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后的两天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期间虽然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小问题,可是都因为宋芦的提前安排得到了很好的解决,欧氏从上到下都看到了宋芦的实力,再也没有人会用轻视的眼光看待这个年轻的二少奶奶。

  看O正-h版A章节上酷o匠7网…y

  欧氏三十周年庆典当天,宋芦在家里正在准备穿的衣服,想了想自己毕竟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索性就穿了一件不张扬但是绝对够正式的乳白色礼服。

  “杰瑞,现场的情况怎么样?我估计还有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你先盯着。”宋芦一边往自己的脸上涂抹那些化学试剂,一边朝着开了扩音的手机说。

  杰瑞在现场是忙得焦头烂额,不过为了让宋芦安心还是咬牙说一切安好,自己跑上跑下的来回折腾,争取做到一切万无一失。

  看了看镜子里的女人精致的脸上厚重的妆容,宋芦有些无力接受自己如此浓妆艳抹的模样。

  可是为了掩盖自己发病初愈的苍白脸色,宋芦不得不大力启用粉底这项神奇的物品,把自己的小脸刷成了瓷砖。

  欧卿祺从公司赶回来,手里拿着一个袋子匆匆朝着楼上跑,期间撞到了拿着无人问津的小饼干的王叔也没有停下自己的步子。

  风风火火的模样,惹得王叔在身后哇哇大叫,恨不得把欧卿祺这个有了媳妇儿不要王叔的混账玩意儿抽死。

  “王叔,对不起了!我着急……”欧卿祺遥远的道歉从楼上传来,楼下呲牙咧嘴的王叔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无奈的扶眉低笑。

  欧卿祺走到门口的时候微微有些紧张,手搭在门把手上犹豫不决,可是转念一想又自顾自的乐了,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这是我媳妇儿,我犹豫个什么鬼……”

  欧卿祺还没来得及打开门,眼前的门就被宋芦自己打开了,宋芦站在门内,欧卿祺站在门外,欧卿祺还保持着那个预备开门的姿势,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相对无言。

  最后还是宋芦开口打破了沉默,好笑的看着一脸呆愣的欧卿祺,双手抱胸低声说:“怎么,我知道今天我一笑粉就掉,你也用不着这样可怕的表情吧。”

  宋芦的自嘲欧卿祺不是没有听出来,可是眼前这人就是暂时的脑袋卡机了,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傻乎乎的对着宋芦笑了笑,还顺带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欧卿祺,你够了……让开,我要去公司了,不跟你闹腾。”宋芦嫌弃的对着天花板翻了一个白眼,扒拉了一下欧卿祺的身子。

  欧卿祺突然一把拉住了宋芦就往房间里走,宋芦和欧卿祺的力量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宋芦挣脱不开索性就由着欧卿祺拉着自己走,不过嘴里还是忍不住嘀嘀咕咕的。

  “唉,我说,你是要闹哪样?再不走我要迟到了,我要提前到场的知不知道?还有……”

  宋芦的喋喋不休被欧卿祺拿出来的东西打断,欧卿祺献宝一样的拿出了一件嫩黄色的衣服摊在宋芦的眼前,眼里难得闪烁着有些紧张的情绪,搓着手看着宋芦不说话。

  “这是?给我的?”宋芦指着衣服问,语气含笑。

  欧卿祺连连点头,然后决定用行动来告诉宋芦自己的回答,再次伸出手来想要动手帮宋芦换衣服。

  宋芦看出欧卿祺的意图立马举起双手在胸前围成了一个大叉的形状,对着欧卿祺表达了自己强烈的拒绝之意。

  “我自己来,你出去。”宋芦三言两语的拒绝了欧卿祺的行为,顺带着指了指敞开的大门。

  欧卿祺有些遗憾的看了看大门,懊悔自己的动作实在是慢了点,不然哪里还有宋芦反应的机会。

  欧卿祺嘟着嘴乖巧的一步三回头的走出了大门,还在有些遗憾的说:“要是自己穿不好记得叫我,我就在门外哈!”

  宋芦举起手里的文件夹做出要砸的意思,吓得欧卿祺急忙关上了大门,看见欧卿祺耍宝的举动,和床上犹如盛开的鲜花一样的衣服,宋芦的心口划过一丝暖意,嘴角也带上了一抹笑意。

  宋芦不得不承认,欧卿祺的眼光确实不错,看到自己换上衣服后的效果,宋芦自己也忍不住啧啧称奇:“果真是人靠衣装呐。”

  欧卿祺背着房间大门接电话,就没有来得及顾上门后的情况,宋芦一大开门发现欧卿祺背对着自己,就提着裙角悄悄的从欧卿祺的背后摸了过去,顺带着对着王叔比了一个嘘的手势,溜下了楼梯。

  宋芦搭上自己的车愉快的哼着小调走了,回头对着欧卿祺的背影挥了挥手,甚至还有点调皮的来了个热情的飞吻,可惜欧卿祺这货背对着宋芦没有看到,不然估计真的得气得够呛。

  “沁儿,你在哪呢?”宋芦都走到半道上了,欧卿祺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宋芦忍不住低低发笑,眼里闪过一丝狭促的笑意。

  调大了车里音响的声音,听着愉快的小调,宋芦好心情的对着话筒喊:“你说什么?我听不到!我马上到公司了,就这样,待会儿见!”

  啪的一下,宋芦就按下了挂断键,想到欧卿祺可能会有的黑暗脸色,宋芦笑得那叫一个明媚动人,就差没把脑袋伸出车外哈哈大笑了。

  欧卿祺看着自己手里还在发出嘟嘟声的手机,转身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无奈的低头苦笑,可是眼里的温暖却是缓缓地深入心底:“小东西,调皮。”

  越靠近会场,宋芦的心里就忍不住有些慌乱,握着方向盘的手有些微微僵硬,墨镜下的眼睛眸光暗沉,看不清情绪。

  江风一定会在场,这一点不管是宋芦还是欧卿祺都明白,因为邀请名单是欧卿祺拟定的,宋芦看过的,宋芦装作若无其事的嘻嘻哈哈,欧卿祺似作无意的给宋芦准备好了新衣服,其实这两人,都在乎这件事,介意这个人。

  “再见,各自安好。”宋芦低低的在自己的耳边嘀咕,希望能和自己想象的一样,微微定了定心神,加快了速度朝着会场的方向前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