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的话闷闷的从欧卿祺的胸口传来,欧卿祺的步子微微一愣,瞬间就明白了自己也有那种诡异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了,低头看着宋芦的目光带着淡淡的狭促,宋芦不知道,自己在动情的时候,发出的声响,也是这样。

  明白了这声音到底是什么,欧卿祺就不想接着往下走了,欧卿祺本能的觉得,这要是让宋芦想起来了,估计自己就真的要很长时间都吃不上肉。

  酷匠网唯一正版'Y,其L他,c都:v是盗版B\

  “沁儿,我们不拿钥匙了,就这样走吧,下楼打车好不好?”

  宋芦心里的恐惧被无限的好奇和疑问占据,然后就想要前去探听探听这到底是什么声音,为什么自己会觉得熟悉。

  “不要,我们上前看看吧,你就不想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吗?”宋芦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扯住欧卿祺的衣服不依不饶的不肯离开。

  “沁儿,你不是害怕吗?走吧,好不好?”欧卿祺扶眉低问,有些厌恶的看了看那个发出声响的地方。

  宋芦一听欧卿祺这几乎就是怂了的话就有些急眼了,挑眉瞪眼的瞪了一眼欧卿祺,咬牙切齿的说:“不要,你陪我去看,姐姐要去抓鬼!”

  宋芦就是那种,自己下地狱别人也不要好受的那种祸害世界的奇葩,所以毫无心理压力的拽上了欧卿祺,要这人陪自己前去探索前边的那些诡异。

  欧卿祺禁不住宋芦的眼神哀求和行为上的威胁,皱眉搂住了宋芦,大手有意无意的搭在宋芦的耳朵上,想要捂住宋芦的小耳朵,不让这人听到那些少儿不宜的声响。

  可是宋芦专心致志的支楞起耳朵,就为了捕捉到那个异样的声响到底是怎么回事,欧卿祺的阻止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欧卿祺,就在这里边,你听……”宋芦拽着欧卿祺走到了走廊尽头的一间屋子外,趴在门上小声对着欧卿祺说,眼里闪烁着好奇的光芒。

  欧卿祺很想将宋芦直接塞到自己的衣服兜里打包带走,可是这个好奇心战胜了恐惧的小东西趴在门上,支楞着耳朵仔仔细细的听着屋子里的动静,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欧卿祺趁着宋芦趴在门缝里偷听的时候抬头看了看这个房间到底是谁的,心里蹿升起一股淡淡的怒意,在公司发生这样的事,看样子公司内部的整顿真的是势在必行了。

  想着怎么收拾别人的欧卿祺明显就忘记了,自己之前也没少在公司发生这样的行为,甚至还有白日宣淫的光辉事迹。

  “唔………唔………大少爷,你……”带着媚意的女声从厚厚的门板后边传来,夹杂着重重的喘息,还伴随着奇怪的起伏声,听得宋芦挑眉瞪眼的,整不明白到底是什么鬼。

  宋芦招过站在一旁想着怎么把宋芦带走的欧卿祺,贴在欧卿祺的耳朵上低声说:“我听到有人叫大少爷,你听听。”

  欧卿祺的眼里闪过一丝光亮,顺从的将自己的耳朵贴在了门缝上,听清了里边的鬼说的话。

  “你今天下去,怎么说的,怎么回来的时候那副样子,一看到我就哭,没一点样子。”

  欧凡的声音很具有辨识度,欧卿祺一听就知道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大哥,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无声的听着。

  “人家今天可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大少爷,您也不说为我做主……唔……您轻点……”女人娇媚的喘息混合着男人的低喘,听得欧卿祺小腹一紧,看着宋芦的眸光微微变得低暗。

  宋芦这时候也反映过来事情不对劲儿了,小脸腾地一下变得通红,脸上的表情不上不下的僵持在脸上,显得格外的尴尬。

  这哪是什么闹鬼啊!这特么的就是有人偷腥,只不过是借助了公司的场地而已,还倒霉的碰上了宋芦这个迷糊蛋,被听了个完整版。

  宋芦这个时候就是想跑了,这样的事实在是太尴尬了好不好,宋芦抬头看着欧卿祺的目光里带着明显的狭促,眼神闪烁。

  宋芦一怂,欧卿祺就看出门道来了,微微挑眉一笑,按住了不自觉想要开跑的宋芦,贴在门上接着听。

  “受委屈?让你去给宋芦送点东西都办不好,你还有什么作用?”欧凡的声调也许是因为情欲的作用微微有些发抖,带着淡淡的凉薄。

  “大少爷,我有什么用,您还能不知道?”女人的声调轻佻,夹杂着娇笑,话音一落,欧凡里朗声大笑,好像打了打女人的身体,发出啪的一声闷响。

  “你,就在床上有用!让你去偷点资料都拿不到,除了床上功夫好,你就真的没什么作用了。”欧凡一边在女人的身上努力耕耘,一边说出了今天派人下去找宋芦的目的。

  宋芦在门外听得面红耳赤,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哧溜哧溜的转着,小嘴也嘟得高高的,浑身散发着怨念。

  “臭淫棍,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宋芦嘟嘴轻声咒骂,锐利的小眼神就快要刺破厚厚的门板将欧凡凌迟处死,惹得欧卿祺差点没绷住自己脸上的严肃,笑出声来。

  女人和欧凡互动不断,哼哼唧唧的声音此起彼伏,宋芦通红着脸低声咒骂,欧卿祺怀里搂着温香软玉,耳边听着活春宫,呼吸有些不稳,轻轻的抵在宋芦的头顶,眸光暗沉。

  宋芦被勒得有些紧了,在欧卿祺的怀里挣扎着想要出来,不料欧卿祺按住了宋芦扭动的身子,暗哑的声调在宋芦的耳边响起:“沁儿,别动。”

  宋芦实在是太熟悉欧卿祺这样的语气了,生怕这货兽性大发就把自己这样解决了,宋芦的乖巧的趴在欧卿祺的怀里一动不动,等着欧卿祺自己平复一下。

  屋子里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穿衣服的声音,欧卿祺眼神一亮,抱着宋芦就朝着走廊的另外一头跑去,眼明手快的转到了楼梯的拐角,避免了和屋子里的两人的相遇。

  宋芦被欧卿祺抱着,大气也不敢出,安分的看着屋子里的两人走了出来,那个今天被自己虐杀的女人贴在欧凡的身上,脸上还带着情事过后的红晕,脸上微微不满。

  “为什么一定要回去呢,您就不能陪陪我是吧,每次都是这样匆匆完事就要走,我就想您多陪我一会儿都不行。”女人嘟囔着跟欧凡抱怨,一边整理着自己微微凌乱的衣服。

  欧凡抬手看了看时间,有些不满女人的抱怨,伸手从包里拿出一张支票,填了一个数字,随手扔给了满脸娇嗔的女人。

  “这里有十万,先花着,放聪明点,别给我惹麻烦,知道自己在哪里有用就好。”欧凡毫无感情的话冷冰冰的落在地上。

  有钱了,似乎别的就不重要了,女人满脸堆笑的接过欧凡手里的支票,连声说好,搂住欧凡的胳膊,陪着欧凡走到了电梯里。

  电梯门关上之前,蹲在暗处的宋芦还不小心看到了欧凡伸到女人胸口上的手,无声的张大了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