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风的话随着夜里的风消散在风力,找不到存在过的痕迹。

  宋芦看着逐渐笼罩在头顶的黑色,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向后退了一步说:“我必须得走了,下边还有不少事等着我呢,你自便。”

  宋芦迟早都是要走的,江风很清楚,可是真的当这人要走了,江风的心里又不是滋味。

  头也不回的对着自己眼前的空旷轻轻的笑了笑,对着宋芦挥了挥手,努力做出了自己一生中最潇洒的姿态,送别着自己梦中的姑娘。

  宋芦走的时候心里猛地松了一口气,宋芦自己也说不清自己这到底是什么心理,可是宋芦就是突然就很想要离开江风的视线,不知道为什么。

  “芦儿,你后悔过吗?离开我,你有过一点点饿后悔吗?”江风的声音闷闷的,夹杂着淡淡的风声从宋芦的身后传来,定住了宋芦前进的步子。

  宋芦轻轻的捏了捏自己的大腿,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镇定一些,直直的看着自己前方没有尽头的路回答:“不后悔,从来,都不后悔。”

  说完,宋芦也不等江风回答就急急的走了,脚步带着微微的慌乱,可是不管是江风,还是宋芦,都腾不出注意力去关注那些不明显的慌乱,因为心乱了。

  江风的手指狠狠地掐到了自己的手心里,牙齿狠狠地咬着自己的唇,脑海里回荡着宋芦那句平缓,却坚定的话。

  “是吗?从来不后悔……宋芦,你当真是放得下啊……”江风看着眼前逐渐黑暗的夜色,在无人的地方,狠狠地释放着自己心里的恨意。

  宋芦收拾好自己心里的慌乱,又跑到了后台找了一瓶香水在自己的身上洒了一点,然后还觉得不够,又巴巴的洗了好几遍手,如果不是时间不够,宋芦估计能洗个澡再出来。

  因为被江风抱过,宋芦老是觉得自己的身上有江风残留下来的味道,心里觉得膈应得慌,就下意识的想要用别的味道来遮掩住那些不属于自己的味道,就像生怕有人会闻出来一样。

  走到大厅里的时候,宋芦远远的就看到了那个站在人群中的欧卿祺,看清了那个男人高傲的眉眼,肆意张扬的微笑,不由自主的放松了自己紧绷的心,摸着自己的头发,宋芦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二少奶奶,您可算是回来了,刚才二少爷找您呢!”小张一看到宋芦,就跟看到了什么救星一样,朝着宋芦飞奔过来,嘴里还顺带着嚷嚷。

  宋芦轻轻的的皱眉,心里隐隐的不安更加的明显,拽住了一脸着急的小张低声问:“二少爷什么时候去找我的?”

  “刚才呐!不过二少爷好像没有找到您,然后就跟欧董事长过去了。”小张老老实实的说出了自己看到的,那认真的就差板着手指一边数一边说了。

  宋芦轻轻的在心里安慰了自己一下,提心吊胆的带着自己也说不清的担忧和不安试探着问:“二少爷回来的时候,脸色什么的怎么样?会不会看起来比较生气的样子啊什么的?”

  小张疑惑的抬头看了看目光闪烁的宋芦,郁闷的说:“没有啊,二少爷回来的时候没有什么明显的脸色变化呐,笑眯眯的还是,二少奶奶,您上哪去了啊?刚才我都被杰瑞骂了……”

  得到了小张肯定回答,宋芦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猛地落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也有了管小张跟杰瑞的闲事的兴致,满脸笑意的和小张谈论着杰瑞的不是,说到开心额地方笑得眉眼弯弯的,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正在陪着欧老爷子认识那些商场上的厉害人物的欧卿祺,趁着欧老爷子和别人叙旧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宋芦,就看到了那人笑得明媚妖娆的模样,看到宋芦兴奋的笑容,欧卿祺的心里猛地升起一股怒意。

  “卿祺是吧,后生可畏呀,好好干,以后可就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一个老头子拍着欧卿祺的肩膀朗声大笑,一边朝着欧老爷子说。

  欧老爷子严肃的脸上难得挂上了和煦的微笑,顺着那个老头子的目光淡淡的的看了看笑得从容自若的欧卿祺,眼里透着淡淡的骄傲。

  “毛头小子,算不得什么,还想着你们这些老伙计有空的时候多帮我教导教导,免得成了个眼皮子浅的。”欧老爷子故作严肃的对着欧卿祺说。

  欧卿祺从善如流的对着欧老爷子点头,一副谦虚乖巧的模样:“是,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

  宋芦站在不远处看着欧老爷子和一群看不出年纪的老头子说话,时不时还拍上两下欧卿祺的肩膀,而欧卿祺只能做出一副听之任之的模样,心里觉得特别解气,和小张说话的时候笑得更开心了。

  ~看正P@版Z章节W◇上v酷{匠RD网

  欧凡带着杨雨菲穿梭在一群珠光宝气的人群中,时不时驻足和一两个人交谈。

  “欧卿祺可真是个有能力的,不少人都对他赞不绝口呢,都说他是欧氏内定了的接班人。”一个别的公司的继承人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和自己身旁的人来了这么一句。

  “是呀,你看欧董事长走到哪就给这人带到哪,这栽培的意思可就是真的太明显了。”这两人没有注意到身后站着准备过来敬酒的欧凡夫妇,自顾自的说着。

  欧凡顺着两人的视线看了看欧卿祺的方向,发现自己的父亲对那个从来都不正眼相待的人露出了骄傲的神色,而且父亲引介的那些人就算是自己曾经掌权的时候,也没有认识的。

  欧凡的眼里弥漫着嫉妒的神色,抓着酒杯的手狠狠地紧了紧,挽着欧凡的胳膊的杨雨菲自然是感觉到了自己丈夫的情绪变化,在无人注意的地方狠狠地掐了欧凡一把,拉回了这人险些失控的情绪。

  “别乱了分寸,那么多人看着呢。”杨雨菲到底是出生大家,很清楚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事,一边对着刚才谈论的人歉意的笑了笑,举了举手里的酒杯,一边低声在欧凡的耳边轻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