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走了,欧卿祺也收拾好了准备朝着会场前进,走之前走到宋芦的房间四处张望,在宋芦的枕头底下放下了一个精致的盒子,脸上含笑退出了房间。

  “沁儿,你也是在乎我的,对吗?”欧卿祺开着车朝着会场前进,嘴里轻声的念叨着,细碎的话语散在风里,渐行渐远。

  宋芦一进到会场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时间胡思乱想,手忙脚乱的进行着最后的确认,一次又一次的确保了各个环节的万无一失,在最后快要开场的时候,才捡到个空档找了个地方坐着歇了一会儿。

  “沁儿,你在哪呢?马上就要开场了,我过来接你。”欧卿祺一边指挥着杰瑞去前边迎接进场的各类人物,一边急急的朝着会场内跑。

  宋芦站起身来环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不用,我就在后台,我马上就过来,你在大厅里等我一下。”

  宋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看了看自己的妆容,确定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才抬步朝着大厅走去。

  宋芦出现在大厅里的时候不自觉的引起了一片低低的惊叹,就连欧卿祺都忍不住微微变了神色,眼里闪过一丝惊喜。

  宋芦皮肤白皙,很适合鲜亮的色彩,嫩黄色的及膝连衣裙很完美的称托出了肤色的靓丽,让宋芦看起来就跟个玲珑剔透的宝贝一样的引人瞩目,讨人喜欢。

  前后不规则的裙摆设计凸显了小腿的修长,肩上露出的部分恰到好处,可以说是多一点轻浮,少一点不足,带着小女人的性感,又带着淡淡的清新淡雅,让人惊叹。

  “欧卿祺,我在这呢。”宋芦顾不上看别人是什么神色,或者说宋芦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别人这样惊叹的神色,宋芦觉得,一个美女,总是要承受那么多目光的洗礼。

  欧卿祺整理了一下宋芦微微有些松动的腰带,捋了捋宋芦的头发,眉眼含笑的说:“这身衣服很适合你,今天很漂亮。”

  没有人会不喜欢别人夸赞自己,哪怕是宋芦也不能免俗,捂嘴低低一笑,宋芦挑眉对着欧卿祺发难:“难道说,我平日里就不漂亮了?”

  这话挑衅的意味很浓,欧卿祺有些无力的扶眉看着宋芦,故作为难的说:“你这不是逼我嘛……”

  宋芦白了欧卿祺一眼就朝着杰瑞走了过去,接过杰瑞手里的文件啪的一下签下了自己的大名,指着一个角落比划着什么,杰瑞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急匆匆的跑开了。

  时间差不多到了,欧卿祺作为副总必须上前去和各类已经到场的人交谈,不管说的是什么,至少都得笑着陪着。

  宋芦对这样的场合不怎么感兴趣,就找了个机会从欧卿祺的身边退了下来,轻声贴在欧卿祺的耳边说:“我先下去歇会儿,你在这应付着。”

  宋芦大病初愈,欧卿祺也不愿意让宋芦累着,对着宋芦点了点头,接着和某个公司的继承人谈话,笑得春风荡漾。

  看着宋芦离开的背影,欧卿祺的眸光微微暗沉,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欧卿祺自己表现得很淡定,可是只有欧卿祺自己知道,自己对江风和宋芦这件事到底有多在意,宋芦避开了,两个人见不着,也许是好事。

  欧卿祺看着宋芦走开了,心里莫名的轻松,跟人周旋起来也更加的有劲儿,可是却没有想到,自己的想法跟江风的不谋而合,导致了之后的悲剧。

  江风收到来自欧氏的请柬的时候内心真的是很纠结的,必须去和不想去在脑海里分成了两个小人儿,交战争吵不休。

  一边江风是真的不想去的,因为宋芦在那里,那是自己深爱的人儿,如今却做了别人的老婆,自己不见着也就是算了,真要亲眼看到了,心里怎么可能好受得起来。

  另一边江风又是迫切的想去的,想要见见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女人,看看她过得怎么样,哪怕最后注定失去了,可是还是忍不住观望,想要了解知道。

  最后江风还是带着复杂的心情来到了欧氏庆典的会场,稍微看了看会场的设计,江风就知道,这是宋芦的手笔,忍不住会心一笑,心口猛地一缩,泛着酸涩。

  √酷匠网BR永,久l免费看&-小说{M

  “江少爷,你好!今天你能来真是让我感到极其荣幸,希望你能在这里度过一个愉快饿夜晚。”欧卿祺满脸笑意的朝着江风走去,薄薄的唇悠扬的飘出这几句话。

  江风扭头看着宋芦的丈夫,眼里闪过一丝冷意,脸上却是笑得温润清和,伸出手和欧卿祺握手,不自觉的加大了力气。

  “欧总说笑了,还没有来得及向欧总道贺,恭喜高升!”

  两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握在一起,两人锐利不肯退让的眼神在空中汇集,碰撞出激烈的火花,可是两个人的脸上还维持着诡异的笑容。

  “江少爷客气了,有什么需要就直接告诉我,别跟我客气。”

  江风松开了欧卿祺的手理了理自己的衣袖:“自然是不会客气的,欧总自己去忙吧,不用顾及我都行,我随便看看。”

  欧卿祺和江风随便客气了两句就走了,可是心神就此不定,欧卿祺知道,这个男人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也知道,这个男人在宋芦的心里有不一样的地位,欧卿祺突然就很想宋芦离开,让这两个人永远都见不着。

  欧卿祺打发了一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后,挥手招来了杰瑞,低头对着杰瑞说:“杰瑞,你去看看二少奶奶在哪?告诉她回家去给我拿一份资料。”

  欧卿祺端着手里的金黄色的酒杯对着杰瑞说,眼里闪烁着晦暗不明的不安,抓着酒杯的手不由自主的紧了紧。

  杰瑞有些不明白欧卿祺的意思,可是还是认命的拨通了宋芦的电话,可是这人的手机居然放在了小张的包里,手机一响小张就抓着手机跑了过来,杰瑞直接就是满头满脸的黑线。

  找不到宋芦,欧卿祺的心里就跟被一只不听话的夜猫反复用爪子挠一样的难受,看着眼前的景象也是坐立不安。

  特别是欧卿祺强行定神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江风也不在的时候,欧卿祺的心直接就慌了,将手里的酒杯塞到了杰瑞的手里,就急匆匆的朝着后台走去,留下一头雾水的杰瑞看着小张挑眉瞪眼的抓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