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关上了的电梯门,难以置信,那个轻浮至此的男人会是那个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欧凡,忍不住低低感叹:“欧卿祺,你哥真禽兽。”

  面对宋芦这个听起来并不怎么友好的评价,欧卿祺不可置否,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将宋芦放了下来,走到电梯门口开始等下一班电梯,脑海里思索着今天发生的事,沉默不语。

  宋芦也是被这样的事震惊到了,还在有些发懵,难以置信自己居然听了小叔子的活春宫,低着头不说话。

  两个人相对无言的回到家,正好碰上了到家坐在沙发上的欧凡,三个人的视线汇集在一起的时候微微有些尴尬。

  宋芦不由自己的就想起了欧凡伸到那个女人胸口上的手,看着欧凡心里有些不舒服,微微往欧卿祺的身后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