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瑞闻言不放心的看了看宋芦,纠结的揉着自己的手指,有些拿不定主意。

  “二少奶奶,要不您就上医院吧。”杰瑞的语气微微有些迟疑,可是还是坚定的看着宋芦。

  宋芦低着头微微笑了笑,声音有些沙哑,摇了摇头低声说:“好了,我没事,按我说的办,去做你的事吧。”

  最后杰瑞还是没有能说服宋芦去医院,给宋芦找了退烧药后,就让小张随时跟着宋芦,以防这人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没有人照顾。

  面对杰瑞的安排宋芦没有多说什么,宋芦明白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情况,现在可不是自己逞强的时候,就带着小张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路的步子微微有些踉跄,看得杰瑞心惊胆战。

  欧卿祺原本是想要一散会就亲自带宋芦去医院看看的,因为哪怕宋芦化着足够浓烈的妆容,欧卿祺还是能感觉到宋芦眼里的疲惫和脆弱,心里就跟针扎一样的疼。

  可是谁知道还没散会呢,就被欧老爷子给带走了,连跟宋芦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就一步三回头的跟着欧老爷子走出了会议室,只能在心里祈祷着宋芦的情况不要太糟糕。

  欧老爷子的办公室的装扮跟欧老爷子一贯的风格一样,规矩得甚至有些刻板,欧卿祺站在欧老爷子的跟前已经有半个小时了,欧老爷子还是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只是反复的磨蹭着手里的拐杖。

  “老二,你觉得宋芦这个人怎么样?”欧老爷子有意无意的问出这么一句话,欧卿祺有些捉摸不透欧老爷子到底想要说什么,微微沉思了一下朗声回答。

  “那是我的妻子,我自然是觉得她很好。”欧老爷子闻言轻轻一笑,戴着碧玉扳指的大拇指在拐杖的头上敲了敲。

  欧老爷子抬头看着欧卿祺,站起身来拍了拍欧卿祺的肩膀,走到宽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楼下的车来车往,眼里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

  “宋芦是个人才,对你的工作有用,不管是身份还是能力,给你选的这门亲事,你可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欧卿祺低下头轻声答是,垂在两边的手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衣服,眼里闪过一丝嘲讽的笑意,是吗,如果没有价值,那么就不该存在了吧……

  从欧老爷子的办公室出来,欧卿祺就再也维持不住自己的淡定了,三步并做两步的朝着宋芦的办公室走去,如果不是怕影响不好,欧卿祺直接就想跑过去,看看那个小东西目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宋芦一回办公室其实就已经是瘫软倒在沙发上了,无力的躺在沙发床上,勉强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正在给自己倒热水的小张,嘴角挂起了一抹苦笑,真的是太弱了好不好……

  现在宋芦突然就对这张自己昨天还在无比嫌弃的沙发床充满了喜爱之情,暗自庆幸还好欧卿祺这货还没有来得及把这玩意儿给拆了,不然自己今天都没地方躺着了。

  “小张,你去给我把财务部主管找过来。我有事要问。”宋芦接过小张递过来的热水杯子,沙哑着声音说。

  小张眼镜片下的眼睛剧烈了缩了缩,对着宋芦连连摆手,语气焦急的说:“不行,二少奶奶,您还发着烧呢,生病了就要好好休息。不然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宋芦闻言直接笑了,摩挲着手里的杯子,靠在厚厚的抱枕上,有些无可奈何的说:“今天都多少号了,哪还有时间给我休息,去吧哈,我没事。”

  小张还想用自己不怎么流利的舌头说服宋芦,结果宋芦一个凉幽幽的眼神甩过来,小张就很没用的屈服了,低着头乖巧的去找财务部主管去了。

  欧卿祺走到门口的时候正好碰上了出来苦着脸的小张,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低声问:“怎么了?”

  天知道欧卿祺看着一个苦着脸从宋芦办公室出来的人心里有多紧张,就生怕这人告诉自己宋芦的病严重了,心里绷着一根线。

  小张看到欧卿祺的时候就跟看到了救星一样,七嘴八舌的用自己词不达意的述说表达了宋芦生病了还要继续工作的事情,并且表达了自己希望欧卿祺能去劝劝宋芦,让宋芦好好休息的目的。

  欧卿祺闻言微微皱眉,终究还是长长的叹了口气,对着小张挥了挥手:“你按照二少奶奶的吩咐去做吧。”

  小张有些意外二少爷的做法,可是也知道自己的实力实在太弱,不是二少爷的对手,灰溜溜的朝着财务部小跑着过去,头顶顶着一片乌云。

  欧卿祺进门的时候看到宋芦正靠在沙发床上,艰难的睁大眼睛看着自己手里的资料,因为生病,脸色透着不正常的红润,而嘴唇却是憔悴的苍白,眼里也弥漫着浓浓的水雾,看不清眼底的情绪。

  欧卿祺微微有些愣神,看着这样的宋芦心里有一个角落就像是被人用一根棍子戳了一下一样的疼,揪心的疼,眼角泛起一股酸涩。

  欧卿祺呆呆的站着,目光定定的看着宋芦,宋芦因为生病了本来思绪就不清晰,难得集中精力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也就没有看到欧卿祺。

  `q酷匠G网o`永u久免Zo费#看{L小m说

  两个人看着不同的地方,保持着相对的平静,整个屋子里只有宋芦翻动纸张的声音,夹杂着两人清浅的呼吸,在空气里回响。

  杰瑞从门外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欧卿祺傻吧拉几的站着盯着宋芦发呆的神情,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杰瑞无法理解什么叫做岁月静好的安静。

  一看以为这两人吵架了冷战呢,立马就带着对病号的保护和同情,挑眉瞪眼的朝着欧卿祺开炮。

  “唉我说,你就不能消停会儿是不是?没见着这里有人生病了吗?”杰瑞一说话,特有的大嗓门刺啦一下就撕破了室内的平静,无辜被针对了的欧卿祺不满的扭头看着一脸愤怒的杰瑞,有些气不过。

  欧卿祺瞪着杰瑞,杰瑞丝毫不甘示弱的回瞪,两人毫不客气的互相喂了对方吃了好几个回合的白眼,差点没掐起来。

  可是还不等这两人吵吵起来,宋芦那里就先出了状况,两人回头一看,发现宋芦把水洒在身上了,发出低低的惊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