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这几天由于医生的危言耸听,所以是在自己的办公室打着点滴的,左手挂着点滴,右手翻阅文件,开会啥的也都是别人来自己的办公室,几乎就是被欧卿祺封闭在了这个室内,被白衣天使囚禁。

  还有三天就是欧氏三十周年庆典了,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今天是上场地实地考察的日子,宋芦是真的很不想带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去,这样真的很丢人好吧……

  宋芦再三跟白衣天使姐姐商量不通后,无奈拨通了欧卿祺的电话。

  “欧卿祺,我们商量件事好不好?”宋芦揪着自己的头发低声说。

  正在跟自己的秘书说话的欧卿祺挥了挥手让秘书先出去,一只手揉着自己的额头一边低问:“什么事,说来听听。”

  宋芦用哀怨的小眼神看了看那个不为所动的白衣天使,有些咬牙的对着话筒说:“我今天要去会场看看情况,能不能我自己去……”

  “什么意思?你身体都好了,你确定是已经好了吗?”欧卿祺皱着眉头有些严厉的说,心口浮荡着无尽的担忧。

  宋芦一听这几乎就是没商量的话有些急眼了,从座位上跳起来冲着话筒嚷嚷:“哎呀,我带着个大夫去算什么情况嘛!这不是没一点样子啊!不行,我要自己去,我不管,你跟那人说,让她别跟着我。”

  看3n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宋芦严肃的谈判告吹了之后就毫无破绽的开启了第二套方案,耍赖。

  最终欧卿祺还是抵不住宋芦的软磨硬泡,答应了宋芦的要求,不过还是让宋芦带上了小张,以防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可以立即处理。

  欧氏的三十周年庆典不管是管理层,还是底下的工作人员都是比较重视的,场地选在了当地最大的一个酒店,欧氏也是财大气粗的包下了一层最大的会场,举办这次宴会。

  宋芦到的时候没有通知任何人,算是微服私访,突然袭击,想要看看在没有领导人监督的情况下,实际的工作情况。

  宋芦在小张的陪同下走进会场,眼神在会场四周扫射了一圈,发现实际做出来的效果跟自己想要的效果差不多,不由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二少奶奶,您怎么过来了?”负责这次场地布置的杰瑞急忙朝着宋芦走了过来,一边观察着宋芦的脸色一边猜想,欧卿祺到底知不知道这货跑来这里了……

  宋芦看了看因为长时间睡眠不足而眼圈青黑的杰瑞,有些好笑的挑眉瞪眼:“怎么,我还不能来了是吧。”

  杰瑞闻言急忙摆手,连连否认:“呦,爱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反正是您家的,怎么看都随您乐意!”

  宋芦走到舞台面前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彩球,微微皱眉:“这些彩球怎么回事,我记得我的安排里没有这么一个东西!”

  杰瑞急忙走到宋芦的跟前,脸上扬起一抹苦笑,阴阳怪气的看了看某个角落说:“大少爷让人整的,说什么喜庆,看起来不伦不类的,我今天来刚刚看到,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刚才我不就在跟那人理论嘛。”

  杰瑞说着对着某个角落抬了抬下巴,示意宋芦看,然后欧凡就在宋芦诡异的目光注视下朝着宋芦走了过来。

  欧凡看到宋芦的时候脸上笑容明媚得就像春花一样灿烂,可是眼底却没有丝毫温度,欧凡恨不得把眼前的这个女人给撕碎了嘎嘣嘎嘣嚼了。

  “弟妹,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不是听说你身体不舒服吗?”欧凡一边走一边对着宋芦说,显得热情洋溢。

  宋芦瞟了瞟会场内不属于自己安排的东西,瞪了瞪那些碍眼的彩球,发现会场内还是只挂上了少数,心里想着,应该是还没来得及挂上,杰瑞就来了。

  “杰瑞,这是怎么回事?我告诉您要怎么做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鬼!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说的话当成一回事!”宋芦厉声厉色的朝着杰瑞开炮,看都没看欧凡一眼。

  杰瑞也是个实实在在的演技派,立马就苦脸绘声绘色的诉苦:“二少奶奶,这不是大少爷让挂的嘛,我也跟大少爷说了这样不行。结果大少爷非说可以,我这不是没办法嘛……”

  “立马给我把这些没用的破玩意儿摘了!挂这些东西的人这个月把奖金扣了,听不懂人话的就别干了,杰瑞,你自己去财务部通知,你的奖金也扣了!”宋芦这话可谓是正反两面打脸,啪啪作响。

  欧凡就的脸色一青一白的,难看得不行,看着自己安排挂上去的东西被人用风一样的速度摘下来,脸色阴沉难看。

  “大哥,你看我这也忙着呢,就不腾出空来招呼你了,你没事就回公司吧,这里毕竟爸爸说了我负责,就不劳烦大哥操心了。”宋芦笑眯眯的堵断了欧凡的话,看也不看欧凡青里透白的脸色,带着杰瑞扬长而去。

  “小贱人,断我财路,以后有你好看的!”欧凡咬牙切齿的冲着宋芦离开的背影低吼,眼里透着浓浓的恨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