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小秘书真的不是宋芦这个老巫婆的对手,没有用上几个回合,小秘书就惨败于宋芦的手下,宋芦始终微笑着杀得小秘书头破血流,两眼含泪跑开了,估计是回去跟欧凡告状去了。

  小秘书一走,周围的人就炸开了锅,宋芦平日总是笑眯眯的,也没人见过宋芦发脾气,所有人都以为宋芦是个好拿捏的,不料今天就被宋芦闪瞎了眼,目瞪口呆的看着宋芦说不出话来。

  宋芦此时的胸口憋着一口气呢,小秘书一走也不乐意笑了,阴沉沉的脸色环视了周围围观的人一圈,眼神带着小刀子在这些人的身上来回刮了一圈,吓得人们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杰瑞还不不及高兴的,听到周围齐齐的吸气声,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的不妙,悄悄的看了看宋芦阴沉沉的脸色,心里大呼不好,扭头就像趁着宋芦不注意的时候开跑。

  说实话,宋芦此时的确是顾不上管杰瑞是什么情况,因为宋芦满脑子转的都是那个被一个女人欺负到头顶上了还说不出话来的欧卿祺,心里满满的都是不开心。

  被人围观了,宋芦自然是不高兴的,外敌赶跑了,那就是开始收拾内部情况了,宋芦稍微看了看,就打算从周围看热闹的不明真相的群众下手了。

  宋芦吸了一口气,板着脸对着周围围观的人说:“我说,各位都很清闲是不是?手上都没有什么工作需要做的是不是?还是说要的提案你们都想好了,不用工作了是不是?现在几点了?”

  宋芦突然发飙,在场的人都没有意识到,一时之间没有人反应过来,有些发懵的看着宋芦不说话,不是不想说话,而是吓傻了,不知道怎么说话。

  “都哑巴了是吗?人事部怎么招的人?特么的都给我招了一群哑巴进来?!都没有一个能说话的人吗?”宋芦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常年身居高位养成的凌厉的气势让人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宋芦,一个属于高位的宋芦。

  欧卿祺有些不开心这些没用的废物让自己的小包子不开心了,生怕这个生气的小东西再吼喊疼了自己的嗓子,急忙开口回答:“下午三点呢,还没下班。”

  欧卿祺一边说话,一边伸手摸了摸宋芦的头顶,安抚着宋芦的情绪,生怕这个小家伙生气气坏了自己的身子,顺带着还用眼神扫射着周围惹自己的小包子生气的无辜群众。

  欧卿祺的一边倒让杰瑞很无奈,同时还生出了一种有了媳妇儿不要娘的委屈感,泪眼汪汪的看了看火力全开的宋芦,一点都不带犹豫的就想要开跑,毕竟找死这项技能并不属于杰瑞想要追求的。

  “三点是吧?你们都不用上班的是吧?不想干了就都给我滚蛋!杵在这里等我给你们发小红花呢啊!”宋芦憋着一口气猛地吼了出来,惊得杰瑞逃跑的步子都顿了顿,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加快了自己的步子。

  宋芦的话音未落,周围原本还在围着看戏的人瞬鸟作群散,一个人都没有了,乌泱泱的一大片,一个没剩下。

  宋芦身边只剩下了一个人,那就是坚持不懈的站在宋芦身边接受冷气的沐浴的欧卿祺,这货不但接受着冷气的厮杀不跑,而且还一脸笑意的享受着。

  周围被宋芦吓跑的人不由得朝着欧卿祺投去了一个佩服的眼神,这样的媳妇儿,果然只有欧卿祺这样的神人才能驾驭得了啊!

  同时还有不少男士对欧卿祺投去了同情的眼神,真的是太同情了好不好?这样彪悍的媳妇儿,真的是驾驭不了了好不好……

  周围的人散了,宋芦的脸色丝毫没有缓和过来,欧卿祺还在尽职尽责的拍着宋芦的后背,低声轻哄:“沁儿,别生气了,不值得为了这样的人生气知道吗?乖,别闹了。”

  欧卿祺不说话还好,一听欧卿祺这不温不火话,宋芦心里的怒气就是更加忍不了了,一股浓浓的酸涩猛地从心底冲到了眼角,让宋芦有种眼眶酸胀的感觉,莫名的心酸,有种叫做眼泪的液体,呼啸着想要喷薄而出。

  “欧卿祺!你滚给我蛋!欧卿祺!你就是个混蛋你知不知道?!”宋芦突然就崩溃了,拍打着欧卿祺的心口低吼,压抑着的情绪瞬间迸发,将宋芦心里的沉着冷静悉数击碎,毫无痕迹。

  欧卿祺不知道宋芦突然的悲伤从何而来,可是一看到宋芦不开心,欧卿祺就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人拿小刀子一片一片割伤一样的,撕心裂肺的疼。

  眼里的所有冷漠都悉数崩裂,只剩下了满满的柔情,细细的抚慰着宋芦,摸着宋芦急速喘气的后背,低低的叹气:“沁儿,听话,是我不好,好不好?沁儿不生气了,是我不好,好不好?”

  欧卿祺真的是毫无原则的退让,这个时候只怕是宋芦说自己想要天上的太阳,欧卿祺估计也能不顾一切的上天给这人戳下来,给宋芦丢着玩。

  “欧卿祺,你混蛋!”宋芦的声音突然就有些哽咽,带着不可抑制的悲伤,加剧了欧卿祺心里的抽痛,恨不得把这个小家伙揉到骨子里,与自己同呼吸,共命运。

  “沁儿,不生气哈,不哭,乖,不哭。”欧卿祺一边低头细细的抚慰着宋芦,一边抱起了窝在自己怀里的宋芦,朝着宋芦的办公司走去,带着倒刺的眼神四周看了一圈,吓退了悄悄抬头偷看的人。

  最新(章节\上Pb酷●,匠n网KO

  欧卿祺一边低低的在宋芦的脸上印下清清浅浅的细碎的吻,一边紧了紧自己抱着宋芦的手,试图用自己的体温和力量让宋芦感受到安全感,不再那么的彷徨无措。

  走到宋芦的办公司,欧卿祺眼明手快的将房间门反锁,然后将宋芦抵到了门上,狂风暴雨一样的吻落在了宋芦的脸上,将宋芦没有来得及说出的话堵在了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