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凡回神对着杨雨菲点了点头,满脸歉意的对着自己眼前的客人举了举手里的酒杯,神色自若的交谈,好像之前面露狰狞的人不是自己一样。

  宋芦本来以为不会有人会不识趣的来打扰自己的安静的,和小张闹了一会儿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会儿,可是没想到,不管走到哪里,找茬的人都无处不在。

  “二少奶奶,怎么不过去和大家说话呢,一个人在这里多没意思啊!”一个穿着大红长裙的女人回头看了看身后那几个女人,满脸堆笑的朝着宋芦走了过来。

  宋芦一看这人就觉得倒胃口,一张大饼脸也就算了,还抹得像什么似的,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家里有钱,买得起粉底一样的,那个粉底直接就是不要钱一样的朝着脸上倒。

  宋芦觉得,这才是真的一笑粉就掉的完美诠释版本,自己今天这个大浓妆根本就不算什么好吧。

  可是来者都是客,宋芦也没有兴趣招惹别的麻烦,脸上扬起美好的公式化的微笑,朝着这位粉底小姐伸出了自己白皙无骨的小手:“你好,不知道小姐贵姓?怎么称呼?”

  红衣女人趾高气昂的撇了撇嘴,赏赐一样的吐出几个字:“林忆莲。”

  宋芦闻言差点就乐了,这名听起来真有意思,可是脸上的笑容恬淡温柔,搞不清这人到底是想要跟自己要什么花样。

  “林小姐,你这粉底效果挺好的哈。”宋芦秉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原则先开口了,然后这个粉底小姐果然没有辜负宋芦对其智商的美好估计。

  “那是,我上国外特意订制的,绝对好用,就是贵了点。”

  “我也觉得效果好,这么厚都不掉粉,也看不出底色,是不错,贵点也值得。”宋芦溜须拍马的顺着红衣女人的话说,内涵意思就是讽刺这人脸皮厚,可是人家明显没有听出来。

  女人还想接着炫耀一下自己的粉底,身后的几个女人却看不下去这人做宋芦的笑料,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高挑女人站了出来,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宋芦,脸上的笑容却是温和有礼。

  “二少奶奶是吗?我是卿祺的同学,我叫陈甜甜,说起来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呢,以后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一起玩的。”白衣女人对着不明真像的宋芦抛出了橄榄枝。

  还不等宋芦答话呢,红衣女人忍不住了,对着宋芦翻了一个大白眼嘟囔:“什么同学,明明就应该娶的是你好吧,半路出来个截胡的,小三儿……”

  宋芦听到这儿,算是整明白了,心里那可是一个酸爽得不得了,丫的这是前任找上门来了啊!

  杰瑞一看到那个被雌性生物围攻了的宋芦,眼睛就红了,别人不知道,杰瑞还能不知道那个陈甜甜和欧卿祺曾经的爱恨纠缠吗?三两下从人群中挣扎出来,就飞奔着解救宋芦去了。

  宋芦还在酝酿着怎么在前任面前展示自己的强大的时候,杰瑞就出现了,轻轻的挡在了宋芦的前边,点头哈腰的将宋芦拯救了出来。

  “别跟那些人玩,没一个好东西!”杰瑞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不遗余力的诋毁着那些人。

  宋芦双手抱胸诡异的笑了笑:“陈甜甜,欧卿祺的前任是不是?”

  杰瑞挥了挥手,满脸的嫌弃:“不是,前好几任了都是……不对……二少奶奶……”

  宋芦目光淡淡的的瞟了瞟讪讪的杰瑞,语气悠悠然的说:“这样啊,回去我好好跟欧卿祺聊聊,这些前任是不是可以组成一个班呐。”

  “一个班?您小瞧那人了,要我看,组成一个连都够了……”杰瑞低声嘟囔着,在心里默默地为欧卿祺点了一支烟,就扭头去忙了。

  宋芦看着还在淹没在人群中气质盎然的欧卿祺,心里猛地泛起一股酸涩,嘟着嘴嘀咕:“回去我再收拾你!臭不要脸的,前任都找上门来了!”

  主持人说过千篇一律的开场白,欧卿祺作为主人上台致辞,宋芦看着那个站在台上气宇轩昂的男人,心里泛起一股淡淡的骄傲,眼里弥漫着晶莹的笑意。

  欧卿祺站在台上的时候也忍不住朝着宋芦的方向看了好几眼,看到这人的笑面如花,看到宋芦的细小的嘟嘴,忍不住想起了那些自己品尝过的美好,那些让自己沉醉的味道。

  可是这些美好和悸动全都被那一幕击碎,欧卿祺站在高处,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台下的情况,就像此时欧卿祺能清楚的看到江风迷恋的眼神看着宋芦,百般缠绵悱恻,看得欧卿祺的心头泛起一阵冷笑。

  欧卿祺下台后就直接拿了一杯酒灌到了肚子里,试图用激烈的酒精来麻痹自己疼痛的神经。

  宋芦看到这人抬头灌酒的模样不自觉的皱眉,走到欧卿祺的身边用有些强硬的态度从欧卿祺的手里抢过了酒杯,放在了桌上。

  宋芦一过来,欧卿祺就闻到了宋芦身上的香水味,眼里划过一丝冷意,语气悠然低问:“你刚才去哪儿了,我怎么都没找到你?”

  听到欧卿祺这样问,宋芦的眼神稍微乱了一下,可是随即就恢复了平静,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轻声说:“我就在后台呐,估计是走错过了吧,我一来小张就告诉我,你找我来着,找我有事吗?”

  “一直都在后台?”欧卿祺皱眉反问。

  宋芦的心是真的有点乱了,心里隐隐的那抹不安被无限放大,听到这近乎质问的话有些慌张的拽了拽自己的衣服。

  “不在后台我在哪?你怎么回事儿,审问犯人啊你!”

  ##看√x正●F版I◇章#}节5N上^酷匠网\…

  宋芦的回答让欧卿祺的心彻底降到了冰谷里,从内到外的冻了个彻底,让欧卿祺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寒意。

  欧卿祺低下头揉了揉宋芦的头发,定定的看着宋芦的泛着水雾的眼睛,试图从这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里看出这人真实的情绪,然后轻声发笑。

  “没事,我那边还有事,先过去了。”欧卿祺头也不回的说了这么一句,就朝着会场的另一边走了,宋芦站在原地看着欧卿祺离开的背影,忍不住按住了自己狂跳的心口,试图安抚自己内心的不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