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卿祺是真的再也绷不住在人前那样的淡定了,欧卿祺不知道,宋芦为什么会突然就生气。

  可是看到宋芦生气,冲着自己怒吼,欧卿祺就觉得心里暖暖的,从骨头缝里发出声响,让自己整个人都酥了,只要微微一碰,就会消散成灰,荡然无存。

  欧卿祺很想要用最直接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宋芦的爱,将宋芦揉到自己的骨血里,再也不放手。

  “沁儿……沁儿……沁儿……”欧卿祺放开了宋芦的唇,额头抵在宋芦的额头上低低的呼喊,两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在空气里夹杂混乱,带着不可抑制的情欲,交织着无数看不清的爱意。

  宋芦咬住自己的唇,睁大了泛着淡淡的的雾气的眸子看着欧卿祺,声音微微有些暗哑,带着浓浓的哭腔,还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一字一句都猛地打在了欧卿祺的心口,让欧卿祺的耳边发出闷闷的回响。

  “欧卿祺!你是不是傻啊!别人说你你不回话,你是让人欺负的啊!那个女人是什么玩意儿,她凭什么说你不是?你就不会反击的是不是?你特么就是个大傻子啊!”

  宋芦一把推开了欧卿祺,从欧卿祺的怀里挣脱出来,狠狠地擦了擦自己被欧卿祺撕咬过的嘴唇,试图擦去嘴上残留着来自欧卿祺的温度,那些不属于自己的味道,动作带着浓浓的慌乱,眼神闪躲。

  欧卿祺的身子被宋芦的这一段话给打得僵硬在原地,好半天没有动弹,眼神就像是冬日的冰面,透着凌厉的冰刀,丝丝缕缕刻骨铭心,撕扯着欧卿祺心里最深处的潮湿,拉到了太阳底下进行狠狠地暴晒。

  “沁儿,你说什么?沁儿,你刚刚说什么?”欧卿祺就像是被人抛弃在荒野的孩子,见到了唯一一个除了自己之外的活物。

  两只手紧紧地握住宋芦瘦小的肩膀,修长的指甲深深地插入到宋芦的肩膀里,嘴唇泛白,眼神中透着一股浓浓的疯狂,一种极度的紧绷,仿佛只要宋芦的回答出错,这个人就会就此疯狂,万劫不复。

  肩膀上的疼痛让宋芦眼中的泪水直接喷薄而出,顺着苍白的小脸滑下,滴到了欧卿祺抓着宋芦的手上,拉回了这人奔走的理智,眼睛里开始有了神采,不再像之前那样的空洞,无神的可怕。

  欧卿祺感受到自己手上的冰凉,抬头就看到了宋芦因为疼痛而显得苍白的小脸,有些无措的放开了抓着宋芦的手,动作慌乱的揉着宋芦的肩膀,口气慌张。

  “沁儿,你没事吧?我掐疼你了是不是?宝贝儿不生气,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沁儿你别生气,沁儿,你别哭了……别哭了……看见你哭,我心疼………”

  欧卿祺一边揉着宋芦的肩膀,一边轻轻的说,次序混乱,表情是宋芦从来没有见过的慌张,眼神就像是生怕宋芦突然不要自己了一样,让宋芦心疼。

  “欧卿祺,你是不是傻?你说,你是不是傻啊!”宋芦突然就哭了,哭得不可抑制,哭得崩溃不已。

  宋芦抹了抹自己脸上奔流成河的泪水,一把推开了给自己揉着肩膀的欧卿祺,三步并做两步的朝着门口走去,在欧卿祺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动手开门,可是却怎么都打不开那个被欧卿祺反锁上了的门。

  一着急,宋芦的泪水就更加的止不住了,唰唰的往下流,看得欧卿祺的心都碎了,看见宋芦开门要走,眼里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疯狂悉数浮现,席卷着欧卿祺仅存的理智,让欧卿祺变成了一个全凭本能行动的野兽。

  宋芦开门不成,急眼了,处于愤怒中的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借鉴的理智可言,直接就想用蛮力来打开门,然后逃离出这个有欧卿祺的地方。

  欧卿祺的眼中只有宋芦,别的什么都看不见,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宋芦,夹杂着的是想要将宋芦剥皮拆骨的疯狂执拗,动作也是丝毫没有犹豫,跨着大步就朝着还在跟一扇门过不去的宋芦走了过去。

  欧卿祺一把拽过宋芦,将宋芦按到自己的胸口上就想要来个强的,欧卿祺的理智被各种各样的情绪击碎,此时只能遵循内心的冲动,想要将这个牵动自己情绪的宋芦拥到怀里,连渣渣都不剩的吃掉。

  可是宋芦又是什么人?这人一向都是吃软不吃硬,欧卿祺本来就把这人惹怒了,还想着宋芦能有什么好脸色?如今欧卿祺不顾一切的想要强来,宋芦心里的怒气刷的一下就从脚底冲到了脑门上。

  宋芦瞪着通红的眼睛看着一脸疯狂的欧卿祺,挣脱不开欧卿祺铁笼子一样的控制,嘶哑着声音对着欧卿祺吼:“欧卿祺!你他么的是要对我用强的是不是?我告诉你,我不乐意!我不要………我不要……”

  宋芦突然就崩溃了,吓得欧卿祺手下一顿,不敢再接着撕扯宋芦的衣服,可是眼里有透着不甘心,紧紧地拥有宋芦的身子,感觉到宋芦的颤抖,咬住自己的唇来控制自己失控的情绪,眼神逐渐恢复清明。

  J,更新:(最快上酷4a匠网w

  “沁儿,不哭,不哭……我不强来,沁儿别伤心…是我混蛋……你别伤心……”欧卿祺颤抖着声调试图安抚宋芦的情绪,不料宋芦直接就一口咬上了欧卿祺的肩膀,对着欧卿祺吼。

  “你放开我,我要走,欧卿祺,你放开我……”

  宋芦此时对于欧卿祺来说就是自己的命,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会愿意放开的,听到宋芦的话,欧卿祺内心伸出最强烈的不安被放大了,充满了自己整个胸腔,顶得自己肺疼,喘不过气来。

  “沁儿,别生气……我错了……我不会逼你的…沁儿,你别走好不好……我错了,真的,我知道错了……”欧卿祺胡乱的拥着宋芦不撒手,嘴里混乱不已的说这话,透着无声的极度慌张恐惧。

  “欧卿祺,我累了…你放开我……”宋芦的声音猛地就冷静了下来,通红的目光沉沉的看着欧卿祺,不带感情,嘶哑的嗓子蹦出一个两个撕碎欧卿祺的心的话。

  欧卿祺觉得自己真的是快要疯了,可是宋芦的刚烈性子,和对宋芦的心疼,生怕自己的冲动会伤害到这个小家伙,只能是死命的抑制着自己内心的冲动,憋红了眼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