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看着自己身上散落的水迹,真的是把自己的眼神拧巴成了一股麻绳,恨不得把眼前的这两个死货给捆起来,轮圆了给扔出去。

  欧卿祺迅速反应过来朝着宋芦跑了过去,将宋扶起来抖落抖落身上沾染的水珠,眼明手快的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宋芦的身上。

  “有没有烫着?”杰瑞也没有闲着,跑到桌子上拿了一盒纸走了过来低声问,眼里闪烁着淡淡的的关怀。

  “杰瑞,你为什么装疯卖傻的一天?”宋芦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话,欧卿祺和杰瑞的身子都微微有些僵硬,眼里闪过一丝慌张。

  杰瑞将自己手里的纸放到了欧卿祺的手里,笑了笑并不答话,暗地里看了看欧卿祺的神色,发现这人一点都没有意外,甚至还勾起了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欧卿祺拿着纸擦着宋芦身上的水珠,低沉清越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响起:“沁儿为什么这么说?那人本来就是真傻,哪里是装疯卖傻?”

  欧卿祺这话含意模糊,还带着无数的嘲弄,对杰瑞刚才的行为的直接报复。

  “你才真傻!”杰瑞觉得反正宋芦也不是什么外人,索性就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冲着欧卿祺就是一通嚷嚷,吵得宋芦脑仁疼。

  宋芦接过欧卿祺递过来的纸擦了擦自己的手,笑意盎然的问:“杰瑞,你跟欧卿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欧卿祺闻言后背上划过一丝冷汗,捕捉到宋芦眼里闪过的不怀好意,全身都狠狠地打了一个寒战。

  “沁儿可别瞎说,我能和他有什么关系。”欧卿祺急着否认,生怕宋芦给自己和杰瑞安上了什么莫须有的罪名。

  最√2新D@章WG节D上酷匠Yf网`

  可是杰瑞这个脑袋秀逗了的人不理解欧卿祺的良苦用心,闻言以为欧卿祺这货还要诋毁自己的高大形象,立马就急眼了对着宋芦说:“当年可是光屁股睡一个被窝的,你现在就这样否认了,真是够没良心的。”

  欧卿祺一听,急了,红着眼睛瞪着杰瑞,想要改口,可是这人还没完没了的接着跟宋芦说自己曾经有过的光辉事迹,就像怕宋芦不会想多了一样的。

  最后还补上了一句:“欧卿祺你别以为你穿上衣服了我就不知道你长啥样,又不是没见过你没穿的样子,嘚瑟,你啥样我不知道啊!”

  欧卿祺的脸彻底的黑成了一块煤炭,眼里酝酿着浓浓的风暴,想要将杰瑞这个没脑子的货挫骨扬灰。

  唯一一个开心的人就是宋芦了,听完杰瑞的话宋芦笑了,笑得明媚动人,直接就是差点没从沙发床上笑得滑了下来,直不起腰来。

  “欧卿祺,我就知道,是这样……哈哈……我就知道……”宋芦一边揉着自己笑疼了的肚子,一边指着一脸哀怨的杰瑞大笑,眼里闪烁着狭促的笑意,看得欧卿祺一阵毛骨悚然。

  “沁儿,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欧卿祺无视掉自己额头上滑下的无数条黑线,耐心的揉着宋芦的肚子低低的解释。

  “你不用解释,我明白,真的,我理解,你们也不容易,没关系……哈哈……”宋芦直接笑得岔气,小脸也因为太过开心而带上了一抹生气。

  杰瑞真的懵逼了,不知道欧卿祺和宋芦这你来我往的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可是后背上蜿蜒曲折的爬上了一丝冷意,让杰瑞觉得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

  “那个,要不我先走了?你们聊着?”杰瑞皱每嘟囔了一句,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怨念。

  宋芦表现得极为宽宏大量,对着杰瑞招了招手,指着一脸黑线的欧卿祺说:“没关系,你可以把他也带走,你们聊,不用管我。”

  “我跟他没什么好聊的,这种没良心的,不想跟他说话。”杰瑞高冷有脾气的瞟了一眼黑着脸的欧卿祺,嘟着嘴说了一句。

  打着宁拆一座庙,不拆一门姻的想法宋芦当然不能放欧卿祺和杰瑞分开离开,就算是恶心恶心这两人,宋芦也得折腾到底。

  “不行,两个人哪有不吵架的啊,好好谈谈就好了,这样冷战可不行,得好好说,没有过不去的坎是不是?”宋芦好声好气的循循善诱的说着,头顶上散发着浓浓的金光。

  欧卿祺一听这话越来越跑偏了,杰瑞那个把菜市场上所有的猪头都吃光了的大傻子还傻乎乎的顺着宋芦的话点头,急得眼睛都红了,一把捂住了杰瑞的嘴巴。

  “沁儿,我是弯的还是直的,你还不知道吗?还是说我还不够努力,让沁儿有什么不该有恶误会啊?”欧卿祺悠悠然的对着宋芦说,眼里闪烁着威胁的光芒。

  杰瑞就算是真的大傻子,这时候听这话也明白过来了,自己这是被宋芦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坑爹货给祸害了一把,委屈了扳开欧卿祺的铁掌,摸了摸自己的嘴巴,对着欧卿祺和宋芦哼了一声扭头就走了。

  “不过就是玩玩嘛,还急眼了,就这点出息……”杰瑞跑了,宋芦可没有勇气再接着逗弄欧卿祺了,嘟着嘴轻声嘟囔,一脸的不满。

  欧卿祺直接就是被宋芦给气乐了,走到宋芦身边扶住宋芦的身子,将脑袋靠在宋芦的肩膀上低低的说:“沁儿,调皮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上医院看看?”

  扒拉了一下欧卿祺散发着热气的脑袋,宋芦闷着声音说:“不用,我没事,你那边安排好了吗?邀请的名单你最好亲自过一遍,不然我老实觉得心里没底,知道吗?”

  “行,我知道,有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事就来跟我商量,或者就找杰瑞,他信得过,恩?”欧卿祺的尾音微微上翘,带着意味不明的轻佻,听得宋芦的耳朵微微一红。

  “知道了知道了,话多,有事吗?没事就赶紧走吧,我叫了人过来呢,别耽搁我工作,赶紧走赶紧走!”宋芦挥手赶人的同时,小张带着财务部主管也到了。

  看到有人来了,欧卿祺亮着的眼睛眸光暗了暗,只能放弃自己再啃上两口的想法,带着满腹的遗憾走出了宋芦的办公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