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关上了的电梯门,难以置信,那个轻浮至此的男人会是那个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欧凡,忍不住低低感叹:“欧卿祺,你哥真禽兽。”

  面对宋芦这个听起来并不怎么友好的评价,欧卿祺不可置否,无所谓的撇了撇嘴,将宋芦放了下来,走到电梯门口开始等下一班电梯,脑海里思索着今天发生的事,沉默不语。

  宋芦也是被这样的事震惊到了,还在有些发懵,难以置信自己居然听了小叔子的活春宫,低着头不说话。

  两个人相对无言的回到家,正好碰上了到家坐在沙发上的欧凡,三个人的视线汇集在一起的时候微微有些尴尬。

  宋芦不由自己的就想起了欧凡伸到那个女人胸口上的手,看着欧凡心里有些不舒服,微微往欧卿祺的身后缩了缩,也没有开口叫大哥。

  欧卿祺感觉到宋芦的排斥,轻轻的将宋芦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对着脸色晦暗不明的欧凡说:“大哥,怎么还没有休息?”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欧卿祺主动开口说话,欧凡也是个打太极的高手,视线在宋芦和欧卿祺的身上扫了一圈,揉着眉头笑着说:“刚从公司回来,这不刚到家,歇会儿再上去,你们怎么这会儿才回来?”

  “我累了,走吧。”宋芦扯住欧卿祺的衣服低低的说,声音有些闷闷的。

  欧卿祺不动声色的将宋芦搂到怀里,有些歉意的笑了:“大哥,今天陪着沁儿逛街有些累了,你休息吧,我们先上楼了。”

  欧凡看着相拥上楼的欧卿祺和宋芦,眼里闪烁着凶狠的恨意,心里默默的怒吼:看你们还能得意多久!

  第二天早上欧卿祺五点多久醒了,看见宋芦还在睡得香甜,就悄悄的起身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查看着自己昨天落下的工作。

  宋芦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欧卿祺在微弱的晨光下工作的样子,人家都说了,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宋芦不由得为这句话点赞,因为看着这时候的欧卿祺,宋芦真心觉得,这句话说得真对。

  微弱的晨光斜斜的打在欧卿祺的脸上,在纤长的睫毛下留下一片阴影,高挺的鼻梁如刀刻般挺拔,映衬着薄薄的唇,恍惚中宋芦觉得自己可以看清欧卿祺脸上细小的绒毛,在晨光下折射出细碎光芒。

  宋芦微微有些发懵,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沙哑着嗓子喊:“欧卿祺,几点了现在?”

  宋芦的声音透着不正常的沙哑,有些刺耳干涸的感觉。

  欧卿祺起身走到宋芦的身边发现这人的脸色透着不正常的潮红,两只眼睛泪汪汪的,可是嘴唇却泛着苍白的颜色,体温也处于一种火热的状态。

  欧卿祺心里大呼不好,拿过温度计塞到了宋芦的胳膊肘里,这个迷迷糊糊的小人儿还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劲,傻乎乎的任由欧卿祺摆弄,迷蒙着大眼睛看着欧卿祺,沙哑着嗓子喊口渴,一口气喝了一大杯水。

  !9酷o匠网|正!版.☆首uO发

  最后的最后,体温计上高高的温度证明了宋芦真的是病倒了,无法忽视的高烧,欧卿祺皱眉看着这个烧到迷糊的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沁儿,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公司的事放不下,我要去公司了,你有事就打电话给我知道吗?千万别乱跑,听话哈。”

  欧卿祺一边穿衣服,一边不放心的在宋芦的耳边叮嘱,尽管这人迷蒙着的眼睛和毫无反应,欧卿祺觉得这人根本就没有听到自己说的话。

  宋芦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被欧卿祺扔到了一片刀山火海里,翻滚着,怎么也跑步出来,而且欧卿祺这个没良心的还用绳子把自己捆起来,让自己无法挣脱。

  宋芦生气的跟捆着自己的那根绳子较劲儿,手脚并用的想要从绳子里挣脱出来,用力的挣扎着。

  现实的场景是欧卿祺有的时候不放心,生怕宋芦睡觉不老实会踢被子,特意找了条大被子,把宋芦裹起来,然后就成为了宋芦梦里的那根可恶的绳子。

  梦里宋芦终于从绳子里挣脱出来了,拼命的睁大了眼睛,想要凭借着自己心里的满腔怒火瞬间绞杀了欧卿祺这个没良心的货,然后才发现自己嗓子疼,说不出话来,身上也是一片汗涔涔的。

  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汗,蹦跶着从床上站起来,朝着水杯走去,朝着那个束缚自己的被子报复性的踢了一脚,凭借自己最后模糊不清的意识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

  喝了一大杯水,宋芦总算是稍微不那么迷糊了,睁大了眼睛环视着屋子,厚厚的床帘遮挡了阳光,看不清窗外到底是什么时候了,有些发懵,搞不清到底是什么时候了。

  “二少奶奶,您起了吗?”听见宋芦在屋子里发出的声响,尽职尽责守在门外生怕宋芦有什么需要,找不着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