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芦这里心情好了,欧卿祺也想起了自己今天跑来找宋芦要好的正事,想起了杰瑞对宋芦的冷落,有些尴尬的挠头。

  F更新最#快上“y酷"匠'网

  “沁儿,其实今天我来,是找你有点事,你知道吗?”欧卿祺摸着头问,一边擦掉宋芦嘴角的粥。

  宋芦闻言抬眉瞟了瞟讪讪的欧卿祺,嘴里包着粥,含糊不清的说:“我知道什么?”

  宋芦装疯卖傻,欧卿祺也拿这个小姑奶奶没招,黑漆漆的眼珠子咕噜一转,咧嘴一笑,露出了自己的大白牙。

  “我说让杰瑞听你安排,就按照你的那份提案来做,怎么样?”

  宋芦一听这话,眼里闪过一丝光亮,可是面上还是维持着淡定:“什么意思,我哪能叫得动杰瑞呀,不是根本就没把我当回事,晾着的嘛。”

  宋芦这话不知道到底是灌了多少不要钱的老陈醋,酸倒了欧卿祺的一派大白牙,嘴角也含了一抹好笑,说到底宋芦就是因为杰瑞不把自己当回事,生气了。

  “哪能呀,沁儿想怎么折腾都可以,我给你做主,杰瑞那个不让人省心的熊玩意儿,你爱怎么捣腾,都可以,怎么样?”

  欧卿祺就像是一个笑面诱哄小孩子的人贩子一样,将本来就打算出手的宋芦动了心,挑眉看着欧卿祺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那可要提前说好了,什么都得听我的安排,别的我不管,执行我的提案,就得听我的,做得到就做,做不到就算了,直接就别开始。”

  宋芦说出了自己的条件,欧卿祺自然是满脸堆笑的一一答应,欧卿祺打得一手好算盘,反正最后折腾起来的是杰瑞,自己最后负责验收成果就行了,再说宋芦那是自己媳妇儿,当然是帮着自己媳妇儿才对了。

  就是这样的想法,促使着欧卿祺毫不犹豫的签下了各种各样的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最后让杰瑞受尽了千般苦楚,万般折磨。

  宋芦松口答应了,欧卿祺大喜过望,直接就想打电话叫来了杰瑞,商量接下来的工作。

  “丫的,我说现在几点啊!你疯了是不是……别拽着我加班哈!今天我还要回家睡觉呢,我才不要睡公司。”宋芦一把按住了欧卿祺摸手机的手,不满的瞪大了眼镜嘟囔,一副你敢让我加班,我就跟你急眼的模样。

  欧卿祺看了看时间,才发现自己真的是糊涂了,现在都是晚上了公司的人都下班了,估计满打满算,也就是剩下了自己和宋芦两个人。

  “行,我们收拾收拾回家,不睡公司。”欧卿祺根本就没办法拒绝宋芦的要求,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欧卿祺直接就觉得自己的心被人挖出来,给揉碎了。

  等到这两人磨磨唧唧的收拾好了,欧卿祺伺候宋芦穿好了衣服,吃够了该吃的不该吃的各种豆腐,折腾着从办公司出来的时候,整个走廊上都只剩下了这两人的身影,有些黑乎乎的,让人本能的害怕。

  宋芦一把抓住了欧卿祺的衣服,带着红潮的小脸上拧巴成了一股麻绳,凉幽幽的目光扫过空无一人的走廊,眼里闪过一丝不明显的紧张。

  “欧卿祺,你说这不会有鬼吧?”宋芦紧张兮兮的问,抓着欧卿祺的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欧卿祺好笑的将宋芦搂到自己怀里,低低的趴在宋芦的耳边说:“傻丫头,哪来的鬼,我们走吧,不然真得睡公司了。”

  宋芦似信非信的抬头看了看一脸笃定的欧卿祺,生怕这人脑袋抽疯把自己一个人扔到这里,急忙把身子缩到了欧卿祺的怀里,跟着欧卿祺朝着那条看起来没有尽头的走廊走去。

  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宋芦欧卿祺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微微皱了皱眉,有些迟疑的看着还在紧张兮兮的抓着自己的宋芦说:“沁儿,我好像把车钥匙掉在办公司里了……”

  宋芦闻言直接就怒了,抓住欧卿祺的衣领就差大吼大叫了,原地蹦跶了三圈,抓耳挠腮的满脸纠结。

  “你是说,回去拿?”宋芦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对未知黑暗的恐惧,声音也因为紧张而崩得紧紧的,像一根绷紧了的钢丝,声音在上边划出刺啦的声响。

  欧卿祺无奈的怂了怂肩膀,看着宋芦难得表现出来的脆弱,嘴角勾起一个戏谑的弧度,在微微发暗的视野中对着宋芦重重的点了点头。

  因为早上偷懒不想开车的宋芦瞬间就纠结了,迟疑不决的看了看黑漆漆的走廊,再看了看空无一人的电梯,再最后定定的看了看高大强壮的欧卿祺,咬牙点头。

  “行,我跟你去拿车钥匙,要我说你这都干的什么破事儿,连这都能忘,你咋不把你丢了呢。”宋芦跟着欧卿祺朝着办公司走,顺带不忘记教训教训欧卿祺。

  有些时候真的就是怕什么,开什么,就像是宋芦怕黑,怕黑的地方会出现鬼,然后在这段黑乎乎的走廊尽头,还真的就发出了不一样的声响,吓得宋芦一激灵,下意识就往欧卿祺的怀里躲。

  刺啦刺啦的声响平日听起来估计不明显,可是在现在这样的场合,黑乎乎的走廊,因为视觉上的模糊不清,人的其他感官的功能就被无限的放大,执行着超常的功能。

  本来就害怕的人,在这样诡异的环境里就更加害怕了,走廊里的风夹杂着难以忽视的古怪声响,吓得宋芦的小脸刷白,指尖也因为太过用力拽着欧卿祺的衣服,而泛着淡淡的惨白。

  “欧卿祺,那是什么声音啊………不会是真的闹鬼吧……”宋芦是真的有些急眼了,眼前走到了走廊中间,不上不下的地步,听到这样的声响真的让人瘆得慌。

  欧卿祺也有些懵逼了,在看不见的晦暗里皱眉不说话,伸手揉了揉宋芦的脑袋,紧了紧抱着宋芦的手臂,接着往前走。

  “恩………恩………唔……”

  越往里走,那个奇怪的声音就越大了,而且还能听出有男有女,还特么的夹杂着大喘气,浓重的鼻息和奇怪的刺啦声,在空寂的走廊上发酵,回荡。

  宋芦此时的害怕也少了,掐着欧卿祺的腰,埋着头低低嘀咕:“这声儿,听起来感觉有点……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