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呵,这还有理了?我怎么就不知道大哥会因为你就跟我生分了?我们夫妻跟大哥怎么处,那是我们一家人的事,我怎么不知道欧家还有你这么个人?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货色,也敢在这里吵吵?”

  宋芦一边轻轻的说着,就像是说今天的天气真好一样的悠然自在,一边晃着步子朝着欧卿祺走去,走到欧卿祺身边细心的伸手理了理欧卿祺有一点凌乱的衣领,踮起脚尖轻轻的在欧卿祺的嘴角印下一个吻。

  宋芦这个有意无意的吻,直接嗨翻了全场,在场的女士看着欧卿祺被亲吻的性感嘴角,碎了一地的玻璃心,男人看着被欧卿祺搂在怀里的娇小可爱,玲珑剔透的人儿,眼里透出一股浓浓的嫉妒。

  杰瑞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被宋芦轻轻的吻了一下就浑身冒着粉色气泡的欧卿祺,恨不得把这货塞到见不得光的角落里藏起来,免得出来丢人现眼。

  不过杰瑞此时的心里真的是在过大年了,鞭炮烟火噼里啪啦的放了一大片,奏响了心里欢送的乐曲,开心得不行,看着宋芦的目光也一扫之前的鄙视,带上了满满的崇拜,直接就是泛着星星眼,闪闪发亮。

  宋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到欧卿祺面前还温柔得不像话的亲了这个丢人现眼的货一口,可是看到欧卿祺被人欺负了宋芦的心里就一阵母性泛滥,两眼通红恨不得把这个人塞到自己的怀里,细细的抚慰。

  可是宋芦的心里又觉得自己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把这货踢倒在地上,狠狠地踹上几脚,完之后再恶狠狠的骂上两句:你这个不争气的破玩意儿!让人骂了你丫的不会还口是不是?你丫的是不是傻!

  可是宋芦就是这样违背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又顺应了自己心里最真实的冲动,走到了欧卿祺的跟前,无比温柔又无比纠结自然的,吻了一下欧卿祺的嘴角。

  “二少奶奶,这话可不能瞎说,我这不是好心吗?大少让我来给你送吃的还有错了不是?”秘书小姐急眼了,也开始口不择言了,一着急连敬语都忘了用,直接冲着宋芦嚷嚷。

  闻言欧卿微微皱眉,是真的有些怒了,将宋芦搂在怀里,轻轻的揉了揉宋芦的脑袋,示意宋芦别说话自己来,可是怀里的小家伙却抬起了脑袋,露出了一副你不行的神情,还顺带用鄙夷的小眼神扫了扫欧卿祺。

  宋芦固执的挣脱了欧卿祺的怀抱,从欧卿祺的胸口露出了自己的脑袋,声音有些闷闷的说:“什么我乱说了,你这样我大嫂知道吗?打着我大哥的名号狐假虎威,还真是厉害了!”

  “还有,你不过就是一个秘书,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嚷嚷?在场的哪一个是你热得起的?什么时候经理的秘书比副总的助理官都大了?仗着自己是个女人别人不好说你,就嘚瑟是吧?”

  “我可不管这些,我做了多少年副总就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不知死活的货色!不跟你计较真的把自己当根葱了是不是?你再在这里磨蹭不走,我立马就把你扭送到大哥那里,问问欧经理自己的秘书今天跑到我这里来撒泼到底是什么目的!”

  宋芦大气都不带喘的一顺溜就说出了这一段信息量颇大的话,有条有理的听得小秘书一唬一唬的,表情呆愣不知所措。

  杰瑞看着宋芦的眼神直接就是跪倒膜拜了,这他妈的实在是太牛逼了好不好!直接就是毫无悬念的秒杀好吧!杰瑞直接就是想要抱着宋芦的大腿,狠狠地表达一下自己内心的激动澎湃。

  x酷m匠:?网永##久☆免C‘费7看EJ小说&

  欧卿祺闻言有些微微愣神,宠溺无限的用柔情似水的目光看着宋芦,一副你就算说太阳是从西边升起东边落下,那也是对的,妥妥的妻奴。

  杰瑞眨巴眨巴眼,看着一脸笑意吐出刀子,用带倒钩刺的小眼神解剖小秘书的宋芦,后背冒起一股冷汗,汗涔涔的看着宋芦,后怕的咽了咽口水,心里默念:还好不是我……跟这个女人做对,真的是太可怕了……

  “二少奶奶,你……不要就算了,哪有你这么说话的,让大少爷知道该伤心了…”小秘书在宋芦面前已经毫无继续战斗的战斗力了,可是还不死心的想要来个垂死挣扎,不死心的对着宋芦说。

  “大哥伤心了?就你这样的智商也能猜到大哥伤心了?你可别说笑了。”宋芦闻言直接就是笑了,伸出一只手来掩住自己扬起的嘴角,语气悠悠然的接着说。

  还有,你今天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午睡的心情,所以我会通知大哥,对你进行相应的处理,大哥会不会生气我不知道,不过我心情不好,倒是真的。”

  宋芦脸色悠然的说出了一段让人目瞪口呆的话,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烈,眸子里闪耀着的星光让人沉醉,看得欧卿祺心碎不已,忍不住伸手紧紧地搂住这个乱人心神的小东西,低头在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沁儿,有人保护的感觉,真好……”欧卿祺低低的在宋芦的耳边发笑,暖湿的气息打在宋芦的耳朵上,敏感的地方激起了一片小小的鸡皮疙瘩,让宋芦忍不住缩了缩自己的身子。

  宋芦听到欧卿祺的话有些愣神,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身子往欧卿祺宽大的怀里缩了缩,在别人眼里看来这就是二少爷和二少奶奶公开秀恩爱的节奏了,伤了一群单身汪的心。

  宋芦扬起脑袋靠在欧卿祺的耳边咬牙:“保护你?丫的我恨不得劈了你!什么出息,你平时不是特么的特别牛逼吗?这个时候嗝屁了,看见美女就走不动道了是不是?!”

  欧卿祺低低发笑,将自己的头埋在宋芦泛着奶香味的脖子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耍赖不说话。

  “怎么,不走还有事没做?还是说你还有什么伪造的话没说完?我看我回家还是要跟大嫂好好说说,这怎么什么小妖精都往身边留呢,大哥身边的人,是该好好筛筛了!”宋芦厉声厉色的对着脸色发白的小秘书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