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到欧卿祺离开的时候,王叔忍不住低低感叹,这有了媳妇儿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王叔,你记得去问宋芦,哪里不舒服,别让她高烧煺不下去了,记得注意哈!”大清早的,欧卿祺就把王叔折腾起来了,细细的叮嘱着。

  王叔听说宋芦生病了,也有些着急了,急急的给医生打了电话,问了问发烧的人有什么需要注意的问题。

  走到了门口的欧卿祺又折了回来,对着刚刚挂断电话的王叔说:“王叔,你给宋芦熬点粥吧,上次她喜欢吃你做的那个小米粥,你做了给她热着,别饿着她。”

  闻言王叔急急迈着颤颤巍巍的步子朝着厨房跑,给那个欧卿祺金贵的媳妇儿熬粥,欧卿祺这才起身出门。

  王叔刚刚把小米淘洗好,还没来得及开火,欧卿祺这货的大嗓门又开始咆哮,吓得王叔树皮一样皱巴巴的老手一抖,差点没把手里金灿灿的小米全给撒地上。

  “你到底还有什么没说完的,能不能一次说好了,我这一把年纪了,禁得起你这么吓唬吗?折腾来折腾去的,你还要不要上班了?”王叔也是怒了,颤抖着手指着欧卿祺的鼻子数落。

  欧卿祺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带着有些讨好的意味对着王叔说:“你记得时不时去问问她,别让她睡过头了,还有,提醒她多喝水,你记得在她床头给她凉一杯开水,别让她渴着,还有……”

  “你走吧走吧走吧……快走吧……”王叔不等欧卿祺说完,就挥手赶人,一副嫌弃得不行的模样。

  看着欧卿祺的车终于消失在大门后没有机会再回来的时候,王叔才舒展了自己额头上的皱褶,浑浊的眼睛充满了笑意。

  “臭小子,我连你那么丁点屁大的孩子都能带大,还怕照顾不了你那个金贵的小媳妇儿?不过娶了媳妇儿就是好事,知道疼人了,好事……”王叔一边嘀咕着,一边笑盈盈的到厨房去忙活宋芦的小米粥。

  王叔生怕宋芦叫唤自己听不到,把粥熬好之后就跑到了宋芦的房间门外站着,还把门打开了一条缝,方便听见宋芦的动静。

  宋芦起身王叔就听见了,可是宋芦是个女孩儿,王叔不方便直接进去,就隔着门板喊了一声。

  宋芦喝完水感觉让嗓子火烧火燎的感觉好些了,才感觉到自己身子的虚弱无力,扶住自己的额头低声说:“起了,现在几点了?”

  王叔一听宋芦这沙哑的嗓音有些急了,顾不上别的把门推开就朝着宋芦小跑着过来,急急的说:“二少奶奶,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要不要我把医生叫来,饿了吗?还要不要再躺会儿?”

  宋芦本来就迷糊,被王叔这么噼里啪啦的一堆问题一打,就更加迷糊了,无奈只能使劲儿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让自己清醒些。

  “我没事,现在几点了?”宋芦沙哑着嗓子再次问:“我怎么了,欧卿祺去哪了?”

  一听这话,王叔就来劲儿了,拍着大腿跟宋芦说宋芦发烧的事,那副后怕的模样让宋芦有种错觉,自己不是感冒发烧,而是得了什么绝症。

  “行了行了,王叔你可别闹了,我收拾收拾要去公司,你快出去吧,我没事了哈。”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宋芦就开始赶人了,心里也有了大致的猜测。

  王叔闻言有些想要不依不饶的留下宋芦的意思,可是还没来得及发挥自己的挽留人的才华,就被宋芦连哄带骗的赶出了房间门。

  “哎呦,这孩子真是倔,这病着呢,哪能上公司啊!不行,我得去给那个混小子打个电话,自己媳妇儿病成这样,哪能上公司啊!”王叔一拍大腿,毫无心理压力的去给欧卿祺打电话打小报告去了。

  宋芦刚刚穿好衣服,手机就不甘寂寞的在床头柜上响了起来,怕自己起不来而特意调大的声音吵得宋芦脑仁疼,急忙伸手接通了电话。

  “怎么了,我马上就过来,提案你拿到了吗?”宋芦一边扣扣子,一边沙哑着嗓子问。

  欧卿祺内心有些动容,可是还是舍不得自己的小媳妇儿带伤上阵,厉声厉色的朝着话筒说:“不行,你在家好好休息,今天早上都烧到多少度了。”

  宋芦走到了梳妆镜前看了看自己苍白得几乎透明的脸色,咬唇把手机开成扩音,开始上妆,打算依靠人工的科技,来后天改造一下下自己的后天不足。

  “没事,我一会儿就到,让负责的人半个小时后准备开会。”宋芦手脚麻利的朝自己的脸上涂抹着那些化学添加剂,对着镜子里那个病殃殃的女人竖起了一个中指,表达自己内心的鄙视。

  欧卿祺扶眉放低了声调,轻声哄着:“沁儿,你听话好不好?你病着呢,不用来公司,这里的事不是还有我呢嘛,乖,好不好?”

  酷匠网永}*久9√免AL费√看b●小‘+说*

  欧卿祺这里正哄着宋芦让她不要过来呢,杰瑞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就跑了进来。急吼吼的朝着欧卿祺喊:“宋芦到底在哪里,她不到工作怎么开展?人呢!”

  欧卿祺对着不明真相的杰瑞甩了一个不要钱的眼刀子,想要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宋芦。

  宋芦隔着话筒都可以听到杰瑞的怒吼,可见杰瑞的嗓门是真的不小,宋芦有些意外杰瑞居然敢这样冲着欧卿祺大呼小叫,而且欧卿祺好像还不反感,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

  放下了手里的腮红,宋芦有些头疼的拿起了手机:“好了,我自己有分寸,让人来接我,我有点头晕没办法开车,通知杰瑞准备开会,半个小时后我会亲自到场解说,这个提案我会全权负责,没事就挂了。”

  宋芦三言两语说清了,没等欧卿祺反应过来就啪的一下挂断了电话,欧卿祺拿着嘟嘟的手机对着杰瑞进行了眼神的无情厮杀,朝着杰瑞扔了一个厚厚的文件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玩意儿,拿去准备半小时后开会。”

  拿到了提案,杰瑞顾不上自己挨骂的事,喜滋滋的拿着文件夹走了。

  欧卿祺走到宽大明亮的落地窗前,双手插兜看着楼下的无数繁华,车来车往,眼里闪烁着淡淡的幽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