛,有些傻乎乎的看着宋芦不转眼,好像只要自己一不注意,眼前这人就会消失不见了一样,只不过在看到欧卿祺的时候,小张还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人,会突然间变成了这样。

  r2酷oG匠C网首!发C

  宋芦不想去搭理那个一惊一乍的杰瑞,可是有人关心,还是感觉心里暖暖的,只不过那一丝丝的暖意,在欧卿祺带来的刻骨冰凉面前,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低头看着自己手心里的被指甲刺破了的伤口,正在肆意的流淌着艳丽无双的液体,在白皙的手心里勾勒出一幅触目惊心的血色宏图,让人胆寒。

  “欧卿祺,这对于你来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对吗?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可以任意玩弄的,笑话是吗?”宋芦低声呢喃,眼里泛着淡淡的水雾,嘴角勾起的弧度却越大的大,笑容明媚。

  正在瘪嘴看着搂着另外一个女人跳舞的小张有点替宋芦抱不平了,扭头就听到了宋芦的嘀咕,有些不解的看着宋芦脸上的笑意,轻声发问:“二少奶奶,您刚刚说什么来着?”

  宋芦合上了自己血肉模糊的手心,抬起头看了看台上笑容明媚的欧卿祺,加大了微笑的弧度,低声细语的在小张的耳边说:“我说,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