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在别人面前一向是比较有格调的,说得低俗一点就是装逼装得比较好,看到了小张和财务部主管,宋芦的脸上立即就换上了公式化的笑意,带着微微的严厉。

  财务部主管姓王,是一个中年男子,挺着圆圆的啤酒肚,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好吃懒做的,不然这个肚子也不会发育得如此波澜壮阔,看起来直接就是波澜起伏,甚是壮观呐!

  小张和王主管对着欧卿祺弯腰致意,还没来得及问好,欧卿祺就挥了挥手,走了出去。

  小张走之前就看到了欧卿祺在这里,所以也没有什么多的想法,可是王主管就不一样了,心里就有了一些别的弯弯绕绕。

  “王主管是吧,财务采购这块是归你负责的是吗?”宋芦从沙发床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透着冰冷寒光的办公桌走去。

  “是的,一向都是由我来负责的。”

  宋芦微微皱眉,想着什么时候抽空要把这张桌子给换了,实在是不喜欢这样的材质,敲打着桌面低声说:“那么你估计是经验丰富,工作起来别的应该也不用我多说了吧。”

  宋芦似笑非笑的看着满脸肥肉的王主管说,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王主管的腰,似有意无意的低低嘀咕:“王主管这腰包可是真鼓,一看就是有不少好东西的,小张你说对吧。”

  宋芦这句话说得漫不经心,可是听的人就是百般猜测了,小张顺着宋芦的视线看了看王主管鼓鼓囊囊的肚子,有些不解的跟风点了点头,尽管小张并没有看到王主管的腰包到底是鼓还是不鼓。

  王主管直接被宋,一句话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对着宋芦说:“二少奶奶说笑了,哪有什么好东西啊。”

  “是么?那估计还真的是我不识货了,我叫你来也没有什么别的要交代的,就是接下来的需要采购的东西我要你按照我订下的要求去做,每一次的划账都要我签字,不然谁的单子都不能批,明白?”

  王主管怯怯的点头连连称是,宋芦微微一笑,对着小张说:“小张,你送王主管出去吧,通知一下策划部的工作人员,仔细看看发下去的资料,出了任何问题,严惩不贷。”

  送走了王主管,宋芦转动着手里的签字笔在脑海里思索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做,这是自己在欧氏的第一次独挑大梁,宋芦很清楚,自己不能出错。

  如果说提案出来之前策划部的人员过的日子是暗无天日,那么宋芦上台之后,这些还没有从暗无天日的过去里挣扎出来的人群就快速陷入了苦不堪言的黑暗世界里。

  因为所有人都发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宋芦是一个比杰瑞还要可怕无数倍的存在,这人就不是一个疯狂的人,但是丫的疯狂起来几乎不是人……

  “杰瑞,这块儿是怎么回事?灯光这里一定要采用环保材质的节能灯,然后尽量突出特色,让人能在不知不觉中发觉,然后自己提出问题,而不是我们巴巴的上前跟人介绍,明白吗?”

  宋芦苍白着脸色跟杰瑞说话,时不时捂住自己因为咳嗽而有些闷疼的胸口,眼里浮现出无法忽视的血丝。

  “还有,会场的食物要采用绿色无公害的材料制备,由自家公司来做,记得突出特点,我要的不是照着图片搬下来,而是有自己的特色。”

  宋芦转过身指着菜谱上的单子跟身后的人说,忍不住低低的咳了两声,引得不少人回头。

  小张端着热水急急的跑到宋芦的身边,手里捏着一把药,结果宋芦还没有接过药,小张就不小心全给洒了,落了一地,小张急得一头的汗,手足无措的看着宋芦。

  宋芦挥了挥手,对着杰瑞接着说刚才的事,然后发现杰瑞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鬼,反正就是没有在听宋芦说话。

  宋芦曲起手指在桌子上使劲儿敲了敲桌面,发出砰砰的声响让杰瑞回神,看着杰瑞眼里透着的血丝和疲惫,有些好笑的说:“怎么,想你家小媳妇儿了?”

  E,酷C匠网4正$版…?首-y发@&

  杰瑞对着宋芦甩了一个不要钱的大白眼,看着宋芦心里有些淡淡的担忧,想了想还是开口说:“你的身体真的没事吗?这样拖着不好,还天天加班,真的不会出问题吧?”

  宋芦拿起手里的文件夹一下子就砸到杰瑞的脑袋上,嘴里含笑低骂:“你咋不去死呢!这么盼着我出事儿!”

  “没事,你去忙你的吧,小张,还愣着干嘛啊?赶紧去再拿药给我好吧,不然我真的就得死在这里了……”宋芦苦着一张脸看着慌乱的小张打趣,小张脸一红,急急的跑回去再给宋芦拿药。

  周围加班的人都对宋芦投来友好而关怀的目光,宋芦低低的回复浅笑,对着众人微微摇了摇头,低下头接着看自己手里的资料,想着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及其必须提前做出准备的解决方案。

  宋芦这几天一直都陪着大家一起加班,在工作上几乎苛刻,可是从来不摆架子,而且确实有真才实学,短短几天的时间就和底下的人打成了一片,带病上班的事更是无形的激励了不少争强好胜的。

  工作效率也是前所未有的高,可是宋芦毕竟不是铁打的身子,这样熬着正常人都有些吃不消。

  更何况这个病了好几天的人,今天晚上欧卿祺下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不靠谱的人又发烧了,而且自己还不知道!

  欧卿祺下来的时候,宋芦正在跟一个设计场地环境的人说设计理念,和需要注意的问题,脸上透着不正常的潮红,嘴唇也是苍白得几乎透明。

  自从宋芦生病了到现在,因为没有好好休息,这人的体温一直都反复无常的,这样的脸色欧卿祺实在是不要太熟悉了,如果没猜错,一准就是又烧起来了。

  欧卿祺二话不说走上去抬手一摸,果不其然,这人的体温高到烫手,而这人居然毫无知觉,还傻乎乎的以为是空调温度太高了,才会有点热……

  宋芦在众人担忧的小眼神中被欧卿祺打包带走送往医院,途中还在不死心的挣扎:“哎呀,我觉得没事,我这还有一点没说完呢,欧卿祺你放我下来!”

  最后的最后,因为实在不放心公司的工作没有人跟进而出问题,宋芦强烈要求药回到公司,欧卿祺无奈妥协。

  不过自此之后宋芦的身边就多了一个穿白大褂的女人,随时都在逼着宋芦量体温,宋芦哀嚎阵阵,可是没有人理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