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握着自己的拳头,两眼冒火的朝着前边走,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眼里闪烁着浓浓的的悲凉,嘴里轻声嘀咕:"是吗,为什么要骗我……沁儿,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欧卿祺的耳边回响着宋芦否认的话,回放着宋芦闪烁的眼神,眼前呈现出宋芦被江风抱在怀里的情景,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人给活生生的挖出来,然后用手揉碎了一样的疼。

  “如果你不爱我,那就不要给我幻想,宋芦,你这样,到底是算什么!”欧卿祺看着站在原地的宋芦,眼里划过一丝恨意。

  宋芦自从今天碰上了江风之后心里一直都有种不详的预感,可是自己又说不清到底是为什么,只能是下意识的追着欧卿祺的背影,试图找到一丝安心。

  杰瑞端着一杯酒朝着欧卿祺走了过来,没有看到这人低着头下的神情,自顾自的对着欧卿祺说:“唉,我说,你媳妇儿这次可是真的立了大功了,你可得好好奖励奖励人家。”

  “是吗?是该好好奖励奖励了。”欧卿祺的声音带着淡淡的低沉,还夹杂着丝丝暗哑,重重的击打在人的心口。

  欧卿祺一把接过杰瑞手里的酒杯,骨节修长的大手轻轻的转动着在灯光下闪烁着晶莹光彩的玻璃杯子,目光流连。

  杰瑞有些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着远处站着的宋芦,轻声说是。

  神情沉寂的欧卿祺突然就笑了,薄薄的唇轻轻的掀开一个弧度,露出了森白的牙齿,泛着淡淡的冷光。

  欧卿祺仰头一口喝光了酒杯里的液体,将酒杯塞到了杰瑞的手里,抬步就朝着主持人走了过去,低低的声音从杰瑞的身后传来:“舞会该开始了,假面也该是时候摘下来了。”

  杰瑞不明白欧卿祺这似是而非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直觉的感觉今天的欧卿祺很不对劲儿,眼里飘过一丝探究。

  )最`G新`Q章节7"上`酷u匠网

  衣着华丽的主持人拿着话筒走上了舞台,脸上浓烈的妆容根本就看不清这人原本的模样,宋芦看着有些难以接受的吐了吐舌头,兴趣索然的看着台上,眼神下意识的在周围搜索着欧卿祺的身影。

  台上的主持人絮絮叨叨的在说着千篇一律毫无创意的话,配合着一脸僵硬的笑容,台下时不时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掌声。

  宋芦看着台上闪烁的灯光,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之前在家的时候和欧卿祺的对话,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欧卿祺拿着衣服从浴室走了出来,看着还趴在床上看资料的宋芦皱眉,走到床边坐下后有意无意的擦着自己湿漉漉头发,一边看宋芦的反应。

  欧卿祺实在是没法忍宋芦的慢反应,放下了手里的毛巾主动跟宋芦说:“沁儿,今天你有什么活动吗?”

  宋芦闻言直接对着天花板甩了一个不要钱的大白眼,撇了撇嘴嘟囔:“你傻呀,今天是庆典好吧,我肯定得去呐!”

  “呀,我是说,你在庆典上有没有什么安排好吧。”欧卿祺打断了宋芦的吐槽问,眼里透过一丝淡淡的急切。

  宋芦有些不解的看了看欧卿祺一眼,敲了敲自己手里的文件夹稍微思考了一下,神情很肯定的说:“安排不就是安排好会场的一切,然后负责有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吗?对啦,还有,我跟你说,就那个大堂经理真的是够了,真的……”

  “停,谁问你这个了……”欧卿祺伸手捂住了宋芦喋喋不休的小嘴,满脸无奈的说。

  这回轮到宋芦蒙逼了,宋芦睁大眼睛看着欧卿祺,伸手在欧卿祺的额头上装模作样的碰了碰,然后老神在在的嘀咕:“没发烧呐,怎么就那么不正常呢?”

  欧卿祺一把打开了宋芦不安分的小爪子,两只手将宋芦的脑袋固定好正对着自己,额头抵着额头,两个人的呼吸轻轻的交缠,在空气里山悄然发酵。

  “我是说,陪我跳开场舞好不好?沁儿,陪我一起,开场好不好?”欧卿祺低声细语的在宋芦的耳边嘟囔,声音里还带着不明显的委屈,好像是委屈宋芦的不解风情。

  宋芦推开了欧卿祺的大脑袋,挑眉看着一脸认真的欧卿祺,有些好笑的撇了撇嘴:“你折腾了这么半天,就想让我陪你跳开场舞?”

  欧卿祺老实巴交的重重的点了点头,眼神里透露出淡淡的执拗,结果换来的却是宋芦的哈哈大笑,笑得捂住了肚子,乐不可支。

  “哎呦我去,你直接说不就行了,折腾这么半天,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真是,你也是真能整事儿的……”宋芦捂住肚子调侃欧卿祺,眼里闪烁着狭促的笑意。

  欧卿祺从床上站起来,走到宋芦的跟前,郑重其事的朝着宋芦弯腰伸手,声音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宋小姐,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份荣幸,可以邀请你陪我跳开场舞吗?”

  看着伸到了自己眼前的大手,宋芦忍不住微微挑眉,歪着头咂了咂嘴,将手伸到了欧卿祺的手心里。

  “这个不算,会场上你可得重新邀请一次,然后看我心情知道不?”宋芦故作傲娇的对着欧卿祺点了点下巴,嘴角含笑。

  欧卿祺在宋芦的手背上轻轻的印下一个吻,低声细语的说:“自然,沁儿会是全场最靓丽的公主,是我唯一的公主。”

  宋芦的耳边回响着欧卿祺那句暧昧的公主,和那个印在手背上的吻,忍不住伸手磨蹭了一下那个被欧卿祺亲吻过的地方,仿佛那里还残留着来自欧卿祺的灼热温度,轻轻的熨烫着宋芦的心。

  “傻样,装起来还真的人模人样的,挺像那么一回事儿的。”宋芦捂着自己的手背,看着那个在台上宣布开场的英俊男人,低声轻笑着嘀咕。

  欧卿祺站在华丽的舞台上,却感觉到一股来自灵魂的孤寂和冰凉,看着台下捂着手背微笑的宋芦,心里弥漫着一股悲伤,沁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宋芦正好抬头就看到了欧卿祺盯着自己的目光,脸上的笑意还来不及褪去,对着欧卿祺眨巴眨巴眼睛,傲娇的扭开了头,心里却乐开了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